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的靈寵有分身 > 第二百八十章 老祖,您聽過仙人組織嗎?

第二百八十章 老祖,您聽過仙人組織嗎?

    “商家的契約生靈就是黑焰巨蝎,絕對錯不了!”
  
      “商家真的在進行奇跡生靈的**實驗嗎?簡直就是喪盡天良!”
  
      “等等,我剛才看到一條帖子,宗師后裔商家在北島區郊外,擁有一間懸浮飛車修理廠?!?br/>  
      “我也看到了,好像和上一個帖子的實驗基地在同一個方位。除此之外,商家還有另外三個疑似秘密基地的據點?!?br/>  
      “真的假的?”
  
      “去看看不就知道。商家真要這么卑劣,我吳廣義愿第一個討伐之!”
  
      “我已經在去現場的路上。不過我去的是其中一個倉庫?!?br/>  
      ……
  
      念修系統,就類似地面城市的網絡。
  
      念修者能通過修行面板,進入念修系統,或是搜索信息,或是進行交易,又或者溝通交流。
  
      幾乎每一座天空之城,在系統里都有當地的念修者論壇。
  
      也是念修界最“八卦”的地方。
  
      周越看著滄海學城論壇中,鋪天蓋地的議論,清一色的圍攻商家。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有些低估了今晚這一計劃。
  
      “證據確鑿,各方念修者都被激怒,商家雖然是北島區的霸主,可北島區也只是滄海學城的一個外軌城區……商家該不會一個晚上就被我直接整死了吧?”
  
      周越心中生出一絲荒誕。
  
      不遠處那兩桌幫派小伙們,顯然也都看到了帖子,一個個義憤填膺,大聲咒罵著商家,生兒子沒**。
  
      而黃恢宏也收到了靈狐們陸陸續續傳來的信息,已經有許多念修者從學城出發,趕來北島區。
  
      嗯,果然不是鍵盤俠。
  
      不僅如此,生物調查局也直接從學城總局派遣探員,分四路直撲那四個地下實驗基地。
  
      很顯然,“王成亮小隊的遇襲”,“局中出現內奸”,“探員們險些被殺害”,這一系列事件刺痛了調查局某位正牌大佬的神經,不惜和商家這個龐然大物撕破臉皮。
  
      “不過商家,應該沒這么容易放棄?!?br/>  
      周越暗想。
  
      果不出其然,沒過多久,論壇中就出現了許多為商家洗白的“水軍”。
  
      質疑的焦點,主要集中于上一條帖子出現的時間實在太巧,明眼人一看便知,是有人在背后故意為之。
  
      一時間,雙方爭論不下。
  
      有關“北島區違法實驗基地是否與商家有關”的話題已經占據了論壇整個版面。
  
      甚至一些其它區域的念修者,也都聞風而來,進入滄海學城的系統論壇。
  
      當水軍們意識到這一話題的熱度已經超出滄海學城和中陸區域范疇,再想要壓制,已經為時晚矣。
  
      ……
  
      商家位于主城軌道的莊園中。
  
      上百名念修者護衛全都捧著面板,在系統論壇中瘋狂為家族進行辯護。
  
      幾名商家三代子弟也在一旁出謀劃策,每個人臉上都充滿了憤怒與不解。
  
      “究竟是誰想搞我們商家?”
  
      “我們商家怎么可能拿奇跡生靈**進行實驗呢!”
  
      “哼,真以為光憑造謠就能擊垮堂堂宗師后裔?幼稚!”
  
      人群中,商無憂鎮定道:“大家都不要自亂陣腳,語氣也不要那么激烈,所謂清者自清,犯不著和一群眼紅我們商家的修者計較?!?br/>  
      他是商家第三代領軍人物商無痕的親哥,由于念力修為和體能素質都差商無痕一籌,所以被留在家族內部培養,為接手北島區事務做準備。
  
      就在這時,一個新的帖子被頂了起來。
  
      那是一名憤怒的念修者趕到西郊的那間倉庫后,所拍攝到的畫面。
  
      從背景中可以看出,已經陸陸續續趕來了數十名念修者,其中包括二十幾名生物調查局的探員。
  
      倉庫已經被攻破,暴露出一個大窟窿。
  
      窟窿中浮現出了今晚所發現的第二間地下實驗基地。
  
      人員都已經撤離,可仍然遺落下了一些實驗材料,就包括培養皿中奇跡生靈的器官。
  
      而這間倉庫,正是第二個帖子里所提供的疑似商家秘密基地的地點之一。
  
      商無憂臉色忽然一變。
  
      他記得三年前,自己曾經去過西郊的這間倉庫。
  
      至于原因,他至今印象深刻。
  
      那年他因為表現出色,被家族賜予混生狼蝎。
  
      就在他和混生狼蝎培養感情期間,有天晚上,狼蝎突然掙脫銅籠,跑出了出去。
  
      他還沒有和狼蝎簽約,只能駕駛懸浮飛車,一路追蹤狼蝎,直到那間倉庫前。
  
      再然后,他就昏了過去,也不記得在倉庫里究竟發生了什么。
  
      沒過多久,他的親弟商無痕取代他,與混生狼蝎簽訂契約,成為伙伴,取名狼牙。
  
      而那間讓他印象無比深刻的倉庫,就是視頻中,已被摧毀大半的西郊倉庫!
  
