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問道紅塵 > 第五百一十六章 何必延年

第五百一十六章 何必延年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問道紅塵最新章節!
  
  “小丫頭終究是長大了啊?!弊陲w往龍淵城的飛艇上,秦弈盤膝抱著腳板,有些緬懷地感嘆:“那個蠢萌的臭蛇,終究是變了?!?br/>  
  流蘇飄在他邊上,面無表情道:“你認識她十二年了吧?!?br/>  
  “是的。認識你比她早幾個月?!?br/>  
  “關我何事……那時候她是十三歲吧?”
  
  “是的?!?br/>  
  “所以她現在其實已經二十五了,即使身體長不大,你真以為她腦子也不會長?”流蘇沒好氣道:“何況她作為少主,代為理政很久了,想裝傻都不好裝了?!?br/>  
  “那清茶百來歲了還是那樣?!?br/>  
  “清茶先天有缺,不一樣,常理來說她的性情就只會凝固在點化之時?!绷魈K嘆了口氣:“現在清茶也在發芽,到時候說不定憨憨清茶也要沒了?!?br/>  
  秦弈痛心望天:“時間真是把殺豬刀?!?br/>  
  流蘇斜睨著他,如看白癡:“沒見過不想自家孩子長大的男人,你才是腦子缺根筋吧?!?br/>  
  秦弈帶著最后的期待,問道:“有人一把年紀了也是憨憨的,你說她們能不能繼續保持?”
  
  “我怎么知道?”流蘇哭笑不得:“你這是被觸動了哪根筋?”
  
  秦弈拳頭抵著下巴,幽幽道:“我今天居然覺得夜翎有點……有點妖?!?br/>  
  “?”流蘇奇道:“妖怎么了?她不就是妖嗎?”
  
  “不是這個妖,是那個妖!”
  
  “白癡,跟你沒法說?!绷魈K道:“你該關心的難道不是西方的狼煙?”
  
  秦弈怔了一怔,向西遠眺。
  
  西邊果然有隱隱狼煙。
  
  暉陽神念肆無忌憚地蔓延千里,很清晰地看見了有軍隊交鋒。
  
  確切地說,是一方在攻城。
  
  守方城池旗幟:“安陵”。
  
  攻方中軍大旗……是“乾”。但左右副旗飄揚,幾乎把乾字蓋過了。
  
  副旗大書:“南明離火”、“謝”。
  
  秦弈豁然起立。
  
  這是秦弈很熟悉的南離軍隊,南明離火軍!
  
  十來年過去,將士們想必都換了一輪了,主帥看上去依然是老將謝遠,或者是他的子侄?
  
  秦弈立刻把飛艇轉向,準備靠近些看看狀況。
  
  那座城池很大,頗有點大城市氣象,只是奇怪的守備空虛,都是老弱病殘和新兵,根本抵抗不了南明離火軍的進攻。秦弈才掉頭沒飛多久,那邊城墻已經搖搖欲墜。
  
  正在此時,城中冒起火光,似有火龍直燒登城的南離軍。
  
  修士出手?
  
  秦弈下意識就想干涉,卻見謝遠中軍也亮起了術法的光芒,繼而暴雨天降,把火龍澆滅。
  
  這是……潛龍觀的氣象道法?
  
