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九十三章:百川市的六天之變

第九十三章:百川市的六天之變

接下來的幾天,百川市基本一天一個變化。
  
  百川市的第一天。
  
  黎小虞接到了宋缺的消息,宋缺已然在第一堡壘站穩腳,雖然很多人依舊將其視為人類的叛徒,伊甸的爪牙,但也有相當一部分,因為審判騎士的種種詭異情況,開始慢慢的相信宋缺,甚至也有不少人至始至終都是相信宋缺的。
  
  宋缺給到的消息,最多五日,以第一堡壘為首的好幾個堡壘,都將大規模的派人前往百川市。
  
  百川市這一天里,所有人都很忙碌,為了迎接新的伙伴。一些地下勢力,也開始團結起來,為了即將到來的挑戰。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江湖。
  
  盡管黎小虞對于所有人來說都值得尊敬,但私底下,人們還是有著各自的小圈子。
  
  這一天唐閑發現沒什么需要自己做的事情,于是便幫著黎小虞一起批改百川市的一些條規。
  
  這些瑣事做起來對他來說十分輕松,就是太枯燥了些。
  
  晚些時候,黎小虞也一如既往的去看望白霜。
  
  “昨天天黑的太快了,原本還是白天,忽然就變成了晚上,所以沒去,今天我得去見見她?!?br/>  
  昨夜就得知了白霜和黎小虞關系非同尋常,甚至黎小虞貼身的衣服都是白霜用結晶所化。
  
  “好,等你學會的新的菜?!?br/>  
  “那你想吃什么,我去向她學?!?br/>  
  “隨便,這頭白鹿性子過于隨性,按她要求來就好?!?br/>  
  唐閑表現的一切正常,就像是白霜那邊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事無不可對人言,更無不可對小虞言。只是銀河的死訊,涉及的到事物太多,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被察覺的可能性。與信任無關。
  
  白霜那邊,也表現的很淡然,只是多了一只怪鳥。黎小虞還是第一次見到藍色的鳳凰,明明渾身燃燒著藍色的火焰,卻看起來那么的寒冷。
  
  而鳳凰和鹿由于語言不通,所以也不怎么搭話。
  
  黎小虞覺得奇怪,不曾聽說白霜有朋友的。
  
  但她沒有多問,她比唐閑更清楚如何跟白霜相處。
  
  這一天很快過去。
  
  對于唐閑和黎小虞來說,都是忙碌而充實的一天。
  
  唐閑希望以后的每一天,都可以如此平淡,當然——最好是自己什么也不用做。
  
  第二天與第三天則基本是一樣的節奏。
  
  不過黎小虞在去探望白霜的時候,帶上了唐嘎吱。
  
  唐嘎吱和長耳古猿一樣具備翻譯能力,雖然原理不同,但效果差不多。
  
  這可把唐嘎吱嚇壞了。
  
  畢竟平日里雖然也是在浩劫級的小九身邊帶著,但小九天真可愛,而玄鳥和白霜則不一樣了,那種頂尖生物的壓迫讓唐嘎吱一直大叫:“糖咸,糖咸,我要回去!”
  
