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三國之董卓之婿 > 第三百四十四章:炎武侯

第三百四十四章:炎武侯


  幾天后,在長安北門外,大概五里的一處荒山腳下,只見大批羽林衛云集在此。
  “嘭??!”
  隨著轟的一聲巨響,只見荒山半腰的位置,一根粗大的樹木被攔腰炸裂了開來,一時碎屑飛濺,掀起了陣陣的煙塵。
  “成功了,成功了”
  只見在山腳下,李儒,蔣琬,郭嘉,沮授等軍政大臣,皆震驚的看著那斷裂的樹木。
  “院長,我成功,我真的成功”一名穿著似乎有些邋遢的男子,站在一門有著兩個鐵輪的圓形古炮前,抱著馬鈞,激動的落淚道。
  “好,好,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可以”馬鈞欣慰不已道。
  而此時李儒幾人對視了一眼后,望著那痛哭的男子,露出了濃濃的贊賞。
  “德衡,這就是在武侯幫助和提議之下,你們軍作監研制出來的火炮”李儒走了過去,望著馬鈞溫聲道。
  “正是,左相,自從武侯說了之后,陳馗這小子就著迷了,整整一年,他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如今總算是制造出來了,左相,火炮的出現,將徹底改變戰爭,我大成的武力,將無人可以動搖”馬鈞點頭道。
  李儒一聽后,看向了旁邊還在哭泣的陳馗,立刻拉起了他的手,溫聲道:“陳馗,你是我大成的功臣,你所做出的的貢獻,將會在我大成無邊的榮耀之下,留下璀璨的一筆,因為你的努力,我大成將正式邁入古人所從未涉及的區域”
  “謝,謝右相”
  “如此威力,若能大規模制造,何人是我大成的對手,陳工,你這火炮制造一門需要多少金錢”一旁的蔣琬立刻道。
  陳馗一愣,連忙摸了一下淚水,道:“稟右相,火炮關鍵在于研究,至于制造的經費不多,大概五金”
  “這么低”蔣琬一喜后,道:“中書院即可拿出三十萬金,在兩年之內,制造五千這樣的火炮能做到嗎?”
  “絕對可以”
  “好”蔣琬高興道。
  “我看陳馗的發明,可以獲得今年的永懷獎”旁邊的沮授認真道。
  郭嘉一聽后,道:“這還是要先問問陛下,畢竟火炮可是利器,若是被其他人掌握了,可就不是喜事,而是禍事了”
  李儒贊同的點了點頭,道:“這件事情必須要稟告陛下”
  。。。。
  兩天后,在上林苑內,馬鈞帶著陳馗來到了這里,此時陳馗穿著整齊,透著幾分清秀,不過確滿頭汗水,雙腿微微有些抖。
  “你怕什么,陛下很溫和的”馬鈞苦笑道。
  “院長,要不還是您去吧!我這腿有點不聽話”陳馗忐忑,慚愧道。
  “陛下指明要見你這位火炮的發明者,我去有什么意義,跟著”馬鈞難得嚴肅道。
  不久后,在上林苑內,一處花園的門口,來迎接的大喬看著在胡車兒的帶領下,到來的馬鈞,陳馗,微笑道:“馬院來了”
  “拜見娘娘”
  “不必多禮”大喬笑后,看向了一旁低著頭的陳馗,道:“這位就是陳工吧!”
  “不錯”
  “陳工,你不要緊張,陛下對你的努力和貢獻,非常高興,為此直接出關說要見你一面,進去之后,不要怕說錯什么,有什么說什么”大喬發現陳馗的不安,溫聲道。
  “謝,謝娘娘”
  馬鈞一看后,搖頭道:“讓娘娘見笑了,這小子醉心發明,沒見過什么世面”
  “馬院嚴重了,進去吧!”
