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奧特怪獸異界決戰 > 崛起

  “主人不哭,您還有小白呢。只要小白在主人身邊一天,主人就不會感到傷心了?!毙“讓χ钘髡f道。
  小白其實是十尾天狐的小名,誰起的?當然是凌楓給起的了。全身都是白藍雙色不叫小白還能叫什么,對吧?
  “謝謝你!小白?!绷钘髅嗣蔡旌念^,高興的十尾天狐也很自愿讓他凌楓摸。
  ………………
  夜晚的時間已過,白天的時間到來。
  房間里,正在睡覺中的凌楓和十尾天狐此時漸漸醒來了。從穿上緩緩做起下了床,洗漱、衣服、褲子穿好后,推開房間大門走了出去。
  出了房間映入眼簾的便是凌氏族地的族地,不得不說,凌氏的族地比想象中的還要大有山、有林還有田野等很多奇觀異景之地,真是如同來到仙境似的。
  “快看,是廢物三少出來了?!?br/>  “哇塞!還真是廢物三少,他還敢有臉出門真是不要臉了。哈哈哈?。。。?!”
  “就是、就是,父母雙亡沒多久就戰死了,自己天天悶在家中,真是越來越廢了?!?br/>  “我要是他還不如一頭撞死在墻上呢!”
  四周傳來了令人無比討厭、憤怒的話語,一句句話音都傳入了他凌楓的耳中。成功轉世重生后,凌楓在不久后就收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那就是父母在一場任務中陣亡或者可以說失蹤了。當時的凌楓天都塌下來了,本以為轉世重生能獲得一個幸福的家庭,可是,父母不在了幸福的家庭變成浮云了,派出去的弟子們尋找了好幾天也沒有找到父母兩人的蹤跡,日子久了身邊的人們就認為是死了。凌楓一萬個不相信,肯定父母還沒有死亡一定還活著在某個地方只是那地方沒有找到而已。
  破口大罵的話語一直在身邊不斷的傳來,凌楓是聽習慣了,可她小白就不習慣了好歹是主人身邊的御獸怎么可能忍氣吞聲。
  只見小白的目光怒視著四周的弟子們,原本矮小的身軀瞬間變得巨大無比,嘴中的獠牙也和之前不一樣了就好比鋒利的刀和劍,還有十條雪白的尾巴在身后不停搖擺只為等待凌楓下達的命令收割人頭。
  小白怒吼的一聲整個凌氏族地都能聽見,一些仆人、弟子見到廢物三少身邊那只白狐貍的真正面目紛紛嚇得各自四散而逃了。
  “小白,冷靜一點?!绷钘髡f道。
  “可是…………”小白本想說出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卻被凌楓阻止了。
  聽從主人的話小白漸漸變回了正常大小跟隨在凌楓身邊,就在這時,不遠處的正前方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凌楓早已看在眼里許久,正是五長老的兒子·凌源于。
  “呦!這不是天天悶在房間里的廢物三少嘛,怎么今天出門了還真是少見??!”凌源于走上前對著凌楓就是嘲諷的語氣,又說道:“竟然選擇出門難道是去捕捉巨靈獸,真是長本事了。話說回來,你有沒有御獸器,對了!我都差一點忘了,你壓根連御獸器都沒有還妄想去捕捉巨靈獸真是不要命了。哈哈哈哈哈?。。。。?!”
  砰??!
