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星際征兵令 > 第四章:遠征艦隊

第四章:遠征艦隊


  文克沒得選,只能加入遠征艦隊,在他走時,柚子一直在說她對此絲毫不知情,希望文克別怪她,當然對于文克來說這些毫無意義,不過他也相信柚子確實不知道。
  而火上飛則略帶歉意的說了句,“祝你好運”,文克也沒有埋怨對方,他也沒有那個資格,輕點了下頭表示知道了,便看向蜥蜴。
  蜥蜴見他準備好了,大手一揮,一道光幕便籠罩在四周,而柚子和火上飛則消失不見了,原地只剩下他們三人。
  緊接著,一道女人清脆的聲音傳來,“元長老,請說出您此行的目的地”。
  “第三艦隊司令部”
  “收到,超遠距離傳送啟動,正在分配空間,請稍等,3,2,1,完成”。
  在她說完剎那間,光幕消失,文克感覺身子一輕,懸浮了起來,不過只是數秒鐘,他便又重回地面,而四周的景象已經大為不同,一顆巨大的星球出現在他眼前,上面也有陸地和海洋,跟地球差不多,只是星球四周布滿了一些黑點,跟長了麻子似的。
  作為一個普通的地球人,如此景象深深的震撼了文克的心靈。
  他活了20多年,這些從來沒想過,沒見過的事情都在這一兩天出現在他眼前,一時間有些吃不消了。
  冷靜,冷靜,現在是沒法回家的,文克努力壓下自己心中的情緒。
  而旁邊的元長老對他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他拍了拍文克的肩膀,眼中流露出了一股憐憫之色,輕聲說道,“放心,小家伙,你以后可以回家的”,只要戰事順利,且你身上的能量威脅不到帝國,當然后面的話元長老就沒有說出口了。
  文克沒有回話,默默地轉過身子,他已經打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的活下去,不管會經歷多少可怕的事情,他都不會輕言放棄。
  心不亂了,目標也有了,他開始打量起所謂的第三艦隊司令部。
  這是一個類似大型會議室的地方,上下左右全都是玻璃,各種各樣的生物都有條不紊的坐著自己的事情,他們全部身穿黑白色的制服,胸前還袖著一個星系的圖案,不用猜也知道那是銀河系的模樣。
  “元長老您來啦”,這時一位制服略有不同的大紅蘋果飄了過來,身后還跟著兩個青蘋果,顯然也是一個大人物。
  “嗯,洛克斯將軍”,蜥蜴點頭笑道,“給你帶來了一個新兵,這可是上頭欽點的”。
  “哦?”,叫洛克斯的蘋果一聽,趕緊對文克伸出手道,“歡迎,歡迎”。
  待文克拘謹地跟他小手握了握后,洛克斯說道,“剛好我這缺了一個聯絡官,小兄弟要是不嫌棄的話...”。
  沒等他說完,元長老打斷道,“他跟其他高官子弟不一樣,不是來鍍金的,他是真的來歷練的,希望洛克斯將軍能把他安排到最危險的地方,對吧?文克”。
  文克哪敢說不,雖然心里罵死了,但還是裝出一副大義炳然的樣子,說道,“元長老所言極是,我等甘為帝國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生是帝國鬼,死是帝國人”。
  “額....如此愛國的之人,是帝國之萬幸啊”,洛克斯還從來沒有見到有這種要求的人,而且還這么大言不慚,驚訝之余又問道,“冒昧問一句,文克小兄弟,是上面哪位領導同意你如此....”?
  洛克斯沒有把話說完,但元長老也聽明白了,立馬回道,“這么跟你說吧,他跟元首關系匪淺”。
  “???”,洛克斯聽完一愣,眼睛滴溜滴溜的轉著,關系匪淺?這到底是朋友還是親戚,不過他認為朋友的幾率大點,畢竟元首少數幾個人類親戚他大都認識。
  “好吧”,洛克斯也不在多問了,手一揮,身后一個蘋果便走到他身旁。
  “剛才你也聽到了,這位文克先生要去最危險的地方,你去安排下”。
  “芒樹那邊,您看可以不”?
  “行,就那吧”。
  “好”,副官點點頭,然后轉身做出個邀請的手勢,“文克先生,請準備”。
  “準備?”文克愣住了,一旁的元長老則輕聲說道,“再見,祝你好運”。
  話音剛落,一道光幕又籠罩在四周,這次只有副官和文克兩人,熟悉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鐵中尉,請告知目的地”。
  “黑深林指揮部”。
  “好的,正在分配空間,3,2,1,完成”。
  文克這次還是踩在玻璃上,景色與司令部一樣,只是離那顆星球更近了一些,而且這里十分嘈雜,每個人都很忙碌般的樣子。
  蘋果副官張望一下四周后,帶著文克來到了一張桌子前。
  “哦,原來是鐵中尉,歡迎歡迎”,桌旁的一只鱷魚見到來人后,起身說道。
  “芒中校,客氣”。
  兩人短暫的握了下手,鱷魚又看向文克,“你好,我叫芒樹”。
  看著對方的小爪,文克也不敢怠慢,伸出手握了握,“您好,我叫文克”。
  待大家寒暄完后,鐵中尉開口道,“這次來是想請芒中校安排下,前線是否有合適的位置讓文克先生去歷練”。
  “額..當然有,我這剛好缺個....”。
  沒等芒樹說完,鐵中尉擺擺手,打斷道,“這次是真的前線”,接著他貼到芒樹耳邊輕聲了幾句。
  芒樹聽完后,眼珠子不停地轉著,他思考了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好,就按你說的辦吧,不過鐵中尉,要是出現什么問題,可不能賴我身上啊”。
  “放心吧,這是元長老親自跟洛克斯將軍說得,負責任也輪不到你身上的”。
  “那好吧,現在我就帶文克先生下去”。
  說完,芒樹便開啟傳送,又是那套熟悉的流程,很快,兩人便離開了這里。
  這次文克被傳送到是一間充滿金屬氣息的房間內,里面除了中間一個類似全息地圖的景象和一個穿著白色鎧甲的狗熊,就只剩下白潔的墻壁。
  那頭狗熊在見到兩人后,立馬站直敬了個軍禮,“長官好”!