      很快,視頻中出現了一個剛被調查局探員不知從哪翻出的培養皿。
  
      培養皿中的生物,讓商家弟子們瞬間失聲。
  
      他們的眼里浮現出震驚、呆滯、不信之色。
  
      在培養皿的屬性液體中,浸泡著的正是一頭類似于狼蝎的生物。
  
      只不過,和他們所認識的狼蝎不同。
  
      這頭狼蝎是一件失敗品,它少了四條腿,于是只能成為標本,浸泡在培養皿中。
  
      商無憂呆呆地看著這一幕。
  
      莫名的心痛感覺從精神世界底部涌出,撕扯著那道已有些搖搖欲墜的記憶封印。
  
      轟!
  
      封印破碎!
  
      仿佛有一道光從遠處照來,亦將失去的那段記憶重新喚醒。
  
      ……
  
      黑夜中,鐵背狼蝎在前方奔跑,穿梭過大片的長草,終于來到那間“倉庫”前。
  
      從倉庫中躥出許多武裝人員,轉眼全都被憤怒的狼蝎扎死。
  
      當商無憂跟隨著狼蝎進入滿地尸體的倉庫,只聽從地下傳來一陣悲鳴。
  
      他迅速找到通往地下的入口,進去之后,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令他充滿了震驚與憤怒。
  
      兩旁豎立著的培養皿中,浸泡著大大小小的奇跡生靈器官,有未發育成熟的狼蝎,還有許多不起眼的小型奇跡生靈的尸體。
  
      研究人員們心無旁騖地進行著實驗,仿佛根本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而他的混生狼蝎,正奮力撲向一只巨型培養皿。
  
      培養皿中,是一頭尚未斷氣的奇跡靈狼。
  
      然而它的肚皮已經被剖開,里面所有臟器都已被取走。
  
      在幾名強大修者的控制下,小狼蝎怎么也無法靠近那頭奄奄一息的靈狼。
  
      商無憂幾乎不用想,就猜到了它們的關系。
  
      小狼蝎不斷哀嚎,發出低沉悲鳴,想要沖到母親身旁。
  
      培養皿中的奇跡靈狼仿佛感應到什么,終于緩緩睜開眼睛。
  
      生命最后一刻,它努力轉過頭,看了眼狼蝎。
  
      它的眼神充滿復雜,有憤怒,有悲哀,也有一絲……厭惡。
  
      小狼蝎愣住,委屈的淚水順著蝎甲狼臉流淌下來。
  
      莫名的悲痛擊中商無憂。
  
      他發現,自己竟然認識那名控制住小狼蝎的修者。
  
      那人,是一名商家的護衛。
  
      ……
  
      “不,不……這不是真的?!?br/>  
      商無憂呢喃低語,眼中隱隱閃爍淚花。
  
      自己曾經的契約對象,竟然是被人工實驗制造出來的。
  
      為了完成這項實驗,家族竟然不惜在一些弱小的奇跡生靈身上做實驗。
  
      這已經不是違背倫理,而是違反了三大公約——嚴禁傷害奇跡生靈。
  
      其余的商家子弟也都一般表情,低沉,失落,崩潰,仿佛畢生信仰一朝崩塌。
  
      ……
  
      隱秘的會議廳中,除了家主商夢陽外,大多數高層都已到場。
  
      主持這場緊急會議的,是一名看起來只有十六歲左右的銀發少女。
  
      事實上,商穎的輩分還要遠在家主商夢陽之上,也是商家第二名靈御宗師。
  
      因為年輕時的一些際遇,她至今保有少女時的面容。
  
      很多年前,她為求延長壽限,就一直在閉關。
  
      她的存在,也是商家最大依仗。
  
      然而哪怕是商家高層,對于她的底細和如今的修為也不甚清楚。
  
      只知道,這是商家最后一張底牌。
  
      “你們把我喚醒的原因,我已知曉。事態緊迫,你們就各抒己見吧?!?br/>  
      商穎無精打采地說道,語氣甚至有些敷衍。
  
      一名商家三代成員道:“論壇上所傳的那些事,我們在座的沒有一個人知道。如今還不能判斷真假。說不定是被人栽贓陷害?!?br/>  
      另一名三代成員苦笑道:“難道是學院終于準備對我們下手了?”
  
      商穎百無聊賴地趴在桌上,面對徒子徒孫,也只能耐著性子抬頭道:“如果是學院,不會用這種方式。
  
      一個晚上,毫無征兆,環環相扣,無聲無息間,就讓我們商家走到了窮途末路?!?br/>  
      “對方的能量已經超出了滄海學城,甚至超出中陸。為今之計,首先找到商夢陽問個清楚,其次找出對付商家者,看看能否與對方和解?!?br/>  
      商家高層紛紛點頭。
  
      商穎說完就要起身:“方法已經告訴你們了。自己去處理。我要閉關了?!?br/>  
      一名高層似乎想到什么,臉色忽變:“老祖,還有一事?!?br/>  
      商穎不耐煩地皺了皺雪眉:“又怎么了?”
  
      那名高層陪著笑臉問:“老祖,您從前聽說過仙人組織嗎?”
  
      銀發少女腳步一滯。
  
      “仙人?”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