小說酒吧 > 我的老婆是總裁 > 第三百七十五章 這小子要撐不住了

第三百七十五章 這小子要撐不住了

燕京,葉家,
  
  葉一道手里拿著一份小報,氣的差點吐血了,
  
  這份小報,雖然僅限于燕京地區發行,但是讀者卻不少,因為它經常會爆出一些燕京大門大戶的勁爆消息,比如,某家的家主包養某個女明星,某家的大少和人妻鬼混等等,
  
  而今天的這份報紙,則是大版面報道了葉無雙的婚禮,并且把葉無雙子在婚禮上的話,全都一字不落的刊登了出來,
  
  由此,幾乎半個燕京城的人,都知道了葉無雙和江城穆家解除了婚約,并且娶了二代圈中的交際花為妻,
  
  一時間,葉家淪為了無數人的笑柄,
  
  葉一道啪的一聲,把這份報紙拍在了桌子上,并且憤怒的把桌上的昂貴的紫砂壺摔的粉碎,
  
  雖然,他現在已經知道了,葉無雙是因為受了脅迫,才會在婚禮上做出那不可思議的舉動,可是現在說什么,都無濟于事了,
  
  葉家的丑已經出了,臉也丟盡了,但這份苦果,他們卻只能打碎了牙齒往肚子咽,
  
  蕭陽是昨天下午回的學校,他們一行四人都返回了江城,王小虎和戰海生兩人,回到江城之后,便各自返回了自己的老窩,而穆清嬋,則是由蕭陽送到了穆家,
  
  江城,市委大院,穆家別墅,
  
  許莉和穆青峰坐在客廳里,兩人都是一言不發,穆青峰的臉色還好,只不過稍微有些嚴肅,而許莉的臉色,則是拉長了臉,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蕭陽把穆清嬋送到了別墅外,看著她,道:“清嬋,我跟您一起進去吧,這件事,因我而起,我負責向他們解釋,”
  
  穆清嬋淡淡的笑了笑,纖細的手指,在蕭陽的臉上輕輕摸了摸,“你別去了,我自己向他們解釋,你去了,反而說不清楚,”
  
  “你媽她……會不會為難你,”蕭陽還是有些擔心道,
  
  “放心吧,再怎么樣,她也是我媽,不會拿我怎么樣的,好了,我進去了,”
  
  穆清嬋朝蕭陽笑了笑,然后轉身推門走進了客廳……
  
  看著穆清嬋的背影,蕭陽在穆家門前,呆呆的站立了一會兒,但發現自己確實什么也做不了,便心事重重的回到了江城大學,
  
  在路上,蕭陽心里一直在祈禱,希望穆清嬋能把她老媽搞定,
  
  回到了江城大學,蕭陽的生活,又開始忙碌起來,因為辯論賽很快就要開始了,他已經缺席了幾天,得趕快和隊友們磨合好才行,
  
  一連幾天,蕭陽都忙的不亦樂乎,這期間,他擔心穆清嬋的處境,給打了個電話,
  
  還好,穆清嬋告訴她,許莉最終也沒能拿她怎么樣,而且已經答應她,以后不會在個人問題上逼迫她了,當然,許莉的妥協,也是來之不易的,
  
  穆清嬋和她大吵了一架,并且表示自己要搬出去住,許莉最終才妥協,
  
  搞定了許莉,穆清嬋之后從明德中學辦理了辭職手續,然后便開始籌備自己的培訓機構,
  
  穆清嬋這邊的事情處理完畢,蕭陽便可以完全放心下來,全身心的投入到辯論賽中去了,
  
  辯論賽,在幾天之后打響了,
  
  不得不說,江大的辯論賽,在全校范圍內,影響確實很大,不光學校的海報欄里,每天都有關于各支隊伍的最新戰報,學校的廣播臺,每天也會把每場比賽的最新消息,公布出來,
  
  江大專業眾多,分為人文、理學、信息與工程、醫學4個學部,60個直屬院系,所以,每個學部內部,先進行比賽,角出冠軍,由此會產生四個學部冠軍,再由這四個冠軍隊伍,舉行最終的總決賽,
  