  就這么的,至今日起,唐嘎吱成了比東郊鴨棚那群鴨子們更高危的存在。
  
  尤其玄鳥也算百鳥之王。對于唐嘎吱的威壓更勝一籌。
  
  百舌鳥的進化路線,其終點是流云鳳凰。
  
  也是鳳凰的一種,戰斗力在天災級boss里算是比較頂尖的,但和玄鳥這樣的浩劫級boss相差甚遠。不過流云鳳凰對于鳥類來說,算是極為美麗且極其稀有的存在。
  
  所以對于玄鳥來說,見到了流云鳳凰的初階種,它倒也高興。
  
  但對于唐嘎吱來說,這就很要命了,仿佛一個隨時都能殺死自己的怪物,對著自己露出一臉癡笑。
  
  ……
  
  ……
  
  第四天與第五天。
  
  前面幾天的平靜,終于在這一天被打破。
  
  金字塔里的局勢可比百川市的變化快的多,就像是電影里的喪尸病毒一樣,末日的蔓延,只需要短短的七天。
  
  金字塔的統治,終于陷入了崩壞。
  
  宋缺也在這一天,正式表明了身份,一呼萬應,第一堡壘也涌入了大量的群眾。
  
  隨后不久,黎家的兩個少爺也都發表了言論,聲淚俱下,與黎家斷絕了來往。
  
  這一切就如同幾天前唐閑所分析的一樣。
  
  第五天的時候,黎錚便率先帶領了三十九堡壘的人,經由第一堡壘,轉向百川市。
  
  這個遷移過程還需要很多天,于小喆和林森等人也開始加急趕制傳送裂縫。
  
  如今礦區萬獸奔襲,昔日的綠色區域也逐漸變得危險。
  
  金字塔住民的轉移過程,遠比唐閑想象的要困難。
  
  但無論怎么個困難,這一切都開始有條不紊的進行了。
  
  第五天晚上的時候,黎錚便來到了百川市。
  
  他第一次見到如此雄偉的城市,就像十三歲那年,學習古代歷史時一樣,這些只存在于課本上的建筑如今還能見到,讓黎錚感慨不已。
  
  黎小虞這個晚上也沒有再忙。
  
  今夜有月,缺月。
  
  黎錚看著黎小虞,一時間不知所措,整個百川市如今還在忙碌著,哪怕已是夜晚,人員管理,住所分配,資源分發,都得有人來做。
  
  好在黎小虞總算將這些打點好了。
  
  黎錚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還是唐閑開了口:
  
  “時間寶貴,你們兩兄妹要擁抱趕緊擁抱?!?br/>  
  黎小虞沒有抱黎錚,只是輕聲說道:
  
  “哥,歡迎回家?!?br/>  
  黎錚這兩天的心情很沉重,父親做的那個決定,讓他和小年不知所措。但在見到妹妹的這一刻,那些沉重還是被暫時的擱淺。
  
  他還是有些不知所措。許久之后,黎錚才笑了笑。
  
  那種擁抱加哭泣的相聚,黎錚覺得不適合自己,大概小年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姐姐的時候,會哭的很厲害。
  
  他說道:
  
  “過兩天小年就會過來,他很想你,那種表面堅強,暗地里偷偷落淚的想你。像個女孩子一樣?!?br/>  
  唐閑暗自點頭,心說黎小年要真是個女孩子,那說不定還比黎小虞……算了,黎小虞天下第一吧。
  
  兄妹二人的敘舊,唐閑沒怎么聽。
  
  黎錚也知道,現在不是閑談的時候。
  
  他很感慨,妹妹的成長,可比自己和小年大得多。
  
  這一切也都得益于唐閑。
  
  黎錚如今想來,全世界大概真的只有妹妹一個人是了解唐閑的。
  
  在所有人都選擇背棄他的時候,只有小虞是堅定不移拋棄一切的去找尋他。
  
  如今小虞在百川市的地位,便是唐閑的回報之一。
  
  但他也明白,這一切屬于黎小虞,卻不屬于黎家。
  
  黎錚將這些天堡壘里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講給了唐閑和黎小虞聽。
  
  唐閑也知道瞞不住了。
  
  在得知父親要兄長和小年發表聲明斷絕關系的時候,黎小虞的臉色慘白。
  
  那一日在三十九堡壘底層,不少人見到了自己與父親的決裂,但血濃于水,父女之間,再大的埋怨也都會隨著時間消融。
  
  這一夜很漫長。
  
  黎錚和黎小虞談了很久。想來黎小年到來的時候,這對姐弟也會談很久。
  
  唐閑還出去溜達了一圈。誰還沒有個兄弟姐妹呢?
  
  于是唐閑便去看了鐘秀秀。
  
  但大晚上的,鐘秀秀的房間里傳來了商路疲憊而又無奈的嘆息。
  
  這種嘆息,夾雜著一個男人對欲望的渴望以及對自身性能不足的自憐自艾。
  
  原本應該是在男人四十的時候比較多,商路才二十來歲就發出了這種嘆息。
  
  唐閑搖了搖頭離開了,這妹妹還是白天再來看好了。
  
  回去再見黎小虞的時候,黎錚已經被安排去了別處休息。
  
  黎小虞則看著一堆文件發呆。
  
  唐閑說道:
  
  “一個家族的未來,終究靠的是年輕人。你父親做的選擇,其實是正確的。作為秩序者第一門閥勢力,金字塔的秩序崩壞,黎家便在風口浪尖上。你父親也只能這么做?!?br/>  
  黎小虞點點頭,這些道理她都懂,但內心還是很難受。
  
  “我爹……很固執,為了黎家做了不少事情,這里面很多事情是錯誤的?!?br/>  
  “是,世界六分之一的人口變成了審判騎士,這其中最大的推手之一,便是你爹,如果說算成殺孽的話,他已經算是罪惡滔天?!?br/>  
  唐閑的話說的很直白。
  
  黎小虞整個人抖了一下,已然明白了這段話的意思。
  
  她咬著嘴唇,許久之后才問道:
  
  “我爹……到底會怎么樣?”
  
