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問道紅塵 > 第五百零二章 棋弈

第五百零二章 棋弈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問道紅塵最新章節!
  
  但世事確實不僅僅是運字就能解釋的。
  
  即使是孟輕影集一國之運在身,她也需要如履薄冰的行事,拼著小命去赴險,這幾年幽冥之旅,在秦弈所知之外,也是多次險象環生,幽冥界可從不是善地。
  
  李無仙若是沒有秦弈的玉佩和教導功法防身,早就死于別人的刺殺不知多少次了,那縷大乾國運分于身上又有啥用?
  
  在不少人看來,什么氣運都不如步步為營的謀略重要,鄭云逸倒霉到了骨子里也沒覺得日子過不下去,而且運是可以補的,他們自有辦法,說不定他過得比大部分人都好。
  
  秉持這種思路的不僅是謀算宗,還有棋算。
  
  玄皓真人最初是想直接突襲千山聯盟的。因為這種松散的聯盟并沒有什么應急防護,更沒有日常的警戒可言,人仙聚居,亂七八糟的。他只需要出關第一時間偷襲千山聯盟的云中客,整個千山聯盟就是一盤散沙。
  
  說不定偷襲得當,搞死云中客別人都不知道發生了啥,然后再去把太黃君觀棋客那伙人一個個弄了,整個千山聯盟之地就輕輕松松盡入手中,人仙盡為奴仆爐鼎。
  
  這種毫無規則的散修聯盟……根本就不適應真正的爭斗格局,一旦天下亂起,宗門模式才是最合適的。
  
  結果美夢做得挺好,他卻進不了千山聯盟。
  
  千山之外,早早就豎起了大陣,不許進,不許出,形同閉山。
  
  玄皓真人震驚無比,他幾千年就沒見過這破聯盟閉過山,這是怎么了?
  
  但玄皓真人也沒太擔憂。他只需要鎮在外面,讓千山聯盟不能妄動,安排門下出去各地掠奪資源和爐鼎。千山聯盟龜縮不出,他自有自己提升的辦法,到時候此消彼長,這種破聯盟還有啥用?
  
  千山聯盟內部,最高峰,云中峰。
  
  幾個人正在打架。
  
  “觀棋客你看棋就看棋,能不能閉嘴!再嘰嘰歪歪,老夫撕了你的嘴!”
  
  “菜就是菜,還不讓人說了?那邊廣闊天地不爭,來這邊點個三三,有意思嗎?”
  
  “老夫愛怎么下怎么下,用得著你多嘴?再說了有個屁的廣闊天地,那邊連棋盤都被涂沒了,這他娘的以前你們還沒這么弱智,這是哪個腦門生瘡的廢物教你們的新玩法?”
  
  “那位小兄弟可比你這廢物視野開闊多了!這邊被涂了你不會涂回去?下個棋那么死板,會不會下?”
  
  “那他娘到底是下棋還是比畫畫?”
  
  “你還琴棋書畫宗的呢,我們都不怕跟你比畫畫,你倒怕起來了?看我的嘴型:辣雞?!?br/>  
  棋癡大怒,和觀棋客大打出手。
  
  對面下棋的太黃君嘆了口氣:“還是齊武小兄弟厲害,依老夫看,你們琴棋書畫宗就應該收這樣腦筋活絡視野開闊的弟子入門,別收什么成天惹事生非搞得巫神宗通緝的鐵廢物了,那種弟子不值得收?!?br/>  
  棋癡怒道:“老夫就是死在這里,從這山上跳下去,也不會收那種涂棋盤涂棋子的貨色入門!”
  
  “轟!”打架的氣勁交擊,旁邊一只鴨子驚得飛了起來:“嘎!嘎!”
  
  云中峰頂一團亂。
  
  另一老道士心疼地抱起鴨子,連忙過來把打架的兩人分開了:“唉唉唉,別打了,現在大敵在外……”
  
  棋癡遷怒:“你騎個鴨子成天在城里游來蕩去,怎么就好意思叫自己云中客?你的道號明明該是騎鴨子!”
  
  “人間一個瘦子也可以叫鐵牛,我騎鴨子如何不能叫云中客,就你們給自己加條條框框,還修仙呢,傻得一批?!?br/>  
  棋癡一臉便秘:“去你們的吧,你們這也是修仙!”
  
  “我們這如何不是修仙?就你那樣成天陰沉著臉,算計來算計去的,就叫修仙了?”
  
  “沒老夫算計,你們此刻都被人陰死了!”
  
  “死了的修仙也是修仙??安黄粕?,悟不得無相,你才不叫修仙?!?br/>  
  棋癡七竅生煙:“堪你妹的生死,老夫以后再來你們混亂之地,就不叫棋癡,叫白癡!”
  
  “你這話一千年前說過了?!碧S君敬佩地拍著他的肩膀:“為了獲取白癡這個名號,你也是煞費苦心了?!?br/>  
  棋癡:“……”
  
  “還是說點認真的吧?!痹浦锌突\著袖子道:“我們千山聯盟收縮閉山沒問題,但此刻玄皓到處出去欺負散修怎么辦?”
  
  棋癡淡淡道:“等?!?br/>  
  “等什么?”
  
  “等別人看不過眼?!?br/>  
  云中客跳了起來:“這要等到猴年馬月去?”
  
  棋癡悠悠道:“宗門欺負散修啦,別家散修難道不會怕這貨乾元大成之后欺到他們頭上去?這簡直是必然之事。然后呢……萬象森羅如今的少主,當初和玄皓有生死仇,玄皓如今這么急吼吼的行事,這方面的壓力也是個重點。你們只要自己守穩了,玄皓自敗?!?br/>  
  云中客皺眉道:“那就坐視外面散修被凌辱?”
  
  棋癡淡淡道:“這便是棄子。沒這些棄子,又如何激得起其他散修的敵愾?”
  
  “這是棋算?”
  
  “這就是棋算?!?br/>  
  云中客無語道:“那你蹲我們這不走是何意?按你這想法,你算到了玄皓大致的出關日期,前來示個警也就罷了,還流連忘返了?”
  
  “想要不讓棄子變得那么無情,就需要別的變數?!逼灏V道:“別說我無情,我也不希望看見這種局面,所以我是為了等此變數而來?!?br/>  
  “什么變數?”
  
  “我有個親親師侄,很乖的。他前些年消失了,四處算不到,幽冥界也翻遍了都沒影子,大概率就是躲在混亂之地了。他和玄皓也有仇,連我關注此間事都是受了他飛信提醒,玄皓如今動作這么大,我不信他會沒察覺,一定是會給玄皓找事的?!?br/>  
  “……你這個很乖的親親師侄,就是被巫神宗通緝的那個?”
  
  “當然,總比你們什么涂棋子的年輕俊彥乖多了?!?br/>  
  “好吧,是這么個能惹事的人,確實可能會來找事……你就是為了等他?”云中客無語道:“可你都不知道他到底在哪,外面路又被堵了,就算他來了,怎么聯絡?”
  
  “何須聯絡……玄皓在門口傻鳥一樣鎮了好幾天了,他自家屁股,真的遮瓷實了嗎?”棋癡坐了下來,悠悠地掂了一枚白子,重新點在三三位上:“什么時候看見玄皓跟火燒屁股一樣,那就是我們出山之時?!?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