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六十九章:六大獸神之謎

第六十九章:六大獸神之謎


  唐閑其實有一點點的緊張。
  之前面對白霜,他以為就要得到問題答案的時候,便很緊張。
  但白霜那性子他奈何不得。不得已便只能作罷。
  而玄鳥就不一樣了,白霜顯然是自己不愿意說,所以才把冥凰的羽毛給了自己,這也等同于在表明,不死玄鳥,或許知道更多的內幕。
  他隱隱記得長耳古猿提及過萬獸法典,或許玄鳥就看過。
  “關于六大獸神,你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訴我,不要有所隱瞞,這片羽毛的下落,作為交易,我會告訴你我從哪里得來的?!?br/>  白霜和玄鳥之間的關系,通過剛才玄鳥的話,唐閑已經隱隱猜到。
  玄鳥的眼睛還是盯著黑羽,眼神帶著虔誠。那才是它真正的主人,只是很可惜,主人已經死了數百年,自己也沒有找到它的尸首。
  它沒有緘默,緩緩說道:
  【六大獸神里,領域最大的,乃是?;戢F,也就是海神,在法庭的猜測里,你應該已經接觸過海神,因為有動物表明,你來自南方,橫渡灰燼之海?!?br/>  “是的,也不怕告訴你,海神的那些財產,等同于是我的?!?br/>  玄鳥一點也不驚訝,如今自己都被生擒了,這一切都說明了,眼前這個男人的強橫,不可按照常理揣度。
  【如果算上伊甸,它大概是第七獸神。這樣說來的話,你其實已經擁有了兩大獸神的傳承?!?br/>  “傳承?伊甸之力獲取的原因不能告訴你,但聽你的意思,其他獸神的力量也可以獲???”
  唐閑沒有說的是,自己并沒有得到什么傳承。
  父母弄來了伊甸之力,但海神那里,只是他自己通過后天手段奪走了海神的勢力。
  也不是奪走,只是借東風。
  但海神的力量傳承,這種聽起來極為玄幻的東西,唐閑連見都沒有見過。
  他忽然想起了那個巨大的熔爐。
  初見唐飛機的時候,唐飛機就守在那個熔爐里——那真的是熔爐嗎?
  還是某個入口?
  “看來得找個時間去再探深海?!?br/>  這么想著唐閑沒有說話,而是繼續說道:
  “繼續你的話題,下一個獸神呢?海神我知道了,說說你的主人冥凰吧?!?br/>  【生死之神,掌控著冥界秩序的神明。任何生物只要步入了靈薄獄內,都會受我的主人驅使,我的力量過于弱小,無法驅動你們,你派了一個怪物進入了我的領域,我奈何不得它,但如果是我的主人,可以輕松的將其分解成游魂?!?br/>  提及冥凰,玄鳥還是很有護主意識的,畢竟剛剛自己在最為得意的領域里被揍了,它還是想要給冥界找回一點牌面。
  唐閑覺得好笑,說道:
  “糾正你一下,不是我安排一個怪物進入了你的領域,而是你把我家這只怪物,拉進了你的領域?!?br/>  這一幕頗像是自己面對塞壬的時候。
  塞壬以為在夢里就能打敗自己。玄鳥也以為,在靈薄獄內就能絕對無敵。
  不過唐閑是惡農場主,唐很肉是惡客。
  玄鳥不接話,不然這個天沒法聊,便又說道:
  【我的主人被稱為死神,冥王,冥界之主,乃是六大獸神里,掌管生死輪回的至高者?!?br/>  “好了好了,停止你的商業吹捧。先說說關于冥界之主,它除了有著一個無敵的領域,還有什么?尸體雖然下落不明,但有沒有留下什么傳承?”
