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叫守門人 > 第七十二章 幽靈船上的人類

第七十二章 幽靈船上的人類


  克洛蒂小鎮。
  塞恩回首望著身后的一片狼藉,身上的黑霧漸漸消退。
  明黃色的裝甲逐漸褪變為暗紅色鎧甲···
  這支搭載了各種高科技模塊的黑色裝甲部隊,塞恩未曾聽說過,但是這并不妨礙他猜測出這支部隊在聯邦帝國的分量。
  “小當量的核彈頭?”
  連這種級別的武器都已經可以發射,看來自己的定位已經非常的明晰了。
  邪惡的亡靈生物!
  回想起自己庸庸碌碌的一生,塞恩眼神復雜。
  對于聯邦帝國,塞恩自認為沒有任何對不起的地方,而且進入克洛蒂小鎮公務系統之后,一直兢兢業業,從未有任何失職瀆職的地方。
  只是···
  聯想到倉皇居家搬遷的鎮長,以及帶著四五個情婦連夜坐船離開的警察局長。
  據說他們在聯邦帝國大陸地區有一些勢力,而且權勢還頗為顯赫。
  塞恩仿佛一下子想通了了。
  之前對于鎮長和警察局長的安排,塞恩其實也不是不明白,只是明白了也沒有任何意義,倒不如選擇裝糊涂。
  自己沒有家庭,沒有孩子,沒有任何牽掛的東西。
  從另一方面來說,塞恩確實是最適合留在克洛蒂小鎮等死的最佳人選。
  可是,低下頭,感受著自己厚實的鎧甲和身體內流淌著的力量。
  這副怪胎的模樣,異于常人的力量,丑陋的外表···
  在帝國選擇將塞恩排除在外時,他就已沒有必要再承擔起這一切了。
  帝國甚至沒有一點談判的意思,直接派遣了作戰部隊前來抓捕塞恩,地面上冰冷堅硬的金屬彈頭已經說明了一切。
  是帝國背叛了塞恩嗎?
  不,應該說是塞恩背叛了帝國。
  自從接受那一份暗黑的力量之后,塞恩就已經被帝國定性為背叛帝國的公民,只剩下了被研究和利用的價值。
  或許,只有等到塞恩擁有了和聯邦帝國平等對話的地位時,塞恩才有資格說,帝國背叛了自己。
  電視機中元首發表講話的畫面緩緩浮現在腦海中。
  塞恩攥緊了自己的拳頭。
  遠處。
  幽靈船迅速地向克洛蒂小鎮港口靠攏。
  螃蟹怪拉布斯托舉著手中的皇冠,凝視著廢墟中屹立著的那道身影,嘴中喃喃道。
  “直面核彈攻擊嘛,我遲早也可以達到那個地步!”
  得到船長戴維·瓊斯的許肯,拉布斯獨自一人托舉著笨重的皇冠,來到塞恩的面前。
  “嗯?”
  塞恩俯視著底下這只螃蟹怪,狂暴嗜血的氣勢直接鋪開。
  “這就是畏懼的感覺嗎?”
  感受著上位亡靈生物的壓迫,拉布斯的內心世界戰栗不已,但他還是硬撐著將皇冠舉了起來。
  “這是大人交代下來的任務,將這個皇冠交到您手中!”
  “主人?”
  想到賜予自己暗黑力量的那位神秘存在,塞恩的氣勢一滯。
  隨即便鄭重其事的將皇冠拿到了自己手中。
  既然是主人交代下來的任務,其中必定有著常人無法理會的深意。
  皇冠是從聯邦帝國頂級序列航母上拆卸下來的,代表著聯邦帝國的臉面和榮譽。
  自己接受了主人賜予的暗黑力量,意味著背叛了聯邦帝國。
  那么就必須與聯邦帝國劃清界限!
  而劃清界限,借助這個代表著帝國無上榮譽的皇冠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只是該怎么利用它呢?”
