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八十章:奪權

第八十章:奪權

“誒,這能不能一起吃飯還真不好說,主要時間不趕巧,得看明兒生意多不多,唉,這幾天確實忙,大哥見諒啊?!彼涡l笑著說道,語氣里還帶著歉意。
  
  電話那頭的宋耕朝也不意外,頗為遺憾的說道:
  
  “這本來,是想說說第一堡壘的未來的一些事宜,若是老六不方便,那便改日吧,這沒了你,其他人來了也每個意思。唉,一家人啊,還是該多聚聚?!?br/>  
  鴻門宴,當然是擺宴席的一方掌握節奏。在自己家的地頭,布局方便,他人要有什么準備,也能提前窺見。宋衛不愿丟這個先手。
  
  但聽到宋耕朝話里有話,他又問道:
  
  “喲,大哥這是邀請了不少?家里還有哪些人要來?”
  
  “都來了,不過大多也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說是要請你來,他們才來,這你不來,我就讓其他幾個兄弟都回去吧。唉,咱們改個時間就是?!彼胃瘒@道。
  
  “這也不大好,這樣吧大哥,你也別急著把人喊回去,我盡量把明天生意推了,上午給你個答復?”宋衛說道。
  
  “那行吧,能來盡量來,早點給個信兒,我好讓人張羅著?!彼胃恼Z氣始終帶著些微遺憾,就像是兩兄弟嘮家常。
  
  隨后宋衛和宋耕朝寒暄了幾句后,便掛斷了電話。
  
  這金字塔里的宴席,也沒什么美食,主要便是喝酒,準備起來倒也快。所以宋耕朝似乎也沒聽出宋衛的其他意思。
  
  至少宋衛是這么想的。
  
  宋拙說道:“爹,這宋耕朝,主動邀請您,是什么章程?”
  
  宋衛搖了搖頭,他老謀深算,想來想去也想不到宋耕朝這操作。只是思前想后,說道:
  
  “他今日見了林決秦千等宋缺舊部,當晚便給我打了電話,今夜你也別太早睡,問問咱們在宋府的眼線,宋耕朝回來后,與往日可有何不同,他在第七層的審判騎士可有調動?!?br/>  
  宋拙眉頭一皺,說道:“他還敢擺咱們的鴻門宴?”
  
  “不好說?!彼涡l沉聲道。
  
  宋拙笑道:“爹,您就是太多率了。宋耕朝老了,他就是念舊,如今想要見見宋缺的舊部,也情有可原。宋缺他是見不到了,畢竟這個世界已經沒有宋缺的容身之地,如果我是宋缺,我也不敢回第一堡壘,所以宋耕朝思子心切,也只能見見舊部,由此睹人思舊,便想著聚一聚,他老了,便多愁善感起來?!?br/>  
  宋衛一聽,雖然沒有點頭表示同意,心里卻也相信了三分,方才宋耕朝的語氣,的確是透著一股子念舊的意味。
  