  【我……并不知道。就算我知道,也不會告訴你?!?br/>  當前坦誠度55。
  幾乎沒有說謊的可能性,唐閑點點頭,也就沒有追究。
  “我只是問問,難不成你以為我惦記上了你家主人的什么力量傳承?我唐閑鐵骨錚錚,不惜的?!?br/>  白曼聲:……
  元霧:……
  唐小九:……
  “你們三個的表情能不能自然點,我審問犯人呢。繼續,不過看起來你知道的也不是很多,連你家主人冥凰的都知道的如此少,想來其他幾個,你知道的就更少了?!?br/>  玄鳥到底也是個分析派,并不吃唐閑的激將法,但既然這個話題已經打開,既然眼前這個人很有可能得到了兩家傳承,它對唐閑的態度也就發生了一些變化。
  如果不是翅膀被冰晶貫穿,靈薄獄里還住著個怪物,這場對話倒是可以談的體面些。
  【在我家主人之外,還有一個與之登對的獸神,乃是時空之主,它沒有獸名,但我家主人與它交好,稱其為銀河?!?br/>  唐閑眉頭一挑。
  時空之神。
  這莫非就是白霜看守的那只,白鹿有著強大的空間駕馭能力,而她身后的那個人,似乎有著改變事物時間軌跡的能力。百川市的輪回,便是由此而來。
  自古以來,跟時間空間沾點什么的,都是開掛的。
  但白霜那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自己鐵骨錚錚,斷然是不會吃這口飯的。
  這般想著,唐閑已經在想如何討好白霜。
  “接著說,我對這個時空之神十分感興趣?!?br/>  【相傳這也是六大獸神里,身形和人類最為接近的?!?br/>  “這個時空之神的守護者是誰?”
  【不記得了,很多很多。它的門徒遍地都是,但最為得意的門生,是一頭鹿?!?br/>  對上了。
  唐閑眼中精光一閃。
  “你說的這頭鹿,它有啥喜好嗎?”
  玄鳥的表情有些黯淡。
  它搖了搖頭,說道:
  【那頭鹿是個瘋子?!?br/>  “瘋子?這倒是個有趣的說法。你是指的行為上,還是能力上?”
  【不管哪一方面,它都是個瘋子,它的實力沒有什么進攻性,卻也堪稱絕對防御,恐怕只有你的那位人類伙伴能夠對付它?!?br/>  唐閑知道玄鳥說的是元霧。
  元霧的能力唐閑沒有看到,那個時候他正在蜘蛛網里被困住,但想來是跟眼睛有關系,畢竟元霧現在閉著雙眼。
  他很快又搖了搖頭,盡管饞歸饞,白霜是救命恩人,唐閑也知道這是自己一方的人。
  不過這不影響他想要弄清楚白霜的一些弱點。
  因為這頭鹿,太難搞了。
  【至于行為上,更加瘋狂,它竟然贊同讓那些人類進入礦區,與我們一道生活?!?br/>  “等等,那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數百年前,在人類還沒有進入金字塔的時候,在那場浩劫還沒有到來之時?!?br/>  唐閑震驚。
  玄鳥說的平靜無比,看起來它并不知道,這對于人類來說,是一項秘密。
  金字塔里的人類,根本不知道大浩劫之前發生的事情。
  唐閑也很快的意識到了這一點,心臟的跳動驟然加快。但面上,他很平靜的問道:
  “那場大浩劫之前,你們就已經和人類有了聯系?”
  【是的,第一批人類到來的時候,我還是一只幼鳥?!?br/>  玄鳥沒有說謊。
  這一點唐閑可以確認,哪怕不依靠眼里的面板,如今的談話內容,還沒到那個需要說謊的關鍵點。
  ——所以玄鳥是知道完整歷史的,和那個神不一樣,玄鳥大概能夠解開我一直想要知道的謎題真相。
  唐閑蹲下了身,說道:
  “從見到這根羽毛開始,你的態度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與給我這根羽毛的主人,的確認識?!?br/>  【我自然不會騙你,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你要問什么,我便答什么,只希望你說話算話?!?br/>  怕死在唐閑看來是傳統美德。
  如果不死鳥不怕死,那可能還真有點難對付。
  唐閑想了想,說道:
  “先講完六個獸神吧。時空之神,與人類外形極為相似,被你家主人稱之為銀河,它后來怎么了?”
  【諸神黃昏之戰里,它和我家主人一道死去,最后被那頭鹿帶走?!?br/>  一切符合唐閑的認知,唐閑點點頭,說道:
  “繼續?!?br/>  【關于這對主仆,我知道的不多,那頭鹿最后帶著它主人去了何處,也是一個迷,法官大人找過它,但是不曾找到。它本是一個瘋子,明明是萬獸,卻心系人類?!?br/>  “是嘛?所以她其實是可以變ChéngRén類的?”
  【那是自然,那只鹿的魂晶,也受伊甸之光影響過?!?br/>  “好的,下一個,如果我沒猜錯,時空,生死,海洋之后,便該到你們的法官了吧?”
  【法官大人是掌管著因果的是審判之神。它也是我家主人曾經的朋友,我家主人的同行者,認為萬獸界也應該有自己的秩序?!?br/>  “這還真是一個好法官啊……不過手段可不怎么干凈?!?br/>  【你懂什么,法官大人為了保護兩個世界作出的犧牲,你根本不知曉!你抵抗的萬獸法庭,曾經可是拯救了這個世界,甚至也拯救了你們的世界!】
  “話里有話啊,歷史我會問到你,但咱們現在一件一件的來。法官是你還在接觸的,它經歷了一些什么?因果這種東西聽起來太玄乎了,我想知道確切的,它的能力是什么?弱點是什么?”
