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三界無重修仙成鼎 > 退婚

  吱吖”一聲,院門打開了。老爺子風風火火的走進來,一眼看到宮靖夕琝醒著,急忙走上前來,一把將宮靖夕琝摟在懷里,語氣痛苦而自責:
  “琝兒,都怪爺爺,是爺爺沒照顧好你!”
  從這個人身上感受到前身和娘親一樣的呵護,宮靖夕琝心頭一熱:“爺爺,我沒事!”
  “琝兒,你這回傷得嚴重,要好好休息。爺爺已經出門教訓了一頓宸墨寒,事情因他而起也應該因他而終。你若還想要那王妃之位,爺爺可以幫你解決一切后顧之憂!不會再讓你受這樣的委屈了!”
  宮靖夕琝只感覺心頭溫熱,鄭重的對老爺子說道:
  “爺爺幫我把婚約退了吧!他我愛我,我又有什么理由再糾纏于他呢?”
  “可你……”
  宮靖夕琝打斷了老爺子要說的話:“并且這次風波過去后我想找一個地方靜靜修養,直到望月宗開山門收徒?!?br/>  宮靖夕琝緩了一口氣繼續道:“爺爺你也要照顧好自己,恕孫女不孝接下來這幾年不能繼續伴你身側了?!?br/>  “說什么傻話呢?爺爺很開心,家里這邊你放心,你安心去吧!在外面也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br/>  老爺子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最終,還是道:“琝兒,長大了?!?br/>  ……
  大殿上,寂靜無聲。
  “我和我的小琝兒好命苦??!命苦??!”這一嗓子他用了花腔喊出了,九曲十八彎,沙啞悲戚中又透著中氣十足。
  在萬籟俱寂中,他這一嗓子很有震撼效果,讓所有的人都打了個哆嗦。
  “哇哇嗚嗚嗚,皇上你可要為我的小琝兒做主??!”只見宮國相哭得哭天搶地的,像個被搶了糖的小孩。
  “此話怎講,是誰讓小琝兒受了委屈?讓老國相傷心成這樣!”國主威嚴開口,帶著與生俱來的真龍之氣。
  “放心老國公,小琝兒是我們看著長大的,要是受了什么委屈,我會替她做主的!”
  說罷。
  老國公又是一頓放聲哭嚎,哭聲凄厲仿佛宮靖夕琝已病逝。
  “事情是這樣的...”
  老國公哭咽咽的道,“前兩天,我在戍守邊境時,突然收到小琝兒病危的消息,我感覺都快不行了?!弊鰟堇蠂€做去一副要駕鶴西去的模樣。立即,有一堆宮女太監上前攙扶。呼啦啦的一片將老國公圍在中間。
  ”我已經失去了五個孫兒不能再失去最后一個孫女了,于是我匆匆忙忙趕回京都。卻看到……”
  哭聲震天,哭得那叫一個氣勢如虹,大氣磅礴,在場的人完全不懷疑他能哭退敵方的軍隊。
  “小琝兒,真的如她們所上報的那樣,我頓時又一口氣上不來?!崩蠂猪槃萃厣弦惶?。
  皇上無奈扶額,他對這位戰功赫赫卻還如同老頑童一樣的老小孩,一點辦法都沒有??煅缘溃?br/>  “老國公需要什么賠償?”
  “嘿嘿,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快言快語!這樣說吧我需要對心靈安撫進行一些治療,小琝兒也需要一些醫療費,不需要浪費時間,我已經在家列好了?!闭f罷,把手中長長的紙卷遞給身邊的宦官?;鹿僭侔鸭埦沓实交噬厦媲???磥硭怯袀涠鴣?,在家中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皇上督了一眼,太陽穴止不住的跳。眉頭皺得死緊?;噬厦靼滓遣灰?,相國公是不會罷休的。他把宮靖夕琝看得比命還重。
  “罷了,來人去按這上面的東西去國庫中準備一份送到國相府去?!?br/>  皇上現在嘴里全是苦水,這可是他賺了幾年的資產,這下子好了被搬去一半,他現在是看誰都不順眼,尤其是那個引起禍端的宸王。
  “還有一事,皇上,”相國公挺了挺身子,擦了擦眼角跟本不存在的淚水,繼續道“宸王品行不端,婚前在外拈花惹草,水性楊花,讓我孫女寒心,著實不符合一個二十孝的好丈夫,我今天要替我的孫女休了他?!?br/>  他這一番話如同爆豆子似的,噼里啪啦一口氣吶喊出來。驚得一殿的人面如土色,宸王更是臉色鐵青。
  “休書我的孫女已經在家里寫好了,我來替大家念一下,”老國公裝模作樣的輕咳了兩聲。
  宸墨寒簡直想把宮靖夕琝活活掐死的心都有了。
  “宸王宸墨寒,雖然因為圣旨跟我定下婚約,但是其人長相奇丑無比,白的像只吸血鬼,眼睛丑得像只魔獸,并且廢物到極點,連未婚妻都保護不好,當面被人打成重傷,都無可奈何。屬實人渣,殘忍無情,性情涼薄,絕對不是女子之連配。又拈花惹草,跟不少女子有染,常左擁右抱……”
  “嘶……”
  眾人此刻倒抽了一口涼氣,見過狠的沒見過這么狠的。
  這個書傳出去,宸王絕對是沒臉再見人了,恐怕找個希靈國的人都會對他恥笑一番。
  這宮靖夕琝真是夠狠的。
  殿上的人把頭埋得更低了。
  宸墨寒眉心一蹙,絲絲怒意自他體內逸出,目光森冷。他這統籌著如何算計回去。
  察覺到了宸王的怒意,相國公轉頭,疑惑道:“宸王有什么要說的嗎?”
  宸墨寒猛然抬頭,望進了相國公威嚴的雙眸,突然有一種被人做賊被人當場捉住的窘迫感。
  “事已至此,我與夕琝妹妹的緣分已盡。我也不好再糾纏夕琝妹妹了,請父王解除我與宮靖夕琝的婚約?!卞纺铈i著眉頭,仔細地盤算著失去一個相國府的支持,對于他等上皇位,其中的利弊。
  切,他才不會給他這個念頭,省得日后再與宮靖夕琝小丫頭糾纏不清。
  “既然如此,婚也退完了,我應該回家了,臣先行告退了”。也不等皇上應允,便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宮門。。
  這個世上還沒有人敢這么對皇帝無理喊話,也就是這個宮老爺子敢了。
  眾人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終于把這祖宗送走了。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