  蕭陽所在的法律系,屬于人文學部,在他帶領下,法律系辯論隊,一路過關斬將,最終波瀾不驚的獲得了人文學部的冠軍,
  
  在得到了人文學部的冠軍之后,他們又斬落了理學學部的冠軍,從而最終和信息與工程學部的辯論隊,爭奪總決賽的冠軍,
  
  總決賽那天,辯論賽放在了學校的大會堂舉行,這個會堂,足足能容納五千人,
  
  而決賽那天,五千個座位,座無虛席,沒有一個空位,甚至,大會堂的過道上,也坐滿了學生,
  
  觀看這場辯論賽總決賽的,不光有全校的學生,還有學校的最高領導,校長、書記,以及副校長、校團委主席等等,
  
  除了這些學校的領導,學校的四大女神,也全部到場,以及校學生會那幫家伙,也全都坐在臺下觀看,
  
  蕭陽坐在臺上,看到下面?壓壓的一片觀眾,心中倒是沒有任何緊張感,而他身邊的三個隊友,則都是如臨大敵,表情看起來很緊張,
  
  “大家都放松點,不要這么緊張,不就是一個辯論賽嗎,有什么大不了的,贏了,我們當然高興,輸了,也沒什么,大不了,我們法律系辯論隊,能走到今天總決賽的舞臺,已經是勝利了,”
  
  蕭陽對身邊的三個隊友,寬慰道,
  
  他的一番話,似乎起了一些作用,三人都朝蕭陽看了看,紛紛點頭,
  
  “隊長說的沒錯,咱們盡力就行了,成敗與否,順其自然就好,”
  
  “就是,沒什么大不了的,拼盡全力就是了,”
  
  “加油,咱們一起爭取勝利,”
  
  蕭陽向三人伸出了手,大聲道:“法律系,必勝,”
  
  其他三人,也全都把手疊放在了蕭陽的手上,齊聲道:“法律系,必勝,”
  
  坐在臺下的法律系的學生,被蕭陽他們的精神所感染,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而坐在臺下校領導后面的校學生會主席孔廷恩,看著蕭陽,嘴角卻勾起了一絲冷笑,
  
  他旁邊的一個戴眼鏡的男生,也跟著冷哼了一聲:“看他那逼樣,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他待會出丑了,”
  
  這家伙,赫然就是校學生會生活部的部長,冉亮,
  
  上次讓人去蕭陽宿舍查缺勤、故意找茬的事情,就是這家伙鼓搗出來的,
  
  孔廷恩朝冉亮看了一眼,壓低聲音道:“事情都辦妥了,”
  
  冉亮得意的一笑,“放心吧孔帥,這點小事,還能難得倒我嘛,待會,你就等著看這小子出丑吧,”
  
  “哼,好,我看他還怎么得意,”孔廷恩哼了一聲,目光陰冷的看著蕭陽,心中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他待會滑稽的表現了,
  
  幾分鐘后,辯論賽的主持人進入會場,然后由校長宣布辯論賽決賽正式開始,
  
  蕭陽坐在座位上,心中??的準備著待會的辯論要點,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覺得肚子有點疼了起來,
  
  我靠……不是吧,這么重要的場合,難道是要拉肚子,
  
  今天中午吃壞肚子了嗎,
  
  蕭陽想了想,好像沒有啊,都是在食堂吃的,打的也是平時吃的幾個熱菜,不應該有問題啊,再說了,其他隊友和自己吃的都是一樣的菜,他們好像一點事都沒有呢,
  
  肚子好像越來越疼了,蕭陽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坐在臺下的孔廷恩和冉亮,看到蕭陽慢慢出現變化的臉色,不禁臉上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看來,這小子要撐不住了,”冉亮嘿嘿笑道,
  
  “你中午讓人在他飯菜里,放了多少巴豆啊,”孔廷恩冷笑著問道,
  
  “不多,好像也就十顆八顆的量吧,哈哈……”冉亮猥瑣的低聲笑起來,
  
  中午吃飯的時候,冉亮確實在蕭陽的飯菜里動了手腳,他讓人把實現準備好的巴豆粉末,趁著蕭陽去衛生間的時候,倒在了他的飯菜中,
  
  蕭陽哪想到會有人在他飯菜里動手腳啊,自然是沒覺察出來,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