  “你好”,芒樹在回敬后,詢問道,“你們隊長呢?”
  “報告,隊長正在執行偵察任務”。
  “那這樣,等你們隊長回來后,讓他安排下這位文克先生”。
  “是!”
  接著芒樹轉頭道,“文克先生,你的具體情況我會發送給這里的負責人,我還有軍務在身,就先走一步了”。
  “好,您走好”。
  “保重”!
  說完,芒樹便離開了,只留下文克與那狗熊士兵四目相對。
  “兄弟,貴姓”。
  “報告,我叫烏漆黑”。
  “.......烏兄弟結婚沒?”
  在文克與烏漆黑拉著家常時,房間突然抖動了下,墻面前出現數十道光束,只是一瞬間光束消失,房間里便多出了座椅,水槽,還有一些文克看不懂的設備。
  接著,文克驚悚的看見對面墻面伸出了只手,隨后一穿著白鎧甲的士兵穿過墻面,接著又有三人也一同走了進來。
  四人都帶著頭盔,而且高矮不一,文克根本就看不出到底是什么生物。
  待他們全部進入后,四名士兵的鎧甲已經消失,文克還未看清他們的模樣,就只見一個狗頭朝他撲了過來。
  “老鄉啊,我也是從肯斯坦人,你在哪個區啊,我在貝肯,你應該是在桑吉吧,不對,你應該是高科斯”。
  一連串話語將文克打蒙了,他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根本就不知道的問題。
  這時,一個穿著短袖的黑發女人走過來趕開了狗頭,她伸出手說道,“你好,文克先生,我叫淵桃子,是這里的小隊長”。
  文克一時有些小激動,不是因為對方的絕美容顏,而是他終于又看見人類了。
  “你好,你好”,他趕緊上前握住對方的手。
  “文克先生,我給你介紹下我的戰友”。
  “好”。
  “麻煩你先松下手”。
  聽聞,文克臉一紅,趕忙松開雙手,桃子還是保持著禮貌的微笑,只不過文克好像看到了一瞬間的白眼。
  不等他看清,桃子便開口介紹道,“這位是狗族戰士,名叫.....”。
  在桃子介紹完后,文克大概了解了這些人的情況,那狗頭是一個狼狗,名叫黑皮,主要負責突進,也就是撞人。
  另外兩個分別是老鷹和烏龜,老鷹叫威克斯,負責大規模殺傷,烏龜叫疾風,負責火力支援,文克對他的名字有些刮目相看,覺得他父母對這孩子的期待有點高啊。
  最后一個是烏漆黑,負責信息搜索和人員接送,說到這,文克才明白他們現在是在一艘小型飛船上,雖然他根本就沒有飛行的感覺,而且還不知道駕駛艙在哪。
  文克與他們一一握手后,桃子又問道,“文克先生,資料上只顯示了你是肯斯坦人就沒有其他信息了,你有什么需要告知我們的嗎?”
  “肯斯坦?”,文克突然被問到,一時不知如何解釋。
  桃子沒等他回答,手一揚,一道投影打在墻面上,上面顯示得正是文克的信息。
  不過接下來的情況讓眾人目瞪口呆,地址欄那一處的‘慕斯恒星系-肯斯坦’正從右到左地被刪除,然后被人逐字敲出了‘太陽恒星系-地球’。
  接著文克的生日,物種都被一一寫出,這還沒完,下面的經歷一欄,詳細地描述了他的學習和工作情況,而在評價欄寫出了‘智商-中,學習能力-未知,容貌-一般’。
  最后還有兩項,一個是聯系人,寫的是‘透鏡研究所火上飛教授’,還有一個是識別碼上面寫的是‘XO886NB哈哈’。
  這看得文克一臉黑線,他也不知道因為翻譯器的問題還是本來人家就這樣寫的。
  “額,原來你不是老鄉啊”,狗頭黑皮有些失望的說道,說完便去做自己事情了,其他人看完后也各自散開,只留下桃子還陪著文克。
  “你居然來自地球,能給我講講那里的故事嗎?我很久以前就想過去看看”,桃子一邊說著,一邊拉著文克坐到一旁的長椅上。
  看著桃子臉上期待的表情,文克小小的驚訝一會兒,他沒想到高度發達的外星人會對落后的土著有興趣。
  “額...地球上的科技跟你們完全沒法比,我也不知道跟你講什么才好”。
  “講講嘛”,桃子拉住文克的手臂撒嬌道。
  看著水汪汪的大眼,文克心顫了顫,單身多年的他從未有這這般經歷,他感覺渾身都快酥麻了。
  強行壓住心中的感覺,文克開始為桃子講起了地球的人文歷史。
  從姜子牙釣魚一直到諸葛亮借東風,文克講得是眉飛色舞,喝了一口桃子端來的水,他又從貍貓換太子講到希特勒含淚被圍毆,最后又講到他離開時的世界格局,總之文克把世界歷史基本全講了一遍。
  桃子聽完后,還意猶未盡般,呆在原地回味了好一會兒。
  “淵隊長,我也有個問題想了解下”。。
  聽聞,桃子回過神,看向文克。
  “我們現在是在跟誰打仗?”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