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問道紅塵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只為他綻放

第四百四十六章 只為他綻放

    他們先去的是鑄劍臺。
  
      隨著面對的對手越發高端,狼牙棒被認出特異的可能性越來越高,即使流蘇能隱蔽,狼牙棒材質自身也可能引發一些麻煩,秦弈想要設法處理一下。
  
      就像用龍威遮掩他的源初之力一樣,也弄個什么遮掩一下棒子材質問題。
  
      蓬萊劍閣有專門的兵器鑄造專家,單論鑄造水準,恐怕舉世也找不到比蓬萊劍閣更強的鑄劍師,做這件事最合適不過了。
  
      倒也不是讓他們重鍛狼牙棒,棒子同樣不能給他們拿著瞎研究,只是咨詢一下是否有辦法,然后自己設法處理。
  
      鑄劍臺是露天高臺,臺上有碩大的爐火風箱,一個渾身精赤的雄壯大漢正在打鐵,叮叮當當的聲音傳來,有不少人在臺下排隊,手上捧著材料什么的,都很安靜地等。
  
      秦弈遠遠看了一下,感覺不好意思插隊,便與李青君楚劍天排在隊伍后面閑聊:“這么大的宗門,就一位鑄劍師嗎?”
  
      “不是,這位是最好的鑄劍師,若鑄劍也分等級,他起碼是無相級了?!背μ煨÷暤溃骸耙晃覀儞Q一個?”
  
      “不用……但我只是想咨詢些事情又不是要打造兵器,有沒有優先的辦法?”
  
      “你直接插隊別人也不好說什么,畢竟是客人?!背μ焐舷驴此骸翱床怀瞿氵€挺老實?!?br/>  
      “當然,我是插隊的人么?”秦弈道:“他有沒有其他優先規矩,完成任務之類的,我們去滿足一下不就得了?!?br/>  
      “有他沒見過的稀奇古怪材料優先……”
  
      不知是不是竊竊私語被聽見了,上面大漢抬頭看了一眼,忽然道:“那位和劍天青君一起的,可是秦弈?”
  
      一群排隊的豁然轉頭看他,這秦弈近來可是風云人物,這幾天走到哪里都能聽見談論此人的,耳朵都聽出繭子了。當然對劍閣而言最大的爆點是此人把他們劍閣的唯一一朵花摘走了……
  
      沒想到這么個仇恨人物居然偷偷躲在他們后面排隊,長得也一般般嘛,沒我們帥,師妹什么眼光。
  
      秦弈有些尷尬地拱手:“正是秦弈?!?br/>  
      大漢道:“大長老有云,近日秦弈來訪,各堂口盡量予以方便,此乃待客之誼。你先上來吧?!?br/>  
      排隊一群人神色都變得悲憤。
  
      “算了也不是他故意要插隊?!?br/>  
      “他倒不是插隊的人,他只是插了對的人?!?br/>  
      “……老兄高見,哪個峰的,以后多親近……”
  
      李青君面紅耳赤,秦弈便揚聲道:“何用走后門?我按規矩來?!?br/>  
      說著隨手摸出幾塊材料:“有資格優先不?!?br/>  
      眾人瞬間鴉雀無聲。
  
      因為秦弈摸出來的東西,眾人一個都沒見過。
  
      秦弈一戒指各種稀奇古怪的藏品,有裂谷所得,有天上人那里繳獲的,這兩種地方特產的話外界一般都休想見到。尤其天上人的,有的東西流蘇都不認識,那是這幾萬年天上特殊環境所誕生的新東西。
  
      楚劍天也很無語,他也沒一件認識……暗道萬道仙宮都未必有這些奇怪玩意,這貨到底哪來的?
  
      大漢很是驚奇:“妖熒鐵,玄武鱗石……還有這長得跟牛子一樣的東西是什么?”
  
      眾人嘩然:“鐵師叔都不知!”
  
      秦弈淡淡道:“這是按規矩優先了吧?”
  