  不多時,探子便給了消息,宋耕朝只是帶了幾個人進入了書房,那幾個人進去后沒多久,便被宋耕朝安排到了客房里。
  
  宋耕朝則一如往日一般只在書房里,很晚才出去。
  
  期間整個宋府上下,只有一些下人,守備的確增加了一些,約莫二十來人,只是護著院子外圍,防止有人進入。
  
  但審判騎士這種級別的守備并沒有調動。
  
  得到了這些情報后,宋拙宋衛這對父子便又開始合計了。
  
  確信宋耕朝大概真的只是吃個飯。便又給宋耕朝打了電話,同意應約。
  
  同時也一直密切關注著宋耕朝。
  
  “不出意外,明天那枚戒指就是你的了?!睊焱觌娫捄?,宋衛臉上可謂春風得意。
  
  隱忍這么多年,能夠奪來第一堡壘,一切都值得了。
  
  宋衛點點頭,也認為十拿九穩。
  
  不管宋耕朝如今的戰力財力如何,不管世界的局勢如何波動,但沒有戒指,就成不了領主。
  
  開啟新的層級,金字塔堡壘一些特殊建筑權限,加之戒指里本身的一些信息。
  
  這些也都是宋衛父子兩所忌憚的。
  
  他們準備良久,制造了如此大的輿論聲勢,為的便是兵不血刃的奪走那枚戒指。
  
  ……
  
  ……
  
  次日,宋府里迎來了久違的熱鬧。
  
  第六層住民,大多都是體制內的高層,他們即便是宋家人,也是與宋家生意來往密切,關系密切的人。
  
  自打宋缺離開后的幾個月,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宋家如此熱鬧過。
  
  盡管宋耕朝一再言明不要帶禮物,只是正常的聚個餐,家族里一些人聚聚聯絡感情。但各家各戶還是帶了禮物。
  
  這禮物也很講究。
  
  老二家和宋耕朝家最為不合,畢竟宋勤文宋勤武兩兄弟實在是草包,面子里子上那點情面都已經被兩兄弟敗光,所謂前來吃飯,也都是前來看宋拙奪權。
  
  只是有些意外,宋拙為何不在自己家召開這場宴會。
  
  老二家的禮物也就很古怪,宋了一塊精致的懷表,頗有收藏價值。
  
  但這禮物在此時,意味有些嘲諷了。
  
  老三家一直不怎么站隊,知道宋耕朝好煙,便送了不少煙。但也沒有多說什么,他家沒有男丁,據說是個癡情種,夫人死后,便帶著女兒一起過活,也不尋婚配。
  
  但老三這個人,除了最頂端的權力,也就是堡壘領主的位置不爭,其他啥都爭,所以老三本該是最為低調的,卻又看起來不怎么低調。
  
  老四本是爭領主的熱門,送的禮物是酒,也是極為尋常的,但老四家的孩子還太小,才十一歲,做領主不可能了,原本有個長子,死在了約佩拉平原戰事里。
  
  老五同樣不爭,可這都是表面不爭,因為老五掌控著宋家的不少生意資源,這些生意,如今也都開始跟宋衛家合作。
  
  而這次,老五就是最“實誠”的那個,他——沒有帶禮物。他就帶著自己家那個不成器的兒子宋安康,徑直的入了宋府。
  
  宋安康倒不是個草包,說不上奇才,但生意經那點事兒門清,學識上,或者說各方面知識,都頗為不錯。但就是天賦不行,三天賦做領主,實在說不過去。
  
  所以得知老六蟄伏多年,養了一個滿天賦的兒子,立馬就倒戈了。
  
  老六,也就是宋衛,送的禮物是最多的也最實在的——一批審判騎士。
  
  打著送禮的名義,將審判騎士帶來了宋府,這在其他人看來,倒有幾分曹操獻刀的意思。
  
  宋耕朝看著宋府外那百來臺審判騎士的時候,面無表情,只是淡淡的說道:
  
  “老六好大的手筆?!?br/>  
  “大哥說笑了,這管理堡壘靠的終究是槍桿子,我給您送點槍,您這位置,坐的也安穩些不是?”
  
  “呵呵,我已經老了,這天下將來是年輕人的天下,我看小拙就不錯,藏鋒十年,一鳴驚人?!?br/>  
  “唉,犬子不行,這些年壓得太狠了,都不習慣抬頭?!?br/>  
  “那正適合去高位磨練?!?br/>  
  “呵,借大哥吉言?!?br/>  
  一番試探,宋拙宋衛很是滿意。
  
  金字塔里的宴席,不管是家宴還是國宴,都是喝酒,吃一些昂貴的水果。畢竟營養餐代替了一切主食和菜肴。
  
  盡管今日便是來奪權的,但酒桌上的座次,卻還是依照以往的規矩,長幼有序尊卑有別。唯有一處例外,便是原本該是另一桌,也就是晚輩桌之中的宋拙,坐到了長輩桌里。一方桌,八個人,只湊了七個倒也不擠。
  
  宋耕朝的位置,用如今的話來說,那還是c位。
  
  眾人先是寒暄了幾句之后,便開始吃酒。
  
  吃著吃著,先是聊了點“開胃”的話題。
  
  比如誰家生意怎么怎么著,哪國堡壘又訂了大批審判騎士。
  
  方舟堡壘的主人黎萬業最近做了些什么。
  
  又或者老大家的二女兒,啥時候嫁人,氣氛歡樂,看著還真像是一家子人的團聚和閑聊,家國天下挨個談,也不尷尬。
  
  直到宋衛說道:
  
  “大哥最近身體可有不適?”
  
  這句話一出,整個酒席就安靜了幾秒。
  
  隨后宋耕朝說道:“倒還好。最近確實有些勞累,我老了,也該退下來了?!?br/>  
  宋衛笑了笑,說道:
  
  “大哥哪里的話,這身子骨還硬朗著呢。而且你要退了,咱這批兄弟里頭,也沒個能頂事兒的啊?!?br/>  
  老五立馬說道:
  
  “六弟這話不妥,不妥。大哥也就大咱們幾歲,大哥都退了,這堡壘領主,咱們就算去做,那也做不了幾年,倫敦堡壘不就換了個三十歲左右的領主嘛?咱們這群老家伙,不如退下來,早點給年輕人一些機會,大哥你說呢?”
  
  宋衛不說話,老二冷哼一聲,倒不是給宋耕朝說話,而是明白老五的意思,覺得老五給老六當狗,瞧不上。
  
  老三老四不表態。
  
  宋耕朝哈哈一笑,一改暮氣,顯得豪放爽朗:
  
  “是這么個道理,我也想通了,這戒指戴久了,硌手。也是時候給小輩了,咱們宋家人,都姓宋,我也不瞞各位,這領主之位,能者得知,只要是宋家人,一心為宋家好,哪怕不是我宋耕朝的子嗣,這領主之位我也能給。就是不知道,哪個合適?”
  
  宋拙宋衛對視一眼,覺得這局有些過于順利,但料想著宋府上下已經被自己的百余名審判騎士包圍,今日的變革,乃是大勢所趨,宋耕朝估摸著是意識到了形勢。
  
  宋耕朝果然也說道:
  
  “形勢比人強啊,我老了,看看外面那些外人嚷嚷的,都叫我退位,只是各位啊,我退了到底誰來接?誰有這才德?我給各位琢磨琢磨?”
  