  塞恩打量著手中小小的皇冠,將其往身體的各個部位比劃著,最后居然發現。
  皇冠的大小竟然與自己頭顱差不多大。
  “難道要將皇冠戴在頭上?”
  不行,佩戴帝國的皇冠代表著對帝國的忠誠和敬畏。
  想來想去。
  塞恩突然冒出了一個奇怪想法。
  “不如···”
  將皇冠捧在手心,一道暗紅色的火焰纏繞在皇冠上,慢慢地將皇冠也浸染成了暗紅色。
  啪嗒!
  塞恩直接卸掉自己的下巴,將暗紅色的皇冠鑲嵌在自己的下巴上。
  撫摸著自己嶄新的下巴,塞恩暗自得意。
  想必,這就是主人隱藏在任務下的深意吧。
  “狠狠地羞辱腐朽的聯邦帝國!”
  完成了一系列步驟,塞恩俯視著底下強自撐著的螃蟹怪拉布斯。
  心神一動,巨大的身形化為黑霧揮散到空中。
  一個中年男子模樣的身形顯露而出。
  空氣中散發的狂暴嗜血氣息迅速消散,螃蟹怪拉布斯瞬間輕松了許多。
  沒有過多言語,塞恩跟在拉布斯的身后,來到了“迷失的惡魔”酒吧。
  此刻。
  戴維·瓊斯正帶著手下的幾百名亡靈海盜正在進行最后的狂歡。
  還有最后短短的幾個小時,十年一遇的假期便要結束了,下一次上岸還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海盜們自然得好好珍惜這個機會。
  戴維和妻子森塔膩歪在一起,享受著二人甜蜜時光。
  唯獨不見了秦飛,眾人中身份地位最為神秘尊崇的那一位。
  幽靈船對陣皇家號航母的時候,森塔還和秦飛在一起觀望著這場對決。
  眼見著自己的丈夫被航母艦隊的密集火力覆蓋式轟炸,森塔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就差自己親自上陣去把丈夫救回來。
  幽靈船趁勢反擊的時候,森塔的注意力才稍稍回到了身邊。
  只是那個時候,秦飛早已不見了蹤影。
  “戴維,我要跟你一起登上幽靈船!”
  躺在丈夫的懷里,森塔堅定地訴說著自己的請求。
  “可是···”
  戴維剛想無情地開口拒絕自己的妻子,卻沒想到森塔直接先發制人。
  “如果你把我拋下十年不管,我就死給你看!”
  捧著戴維的臉龐,森塔惡狠狠地說道。
  看到平時溫柔善良的妻子一下子彪悍起來,讓戴維有些不知所措。
  四下張望著,戴維臉上露出無奈的苦笑。
  其實作為幽靈船的船長,他知道船上是可以攜帶活物的,只是生存條件十分的艱苦。
  兩人僵持了好一會。
  最終戴維還是無奈答應了這個請求。
  畢竟以現在自己的身份,把森塔放到人類社會,不僅其生命安全無法保證,更是相當于平白送了一個籌碼。
  聽完了兩夫妻商量的結果。
  坐在一旁的塞恩放下酒杯,淡淡地說道。
  “主人交代給我的任務,保護森塔小姐的安全,既然這樣,那我也登船?!?br/>  詫異的看著塞恩,戴維有些出乎意料。
  沒想到,僅僅只是一場戰斗,就給這位懦弱的中年男人帶來了如此巨大的變化。
  打量著塞恩冷峻的面龐,戴維答應了下來。
  擁有這樣一位超級打手,戴維的內心可是十分的樂意。
  畢竟自己還有一筆賬沒有跟馬士基航運公司盤算,手上的底牌自然是越多越好。
  自此。。
  “飛翔的荷蘭人號”,增加了兩名新成員,森塔和塞恩。
  克洛蒂小鎮的故事也落下了帷幕。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