  “百川市很難有他的容身之處?!?br/>  
  “就不能編一個讓眾人相信的理由嗎?”
  
  唐閑沉沉的嘆氣:
  
  “他可以活,但很有可能只能以罪人的身份活著?!?br/>  
  黎小虞這個時候忽然站起了身,有些凄楚的看著唐閑,她很少流露出如此無助的模樣。
  
  唐閑內心一嘆,已經知道了黎小虞要說些什么。
  
  為了防止黎小虞做出過于卑微的動作,唐閑便率先抱住了黎小虞。
  
  黎小虞到嘴邊的話,一下子就噎住。
  
  “黎萬業作惡多端不假,但他很愛你們三個孩子也是發自真心,他給你們的,也許不是你們想要的,但確實是他能給到的最好的,誰的人生都沒辦法活兩次,所以他能參照的,也只有他自己的經歷。你不能去恨他。你也做不到這一點?!?br/>  
  “至于男人追求權力的頂端,這本就是一種上進,但凡走到了那個位置,在云頂之上誰還能看見塵埃?”
  
  唐閑溫柔的聲音傳來,讓黎小虞的眼眶一下便紅了。
  
  因為自己想說的那些話,唐閑都猜到了。
  
  他一直都懂自己的心思。
  
  “我答應過你,我會把你的家人都帶回來,你會有兄弟陪你一起,有父親疼愛你,我不會讓你的人生變得跟我一樣?!?br/>  
  “你爹是一個很謹慎的人,他既然選擇了你們這邊,說明金字塔那邊,在他權力之上的存在,一定是出了很多問題。也許利用這一點,他可以得到人們的原諒。但他也只能活著,功過可以相抵,卻不能因為功大于過而成為榮耀之身?!?br/>  
  黎小虞沒有說話。她只是點點頭,相信著唐閑。
  
  百川市之外的事情,她沒有辦法做些什么,她能夠做的,便是盡可能讓這座城市變得更好。
  
  至于父親,一家人能夠一起生活便好,到時候百川市民的怒火,她可以頂著。
  
  ……
  
  ……
  
  安頓好了黎小虞之后,唐閑并沒有去睡。
  
  他躍至整個百川市最高的建筑頂端,看著遠方黑暗的天空,想象著金字塔里此刻發生的種種事情。
  
  又忽然想到了康斯坦丁和黎萬業。
  
  這兩個人其實很像。
  
  都是在兩股勢力的夾縫中生存,一個起碼還有選擇權,另外一個連選擇權也沒有。
  
  他們只能小心翼翼的走一步看一步的活著。
  
  一個在臺前,一個在幕后。
  
  想著這些種種,唐閑就把這些年發生的一切事情都過了一遍。
  
  他沒有把握能夠救下黎萬業,事實上最大的問題,不在于自己這邊,而在于黎萬業愿不愿意被救。
  
  就像宋缺的父親在人生的暮年最終醒悟一樣,黎萬業這樣的梟雄,大概會有更深的覺悟,會為了三個子女,做出更大的犧牲。
  
  一整夜過去。
  
  唐閑就靜靜在雪夜里坐著,直到天光初曉的時候,唐閑才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碎雪。
  
  然后打開了傳送裂縫,前往了圣地堡壘。
  
  這是百川市的第六天。
  
  這一天里,百川市涌入了極大量的來自各個堡壘的住民。
  
  這個城市煥發出前所未有的生機。
  
  有些守護者還能看到這一幕,有些守護者已經看不到了。
  
  唐閑在這一天前往了圣地堡壘。
  
  如今的圣地堡壘,再沒有一個活人。
  
  滿城的審判騎士隨處可見,但全部陷入了寂靜的狀態。就像是一尊尊青銅雕刻。
  
  唐閑沒有在意,如今這些審判騎士他可以輕而易舉的對付。
  
  他只是緩緩往上走著,前往圣地堡壘的最高層級。
  
  他已經感知到,黎萬業就在那上邊兒等著他,
  
  唐閑從來沒有想過一座金字塔會有如此安靜的時候。
  
  前面八層,沒有任何生命氣息,整個金字塔就像是一棟廢棄的建筑。
  
  這是數百年來也不曾有過的景象。
  
  在數百年前的后現代,人類文明崩毀,進入了金字塔時代,如今金字塔時代也將結束。
  
  新的文明能持續多久,唐閑心里也沒有底。
  
  他終于來到了第九層。
  
  一路上沒有任何阻攔,就像是這座金字塔的主人也在等他一樣。
  
  不多時,在第九層的入口處不遠,一座石碑下,唐閑見到了黎萬業。
  
  妙書屋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