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問道紅塵 > 第四百零八章 現世報

第四百零八章 現世報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問道紅塵最新章節!
  
  秦弈被丟得抱頭鼠竄,好不容易一個逼格出場被自家人丟成了鬧劇。
  
  場中的對手看著這副模樣也是好笑:“就你這樣……指教我?”
  
  秦弈狼狽躲開一個爛葫蘆,轉頭罵:“尹一盅你給我等著!”
  
  “呸!來很久了吧,這個時候才出來裝,不丟你丟誰?”
  
  尹一盅雖然罵,臉上卻都是輕松的笑意,除了新來的不認識秦弈,其他所有萬道仙宮子弟的表情都變得輕松。
  
  秦弈的能力他們太了解了,可不僅僅是外人所知的大歡喜寺那一戰,而是一年多的戰堂領隊,不知道展現過多少超越同儕的實戰能力。
  
  只要他出現了,基本就穩了,不說碾壓全場,起碼穩住不被這么早干出局是完全沒問題的。至于他這么晚出來,是另有原因還是想裝逼,重要嗎?
  
  寄希望于特定一個人,是有點丟臉,但這個人就是仙宮弟子,天經地義,仙宮人士表示情緒穩定。
  
  秦弈這邊在和自家師兄弟扯淡,對手終于不滿道:“喂,秦兄?!?br/>  
  “哦哦?!鼻剞恼讼掳l型:“不好意思,剛才確實說錯了?!?br/>  
  對手頷首:“知錯便好,在下太一宗……”
  
  “等下?!鼻剞膿u頭道:“我對你叫什么并沒有興趣,太菜了,不配擁有姓名?!?br/>  
  對手怔了一怔,繼而勃然大怒:“你!”
  
  “我說我剛才說錯了呢,錯在我并不是來指教你一個人的?!鼻剞闹钢蛔诘姆较?,慢慢道:“你們宗出場的三個,全部下來,我趕時間?!?br/>  
  人群嘩然!
  
  便是公認有可能在此間最強的陸龍亭也不敢說一個打三個,畢竟這里都是等級差不了多少的對手,還是名門出身,自有秘技,打一個都有陰溝里翻船的可能,你打三個?
  
  太一宗的人更是氣得怒火沖天:“此子太過放肆!辱我宗太甚!”
  
  “怎么就算辱你們啦?別加戲?!鼻剞霓D頭看向天樞神闕老道士:“規矩上有沒有只許挑戰一人的說法?”
  
  老道士看了他一陣,慢慢道:“沒有。只禁止多人同時挑戰一人,沒有說過不許一人挑戰多人……實際是因為,沒這種傻子?!?br/>  
  這人……就是傳聞與明河有關系的那位?
  
  有點不知天高地厚。
  
  明河當初想必也是因為初出茅廬,世情尚淺,才被此人看似清秀俊逸的外貌給騙了吧……其實不過是個自高自大的莽夫?
  
  這種情劫不是劫,很快就能忘矣。
  
  不管他心里有多少戲,反正太一宗那邊是肯定不會三個人跳出來的,那不用打都先丟人丟出海外去了。
  
  太一宗那人也沒再廢話,祭出一把拂塵,忽有萬千白絲纏繞,想把秦弈生擒活捉下來,連退回去的面子都不給他留。
  
  秦弈伸出大手。
  
  看似玄妙萬端噴射四散的白線,不知為何就被他一手全部撈住,抓成了一把。
  
  場中忽然安靜。
  
  內行看門道,這一手非常厲害。以肉身抗法寶就算了,這眼力和手法都非比尋?!@是個強大的武修!
  
  那太一宗弟子臉色憋成了豬肝,用力往回拉扯拂塵,卻紋絲不動。
  
  秦弈隨手一拉。
  
  那人騰云駕霧般飛了過來,迎面就看到一個碩大的鞋底。
  
  “砰!”
  