      眾人無言以對,破浪般分開了一條路。
  
      秦弈握著李青君的手,大步上臺。
  
      李青君心中極為歡喜,秦弈這是處處為了她爭面子,連一點讓她被人嘀咕的可能性都不愿意。
  
      到了臺上,大漢接過那材料翻來覆去地看,越看越驚奇:“此物像是那種……長期沐浴天光而生的奇物。用于煉器,可以蘊藏收容強大能量,制成高階法寶。用于鑄劍,很適合我們劍閣凜日神劍的發揮模式,大約可以使凜日神劍的威力增幅三四倍。單論材質品級,起碼暉陽巔峰級?!?br/>  
      人們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神全都變了。
  
      秦弈便道:“那就給青君添加一些材質,重鑄一下槍?!?br/>  
      “此物品級對于賢侄的修行來說頗為不易了,算個寶貝……關鍵在于世間真的沒見過這種東西,秦賢侄何處得來?”
  
      “也是意外所得……”秦弈當然不會把這個來歷到處說,很快就轉移話題:“不知前輩可有妙法,遮掩兵器的材質特性?”
  
      “看兵器級別,一般兵器隨便抹點幻神水就可以了,不是專精此道者認不出來的?!?br/>  
      “要是很高級的呢?”
  
      “真正高級的,用幽幻沙,加上月朧沙,合煉一下,涂抹祭煉就可以了,除非對方真到了無相,一眼勘破真實,否則無人能識?!贝鬂h看了看李青君的槍:“我看這槍上就抹過幽幻沙?看來你們已有此物,那就不是問題,月朧沙我們劍閣就有?!?br/>  
      秦弈長長吁了口氣,心中大石完全落地,拱手笑道:“那就勞煩前輩幫青君重鍛一下槍?!?br/>  
      大漢奇道:“你特意來此,提供從來沒見過的稀奇之物,只為問這么簡單的問題,和為青君鑄槍?”
  
      簡單的問題?流蘇都不會誒,畢竟術業有專攻,你覺得簡單,實際是個冷門知識點呢。
  
      秦弈拱手道:“這問題對在下很有用……便是不為此,只要能為青君鑄槍,那便已經是最大的意義?!?br/>  
      李青君今天笑容綻放得真是停不下來。
  
      一群劍閣弟子默默看著,他們三年來從沒見過李青君這樣的笑容。
  
      有很長一段時間,人們以為李青君是個冰山美人,不愛說話更不愛笑。
  
      現在才知道,根本不是這么回事。
  
      只不過因為別人不是她等的那個人,她的笑容只為了他而綻放。
  
      …………
  
      李青君留在鑄劍臺等鑄槍,楚劍天便先帶了秦弈去材料倉庫找月朧沙。有李斷玄的“予客人方便”在前,一路暢通無阻,外界很難尋求的月朧沙便直接到手了。
  
      秦弈也沒白拿蓬萊劍閣的,還是依價格留下了足夠的靈石。
  
      楚劍天看看秦弈,嘆了口氣:“秦兄品行,確實沒什么可說的。師妹真的沒找錯人?!?br/>  
      秦弈笑笑:“劍閣人士的品行也挺好的?!?br/>  
      楚劍天搖搖頭:“劍閣刻板孤高,自以為是者眾。如秦兄這樣能替人著想、面面俱到的,還真沒幾個?!?br/>  
      秦弈嘆了口氣:“練出來的,我當年比你們更直男,說點屁話能把青君氣死?!?br/>  
      楚劍天啞然失笑。
  
      “青君這些年,變化挺大的?!鼻剞挠行┏錾竦氐溃骸翱晌一仡櫼幌伦约?,似乎變化同樣很大?!?br/>  
      楚劍天道:“無論怎么變,本心不變即可?!?br/>  
      秦弈哈哈一笑:“說得是?!?br/>  
      兩人來到藥材倉儲,秦弈笑瞇瞇的表情就沒了。
  
      流蘇需要和幽魂珠一起祭煉,用于恢復乾元魂力的藥材,劍閣也沒有。
  
      秦弈暗自咬牙:“果然,別的事都一帆風順,一旦涉及到你的事情,都是最難的?!?br/>  
      流蘇在棒子里打滾:“有了老婆不要師父,這邊歡天喜地幫人鑄槍,回頭就嫌我麻煩?!?br/>  
      秦弈汗都流了下來:“哪有,哪有!只是客觀說難,又不是不做?!?br/>  
      流蘇抽著鼻子:“不是我難,是乾元難。乾元幫手,愛要不要!”
  
      秦弈抽了抽面頰,只得嘆氣:“楚兄,海外仙人坊市在哪里?”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