  玄鳥猛地睜大了眼睛,質問道:
  【你想要做什么?難不成你以為你是法官大人的對手?】
  唐閑搖頭,說道:
  “我沒有這么狂妄,在確信法官便是真正的末日級生物后,我就已經放棄了這個想法。但我需要做到知己知彼。你也知道法官的秘密,你不也服務于它嗎?所以不用擔心我對它做什么,如果它真的那么強,我知道了任何情報也沒用?!?br/>  想起海神掌管著的一片海域里有無數強大的生物,以及?;戢F本身的恐怖力量,末日級和浩劫級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
  唐閑是實話實說,他的的確確不想要找法官的麻煩,但至少要做到能夠不被找麻煩。
  玄鳥仔細想了想,的確也是,法官大人的能力就算告訴了唐閑,他也改變不了什么。
  【法官大人的能力,乃是參悟因果?!?br/>  “說人話,不對,說鳥話?!?br/>  【任何力量在因果領域面前,都會被化解為最為本質的元素力量。而這些元素,對于法官大人來說,沒有任何效力?!?br/>  聽起來有些奇奇怪怪,礙于玄鳥語言組織能力,但唐閑還是大概明白了一些。
  萬獸的力量來自于魂晶,這是因,而類似于種種特殊力量,什么念力,龍炎,冰霜等等強大的手段,法官大概能夠讓這些東西回歸最為原始的狀態。
  不過自己是體術流,想了想,唐閑覺得倒也不是很在意。
  “聽起來很強的樣子,不過我聽到的說法,不是說六大末日級生物都死了嗎?為什么它還活著?”
  唐閑想起了白霜曾經的一個說法,也許末日級生物里,存在一個叛徒。
  【法官大人的確險些死去,它如今雖然活著,卻也飽受痛苦。法官大人的傷勢幾百年來沒有恢復?!?br/>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它的傷,大概也是來源于你口中的諸神黃昏之戰?”
  【是的?!?br/>  唐閑忍住了,他的的確確的想知道諸神黃昏的**里,到底發生了什么。緣何而起,由何而終,與人類世界或者人類如今的局面,有何關聯。
  “下一個呢,因果之神之后,我很好奇還有誰?”
  【戰神,破壞神?!?br/>  “這個名字聽起來跟其他幾個相比,就顯得平平無奇,樸實無華?!?br/>  【是的,破壞神大人一直是一個異類,沒有任何自己的地盤,不像海神掌管著大海,不像法官大人擁有萬獸法庭,也不像我家主人一樣,是另一個維度的君王。破壞神大人一生到處找人挑戰,從無一個朋友,也不發展屬于自己的勢力,當年六大獸神還在的時候,破壞神大人其實信徒不少??伤鼜膩聿焕頃@些人,甚至覺得無比厭惡,因為它們實在是太弱了?!?br/>  唐閑聽得出玄鳥對于這位破壞神,大概還有點崇拜。
  “怎么?聽你這意思,好像頗為理解它?”
  玄鳥也不否認,說道:
  【因為我家主人輸給了破壞神大人,即便在冥界里,破壞神也能夠與我家主人打得不分勝負?!?br/>  “所以戰神的能力是什么?”
  【沒有任何的能力,它生來便是這個世界的王者,任何元素在它身上難以留下一點創傷,天生就帶著恐怖無比的力量和速度?!?br/>  霸者。
  不知為何,唐閑忽然對這位破壞神來了興趣。
  一個都靠著逆天的規則系力量稱王稱霸的時代,出現一個就依靠自身強大的力量,用最簡單粗暴的方式,和幾個獸神同級,這種事情唐閑雖然不會覺得熱血,卻也勾起了他對這位破壞神的興趣。所以破壞神也沒有仆人和守衛者?
  不管是海神,時空之神,還是因果之神,唐閑其實都很饞它們的力量,但只有聽到破壞神的時候,他才真正有了一種今日有所收獲的感覺。
 ?。ㄍ砩线€有兩更,但是得到十一點左右吧,另外安利一本書《我是傳奇boss》,多次成績把我按在地上摩擦的好書,作為分類暢銷榜上跟我一樣帶著boss字眼的書~大家有空可以看看,書比我這本肥,人家是真boss模板,跟唐竟澤不一樣的。)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