  道法破解,城門轟然告破,南明離火軍席卷入城。
  
  有幾個道士祭起飛行法器跑了,軍隊中的潛龍觀弟子也沒去追,只是護持中軍,緩緩進城。
  
  秦弈在高空剎住了飛艇。
  
  往下看去,可以看見一座宮殿,里面一片嘈雜,宮門有組織守備但凌亂不成章法,很快就被推了進去,南明離火軍蜂擁而入。主殿外鋪了一些柴薪,好像是里面末路的王要自焚了。
  
  殺氣騰騰的南明離火軍忽然就停住了腳步,顯出了嚴明的軍紀。
  
  每個人看著那些柴薪,眼里都有些緬懷和敬意,本該進去抓人的,卻沒有人動。
  
  秦弈看見了白發蒼蒼的謝遠,連走路都已經有些虛浮無力,慢慢地走到隊列之前,安靜地看著殿門。
  
  那叱咤沙場的名將,終于老得走路都沒了力氣,他的統帥指揮,可能都是強撐病體。
  
  不許人間見白頭。
  
  秦弈的眼神越發悵惘。
  
  只是十二載回眸,便即如此。他可以想象很多仙人百年千年之后再看世間那種感覺……秦弈不知道當自己經歷的時候,心情會是如何。
  
  看曾經熟悉的國度都已經換了國號,曾經熟悉的面龐連一個都沒有了……或者像流蘇一樣,數萬載出來,曾經的小土包都成了一座山,曾經的森林已經成了平原……
  
  那種觸動,想必會更大??梢岳斫馓鞓猩耜I抽離世間的視角,再是有情人,見多了也就淡了。
  
  秋風拂過。
  
  宮殿半天沒燒。
  
  謝遠眼中終于起了點怒意,低聲道:“拿了?!?br/>  
  左右親兵沖進殿中,揪出了一個穿龍袍的胖子。
  
  “你若真點了火,我南明離火軍會除盔給你敬禮?!敝x遠慢慢道:“可惜只是這副德性……把他捆上囚車,進獻吾王?!?br/>  
  話剛說完,就劇烈地咳嗽起來。旁邊有一中年將領扶住他,急道:“父親!”
  
  謝遠擺擺手,低聲道:“老了……能活到見證此日,已經足慰九泉?!?br/>  
  那明顯是他兒子的將領道:“大王還等父親去打京師那場戰?!?br/>  
  “對……”謝遠打起了幾分精神:“還沒活夠,老夫要看見化乾為離的那一天?!?br/>  
  兒子壓低聲音:“父親慎言?!?br/>  
  “沒關系了?!敝x遠忽然笑了起來:“大勢如潮,再不可逆,除非仙家干涉,否則便是定局?!?br/>  
  “那……會有仙家干涉么?”
  
  謝遠搖了搖頭:“不知道,往常的話不該有,這次似乎有點奇怪……不過大王雄才偉略,應該盡在算中了吧……”
  
  “如果……太一宗那些人真的大肆干涉,我們怎么辦?”
  
  “太一宗?了不起么?”空中傳來低語聲:“別人若有太一宗,南離也不是沒有國師?!?br/>  
  語聲渺渺,抬頭不見人。
  
  謝遠卻大喜:“國師!”
  
  空中飄下一枚丹藥,秦弈聲音柔和,卻帶著幾分惆悵:“直接增壽元之丹,我至今不會。不過此丹調節氣血,撫平舊創,必能讓老將軍健體延年。若有盛事,想必將軍也不會希望缺席?!?br/>  
  謝遠一把吞了丹藥,大笑道:“有力氣赴盛事足矣,又何必延年!”
  
  何必延年。
  
  秦弈坐在飛艇船沿,輕聲嘆息。
  
  謝遠的壽數,可能不到半年了。老將軍全程經歷這番滄海桑田的風云壯闊,想必人生已經不會有遺憾。真的是何必延年……
  
  南離上下都有這樣的精氣神,那人間功業金戈鐵馬的熱血,天下為局的謀算,總是讓秦弈覺得很多仙人都被比下去了。
  
  就像是太一宗的某些人,活得蠅營狗茍,直如笑話一樣。又哪里來的底氣高高在上,自以為碾壓凡俗?
  
  從當年盜軍械圖,到如今離火軍突兀地出現在西邊數千里外,秦弈可以想象當時才幾歲的李無仙深謀遠慮的布局,只待今天??粗x遠提起“大王”時那佩服的“雄才偉略”之稱就明白了……
  
  不是誰教的,是她自己這么強。
  
  即使是誰教的,能善用他人之計,本來就是一位王者的優秀素質。
  
  秦弈忽然覺得,即使太一宗真正的高級修士出手,說不定都會被自己的小徒弟弄死。這種感覺毫無道理,畢竟力量差異有些離譜,可這感覺卻如此清晰。
  
  曾以為自己把無仙送到大乾,是自己隨手下了一枚閑棋,也不知道有沒有用。如今看來,不是閑棋有用,而是反過來了,無仙才像下棋的那個人,自己仿佛成了一枚閑棋?
  
  棋癡的話再度閃過腦海:“多看,少做,不入局中,是為觀棋?!?br/>  
  可這又怎么可能……
  
  辦不到的。
  
  不管從哪個角度去看,自己早在十二年前,早就已經是這場局中人。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