  也不知道從哪來的拳頭一下子就把他凌源于打倒在地上了,紅紅的腫印記出現在了臉上。
  “你你你你……你竟然敢打我?!闭酒鸬牧柙从谑种噶钘髂樕下冻龅谋砬檎痼@了,心情更是怒火了。
  凌楓壓根就沒把凌源于放在眼里只是冷哼一聲,然后,便走向出族地的大門方向。
  “無視我!行??!”凌源于說著手中突然凝聚成了一把冰刃,下一秒,其冰刃扔向無視自己的凌楓。
  站在原地的凌源于嘴上一笑,早已在腦海里想象出了待會兒凌楓受傷的畫面景象。
  “主人,小心?!毙“卓吹搅艘u向凌楓的冰刃急忙大喊道。
  出乎意料之中的事情發生了,凌楓竟然從奧特戒指里拿出了終極御獸器一招精準的轉身打擊就把襲來的冰刃打上了天,原本臉上露出喜悅表情的凌源于也在此時震驚了。
  “竟然一根破棍將冰刃打上天上,怎……怎么可能?。?!究竟發生了什么?。?!”凌源于臉上露出了震驚失色的表情,心中有了對凌楓的一絲畏懼感。
  凌楓身旁的小白同樣也震驚了,這是主人第一次拿出終極御獸器以前從來沒有拿出過,今天是從始至終第一次拿出。
  面對拿出御獸器的凌楓原本有些畏懼的凌源于急忙調整心態和臉色,從之前的畏懼一下子變成了冷靜、沉著的樣子。
  “我收回之前對你說過的話,原來你是有御獸器的??!還真是讓我萬萬沒想到,隱藏的還真夠深的?!痹捯魟偮涞牧柙从趶囊路心贸隽俗约旱挠F器,對面的凌楓一看模樣像極了膠囊,又說道:“既然你也有御獸器要不要比試比試,看看誰的巨靈獸厲害怎么樣?輸的人跪下磕三下響頭?!?br/>  “我現在沒時間跟你比試,要比試你去找別人?!绷钘髡f完轉身就走了,走之前小白對著凌源于做了個鬼了。
  “你這家伙,出來吧!寒…………”
  “住手!”
  凌源于本想召喚巨靈獸出來教訓一下不識好歹的凌楓卻被突然出現的人給叫住了,兩人看向聲音的源頭正是五長老·凌華,還不止身邊還有二長老·凌晨風、三長老·凌志鵬、四長老·凌晨宇,這下子族里的三大長老就全部到齊了。
  凌華走上前對著凌源于,說道:“源于,不可傷人?!?br/>  “我還沒傷著人呢!老爸不用擔心就算是傷到了人也只不過是個廢物罷了?!绷柙从谀抗饪聪蚩煲叱鲎宓卮箝T的凌楓,說道。
  “你知道就好?!绷枞A說道。
  在場眾人的目光看向凌楓,剛才凌源于和凌楓兩人的一舉動都看在了眼里,一根漆黑無比的長棍子就把冰刃打上天說明不是凡物那么簡單了。
  “凌楓,你要去哪里?”凌華問道。
  “我要去什么地方還有跟你說嗎!”凌楓語氣冰冷道。
  “你………,既然你想出去我們不會攔你,出去之前先把手中的棍子留下?!绷枞A從剛才一開始就看中了凌楓的終極御獸器能力肯定巨大,心中是有數的已經下定決心將它收歸自己所用。
  凌楓聽后沉默了一會兒,凌源于見凌楓裝聽不見就怒吼了一聲,說道:“你是聾子嗎,我爸給你說話呢?!?br/>  扛著終極御獸器的凌楓轉過了身,目光注視著凌源于和凌華父子,說道:“你們有什么權利讓我把它留下,我是我的御獸器不是你們的,更不是想留就是留下的。懂了嗎?”
  “你這混賬東西,有了御獸器能有何用出了整天拿著它炫耀就沒其他的事情可做了,給你這種人使用就是浪費?!绷枞A開始怒罵了起來,并不知道自己的話早就已經惹怒了他凌楓。
  此時的小白忍都忍不住了,別說凌楓了更是不能再忍了。被叫廢物三少已經很多年了,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嗎。
  “爸,跟他這種人無需多說廢話看我如何奪取他的御獸器?!绷柙从谡f完沖上前去就是凌楓手中的終極御獸器,看在眼里的凌楓揮舞著手中的終極御獸器打出了月牙形攻擊,見狀的凌源于使用冰墻防御住可還沒堅持幾秒冰墻就被打得粉碎自己也被打成了重傷。
  “凌楓,你…………”凌源于捂著受了傷的身體看向凌楓說道。
  “今后誰敢再叫我一聲廢物三少試試看,這就是給他的榜樣?!绷钘鲗χ趫龅谋娙苏f道。。
  在場的眾人都吃了一驚究竟是自己看錯了、眼瞎了還是什么其他的,凌楓和以前變得不一樣的,究竟是怎么回事,沒有人知道在凌楓身上究竟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只有他凌楓自己知道。
  還有一種想法,那就是他凌楓不想繼續懦弱下去了,想要!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