  那人被一腳踹在臉上,重重砸回了太一宗陣中,被師兄弟們接住,再看秦弈時,每個人的眼里都帶了些驚駭。
  
  所有帶隊的暉陽長輩都在低聲自語:“鍛骨六層。他的骨齡……只有二十一?是不是哪里出了問題……”
  
  鍛骨未完成時,骨齡還是可以看出蛛絲馬跡的,瞞不過強者。秦弈遮蔽修行的術法,在出手之時也就暴露了。
  
  蓬萊劍閣,陸龍亭站直了身軀,神色凝重無比。
  
  楚劍天嘆了口氣,李青君綻開了笑容。
  
  身邊忽然傳來呱唧呱唧吃瓜的聲音,李青君轉頭一看,程程遞過一片白瓜:“吃嗎?我覺得你沒有出風頭的機會了?!?br/>  
  李青君接過瓜,一屁股坐在她身邊:“他出就好了?!?br/>  
  秦弈正掂著那個搶來的拂塵,一拋一拋:“說了讓你們三個一起上,非要浪費時間?!?br/>  
  “豎子欺人太甚!”太一宗再也憋不下去,果然三個人齊齊出場,成丁字型圍住了秦弈。
  
  其實太一宗另兩人都報過姓名的,一個叫閑云一個叫古心,其中這個古心是騰云五層修士,大約是太一宗壓軸的,公輸魯的高達就是敗在他手里。
  
  秦弈卻連看也沒看他,手上一拋一拋的拂塵忽然停頓,繼而“咯吱”一折,生生斷為兩截:“毀我師兄高達,毀你一個拂塵,兩清?!?br/>  
  公輸魯表情極為舒爽。
  
  “欺人太甚!”太一宗三人齊齊出手,冰凜烈焰狂雷同時轟了過去。
  
  騰云級的術法威能,老實說秦弈并不敢托大硬接。囂張歸囂張,心中要有數。
  
  秦弈腳步微晃,如清風拂柳,已在數丈之外。
  
  與此同時,手上不知何時多了個笛子。
  
  “既是印證萬道仙宮之道,若用武力欺負你們,想必不服?!钡炎釉谑种写蛄藗€旋,湊到唇邊。
  
  笛音驟然響起。
  
  如浪潮奔涌,驚濤怒卷,海天狂嘯,天地倒傾。
  
  越來越多人站直了身體,瞪大了眼睛注視。
  
  就連遠在外場圍觀的人,都能感到這曲笛音的可怕,仿佛渾身氣血隨著它的韻律蜿蜒而走,心臟跟著它的節拍而跳躍,法力不受控制地紊亂奔流,如海如潮,肆意奔流。
  
  怪不得秦弈那么囂張,樂宗笛曲本就擅于群攻,一個和三個,區別確實不大。
  
  遠在外圍都有這種感受,尚可強壓,盡在咫尺的三個人會是什么感覺?
  
  他們法力紊亂得根本什么術法都用不出來,連祭出法寶都十分勉強,三人結陣苦苦抵抗這魔音襲擾,試圖壓制體內的亂象。
  
  然而這不是純憑修行能抵御的。
  
  各家之道,自有各家的特殊性。這是音律,調動人的共鳴,若是凡間音樂,人們聽了往往也會有悲傷有振奮,仙音法術加持之下,這種共鳴被無數倍的放大,最佳的破解方法是你能懂音律,去解析,而不是強壓。強壓也可以,但修行得比較高。
  
  很顯然這三個人的修行,蓋不過秦弈。
  
  “噗!”
  
  隨著三聲噴血聲,三個人軟綿綿地坐倒在地,看向秦弈的目光盡是不可思議。
  
  “此曲乃我近日觀潮所創,借一位老前輩之名,命名為《碧海潮生》?!鼻剞耐A藰仿?,淡淡道:“此即萬道仙宮之一道,各位印證了什么沒?”
  
  沒人能回答他,場中三人正在調整紊亂的氣血。
  
  也不用他們回答?!侗毯3鄙分?,萬道仙宮音攻之威,今日就將轟傳天下。
  
  當然其實是秦弈用了點戰斗策略,連他們的法寶都沒來得及用,就猝不及防吃了很少有人吃過的音攻,如果真的讓他們祭出法寶,勝得倒也沒這么容易。
  
  但勝就是勝,還是一對三的勝,策略取勝只能證明人家秦弈的實戰眼光和精準的切入點,這就是實力!
  
  一片寂然之中,秦弈看向太一宗陣內,漠然問:“太一宗沒人了嗎?”
  
  太一宗沒人了嗎?
  
  萬道仙宮眾人舒爽得如同三伏天喝了冰汽水,舒爽無比。
  
  秦師弟就是靠譜,愛裝逼就讓他多裝點,不丟他了。
  
  太一宗憋紅了臉色,現世報,來得就是這么快。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