  “諾”
  。。。。
  很快,在園中的一片桃花林內,剛剛出關,依舊如尋常一般的沈輔看著跪在地上,不敢抬頭的陳馗,溫聲道:“你的發明是改變時代的,不過因為關系軍武,所以就不要參加永懷獎的評定了,暫時還是需要保密”
  “臣明白”
  “大成有功必賞,你有大功,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大成的炎武侯”
  “什么,武侯”陳馗第一次主動抬起頭,震驚的看向了沈輔。
  “有什么問題嗎?”沈輔笑道。
  “這,這,,”
  “陛下,武侯何等高貴,陳馗雖然有點貢獻,但也是他的本分,尋常賞賜就夠了”馬鈞代為說道,武侯可是能媲美國公的,第一位便是斬殺秦魔的史勇,興武侯。
  “他不是一點貢獻,他的貢獻太大了,他的發明,會讓大成士兵的死傷大大減少,這比起任何功勞都要大,朕就是要明明白白告訴天下所有人,創新發明是未來大成的頭號目標,武侯定了”沈輔輕輕一怕石桌。
  。。。。。
  幾天后,在一座豪華,巨大的府邸外,只見一位穿著華衣的老婦人,看著旁邊一襲侯服,頭戴金冠的陳馗,驚訝道:“兒??!這,這真是陛下賞賜的”
  “是??!母親,這里距離馬院的府宅,很近”陳馗帶著一份驕傲道。
  “拜見老夫人,侯爺”
  很快,在一名管家的帶領下,大批的奴仆,婢女走了出來,恭敬道。
  “不必多禮”陳馗揮手道,他已經來過一次了。
  陳馗的母親周氏,禮貌同他們點了點頭后,在陳馗的攙扶下,走了進去。
  大概半個時辰后,在侯府寬闊的正堂之中,周氏不敢置信道:“這,這也太大了,我們剛才走了多少”
  “稟老夫人,剛走了一半”
  “才走了一半”周氏震驚道。
  “正是,老夫人,這府宅乃是國公級別的府邸”
  周氏聽后,望著陳馗道:“兒??!你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讓陛下如此厚賞”
  “母親,這個兒不能說,那是朝廷機密”陳馗搖頭道。
  “哥,我們可以隨便選房子嗎?”只見旁邊,幾個年輕男女,期待道。
  “哈哈,當然可以,從今天開始,你們不用住在一起,一人一間”
  “太好了”
  “馗兒不能亂說,主屋是必須給你們大哥的,側房要留給你們嫂子”周氏一聽后,立刻道。
  幾人連忙道:“是,母親”
  “侯爺,胡中郎來了”
  “快請”陳馗一聽,立刻道。
  “諾”
  “武侯”這時,只見胡鎧竟然領著當日出站秦魔的八門高手謝峰走了出來。
  “胡中郎,您怎么突然來了”
  “哈哈,你如今可是國寶,按照規矩,需要有一流的護衛隨身,這位乃是謝峰,劍術絕頂,絕對不遜色馬院韓胤,從天開始,他將貼身保衛你的安全”
  “屬下謝峰,拜見侯爺”
  陳馗一看后,道:“謝兄弟不必多禮”
  “另外太后也知道了武侯您的貢獻,對此大加贊賞,聽說陳兄你也是老夫人獨自帶大的,深有感觸,所以希望老夫人能進宮聊聊”
  周氏一驚后,立刻恭敬道:“請中郎回稟太后,老身遵旨”
  “好,那我就不多留了”
  “有勞胡中郎了”
  “客氣了”
  見胡車兒走后,周氏看著陳馗認真道:“兒??!我陳家受皇室如此厚賜,我兒且不可因此,而忘了本分,疏于職守,務必要更加盡心盡責,勿使陛下,太后失望”
  “母親放心,兒明白”陳馗堅定道。
  。。。。
  晚上,在侯府的一間書房外,陳馗看著謝峰,嚴肅道:“謝兄,某待會要重新計算研制的比列,我進去之后,可能會很久,除了你之外,任何人都不能進來”
  “侯爺放心,我親自守在這里”謝峰立刻道。
  “有勞了”
  “侯爺嚴重了”
  待陳馗進去后,謝峰對著周邊的護衛,道:“你們封鎖周圍”
  “諾”
  謝峰看了一眼后,突然幾個快步,靠著旁邊的木欄,微微一用力,直接越上了房頂,握著劍,目光鋒利的注視著整個侯府。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