  “大哥說說吧,我也想聽聽大哥的意思?!彼涡l笑道。
  
  “侄兒也想聆聽大伯教誨?!彼巫菊f道。
  
  宋耕朝笑了笑,說道:
  
  “那我就倚老賣老,說點掏心窩子的話?各位也都別介意,若聽得進去,說不定今兒,我這戒指,就交出去了?!?br/>  
  在宋缺聲名跌入谷底后,很快康斯坦丁為了防止再有堡壘領主一家獨大,便將戒指的事情,交由黎萬業公布,同時也將審判騎士的使用權細化。
  
  堡壘領主的權力依舊是一家獨大,至少對于百分之九十的堡壘來說是這樣的,不過像林肯堡壘就不是了。
  
  審判騎士甚至成了一些私人組織的產物。
  
  而第一堡壘也是個例外。
  
  只是不管怎么說,戒指才能開啟更高的層級,能做的事情也很多,掌控戒指,才能得到完整的領主權限,才能夠調動全部堡壘資源。所以戒指這一關,還必須得過。
  
  這也是宋衛宋拙,始終表面客氣的原因。
  
  宋耕朝知其心思,心道若是沒有昨日的種種,今天自己大概是在宋衛家用宴,而不是在自己家。
  
  他頓了頓,便說道:
  
  “我的兩個女兒,終究是女子之身,將來也要嫁出去,加之天賦不濟,做些家族生意尚可,卻沒辦法勝任領主的位置。至于老二家……勤文勤武天賦尚可……”
  
  眾人聽到宋耕朝直接跳過了宋缺,也不意外,畢竟家丑,這一屋子人不算外人,但也都心知肚明,就沒人不識趣的提起這茬。
  
  只是老二臉色很不好。因為宋耕朝的點評,頗為嚴苛:
  
  “草包兩個,老二疏于管教,這兄弟二人可謂既不中看也不中用,便是家族生意,也不可交付要職,就更莫要說領主位置?!?br/>  
  另一桌的宋勤文宋勤武氣的拍桌,但宋拙盯了一眼,這兩兄弟便安靜下來。
  
  至于宋家的老二,氣的吹胡子瞪眼,卻又無話可說,但凡宋勤文宋勤武有點德行,他也不至于如此被動。
  
  “老三咱也沒啥好說的,老三是個癡情人啊,但愛情嘛,刻骨銘心過了就行了,弟妹走了之后,將來你也要個人照顧,你家總不能斷了香火,還是得找個人一起過活啊,不孝有三無后為大,你也不想下去了,無顏面對老爹吧?”
  
  “大哥你這也真是的!提我干嘛,我自個兒心里有數,這勞什子堡壘啥的,我也不爭,但你們不管哪個做了領主,將來我女兒的生意,可得幫著兜著?!崩先f完,便是一口酒下肚。今兒他也清楚,大概第一堡壘是要易主了。
  
  但癡情人總念舊,所以他還是不得罪大哥,不站隊老六。
  
  宋衛說道:“那是自然?!?br/>  
  “嘖嘖,這有的人啊,沒當上領主呢,怎么就把自己說的跟領主一樣了?!崩隙D兌道。
  
  宋衛也不說話,只是笑笑。
  
  宋耕朝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
  
  “至于老四家嘛,孩子還小,做不了領主,但將來長大了,不管如何,也是輔佐領主的大才,這小子看著喜歡。老四可得好好栽培,別養野了,但也別養的太溫順?!?br/>  
  “大哥說的對?!崩纤木瓦@么簡單回應了下,便不再說話。
  
  “老五嘛……安康是個好苗子,各方面都不錯,但老實說,也是各方面都平庸,天賦也低了點兒,誒,領主一位,終究還是做不得。但將來家里的生意,倒是可以打理大頭?!?br/>  
  “呵呵呵……”老五笑了笑,沒說話,心里其實是不以為意的。
  
  終于到了老六了,宋耕朝這個時候,才緩緩的看向了本該坐在晚輩桌的宋拙。
  
  “我以前倒是看走了眼,本以為老六你家孩子啊,比安康這孩子更為遲鈍,但如今才發現,你孩子著實不錯?!?br/>  
  “呵呵,大哥謬贊,莫夸他,年輕人經不起夸?!彼涡l說道。
  
  宋耕朝搖頭,說道:
  
  “隱忍這么多年,沒怎么被夸過,今兒我可得好好夸夸,我宋家誕生了一個滿天賦的孩子不容易,被打壓了二十來年,更不容易?!?br/>  
  宋衛喜笑顏開,這話接下來是個什么話他已經猜出。
  
  “尤其是接下來的幾十年,還得被打壓,若今日不好夸夸,將來也沒人夸他了?!?br/>  
  “大哥說的是,我兒是得……等等,你說什么?什么意思?”
  
 ?。ㄍ硇┻€有)
  
  妙書屋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