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六十二章:情緒的鎖鏈

第六十二章:情緒的鎖鏈

    憤怒的感覺。
  
      元霧記得以前是有過這種感覺的。在進化區里,當那些實驗體一個個的離開的時候,自己也曾經不甘和屈辱過。
  
      想要保護他們,最終卻無能為力,想要抓住什么,卻什么也沒有留住。
  
      記憶里似乎有一個很重要的人,她一次次的離開了自己,只是不知為何,會有那么多次的離別。
  
      “我叫羲和,是你的主人?!?br/>  
      “你喜歡那個女孩子嗎?想要保護她?可以,我允許你去保護她,但是僅僅是喜歡還不夠。如果有一天她死了,不管是不是與你有關,責任都在你,要有這樣的覺悟,才能保護好一個人,做得到嗎?”
  
      數不清的斬鐵獸,在元霧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爪痕。
  
      無助至極的元霧,本能的用念力驅動著能驅動的一切,竭力躲避斬鐵獸們的進攻,也不斷地躲避著噴吐出黑色毒液的三頭怪蛇和恐怖的狐火。
  
      在這個過程里,他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在不斷地流失。無論怎么做,依舊無法改變自己逐漸走向死亡這件事。
  
      他是有天賦的,眼中能夠看到這些怪物的恐怖數值,明明自己……應對的是最弱的這些獸群。
  
      也是在這個時候,他的腦海里忽然想起了羲和的聲音。
  
      那個自詡為神的優雅的男人,好像很早很早的時候,就與自己認識了。
  
      可是沒有過往的記憶,被注入過太多次安艾,經歷過太多次的催眠,元霧始終無法將這些記憶碎片,找到一個正確順序去拼接,甚至大多時候,那些片段都無法回憶起來。
  
      獸潮如同象征著死亡的風暴,一瞬間席卷過元霧。
  
      “十月四日,奎托斯的事件后,我們抓住的特征也只有一個,雖然人數不多,傾盡我的資源,也不過只找到了兩名這樣的孩子。這讓我開始好奇,這些凡人到底是為何被造物主如此眷顧?”
  
      “打開寶藏的鑰匙,似乎是極致的一種情緒。也許與憤怒有關。但奎托斯是一個失敗品,他無法被控制,不聽話的狗自然留不得。我或許該專注這樣的一種實驗,一種專門掌控人類情緒的實驗?!?br/>  
      腦海里的聲音就像是惡魔的低語,但這些聲音并沒有讓元霧真真正正的想起來什么。
  
      死亡的恐懼還在不斷地侵襲著他。
  
      無助叫喊著的元霧,用盡念力在抵御著,但斬鐵獸是一種戰斗意志極強的獸種,它們明知道這個人類有著瞬間殺死它們的恐怖異能,卻也毫無顧忌的沖向元霧。
  
      元霧身上的傷口也越來越多,不斷失血,也讓他的意識越發的模糊,內心的恐懼感,就像是即將沖破牢籠的野獸。
  
      偶爾目光一瞥,不遠處的其他幾處戰場,似乎也同樣陷入了險境。
  
      盡管有唐很肉的保護,但白曼聲卻被斷金獸和杌兩大將領限制的死死的,寸步難移。
  
      唐小九與卿九葉的對決,在一片火海之中難以看清,只有模糊的兩道身影在不斷地變換著方位……
  
      元霧內心深處,小九也只是一個可愛的小孩子,面對一只成年的九尾妖狐,想來也是兇多吉少……
  
      至于唐閑大人,已經被蛛網徹底的包裹著,仿佛隨時可能被頭頂上空那只巨大的罪骨蜘蛛給吃掉。
  
      沒有人能夠救自己了……
  
      元霧這么想著的時候,因為恐懼而流下了眼淚。
  
      ……
  
      ……
  
      六日前。百川市。
  
      動亂徹底平息,得益于宋黎二人的合作,黎小虞的手腕,以及句芒的觀察能力。
  
      也是因為這件事,黎小虞和句芒的關系變得好了一些。
  
      雖然她知道唐閑不是一個到處沾花惹草的人,可冷不丁的帶回一個墨綠色頭發頗有異域風情的女人回來,也讓她內心有小小的不滿。
  
      直到句芒表現出了跟鐘秀秀類似的氣質后,黎小虞才覺得這倒是個不錯的姑娘。
  
      雖然骨子里也清楚,句芒其實非常危險,唐閑走的時候,也有讓自己盯著句芒的意思。
  
      黎小虞如今穿的比較單薄,卻并不冷。又穿回了一襲幽黑的哥特裙。
  
      這是白霜用結晶所化,雖然不怎么厚實,卻很暖和舒適。
  
      一起泡過溫泉之后,黎小虞和白霜之間的關系,也更為親密,有一種亦師亦友的味道。
  
      不過黎小虞的閑暇之余,也不全是和白霜在一起。
  
      在“新鮮感”咖啡廳里,她偶爾也會和句芒聊一些關于唐閑的事情。
  
      比如這一日。
  
      黎小虞就專門放下了一些事情,邀請句芒喝點熱飲,一起聊聊天。
  
      人脈是要經營的,不能用的上別人的時候就去用,然后沒用了就晾著。所以句芒在解決了百川市里的一些別有用心者之后,黎小虞還是會和句芒說說話,甚至讓句芒出些主意。
  
      有趣的是,黎小虞的各種需求,句芒是可以直接看出來的。
  
      她也藏著不說,只是覺得康斯坦丁的這個女人很有意思。
  
      “跟我講講其他的幾個人吧?畢竟他們也都是唐閑的兒時的伙……”
  
      “伙伴?”
  
      黎小虞的話還沒有說完,句芒就打斷了,眼神耐人尋味的看著黎小虞。
  
      “這個詞要是康……唐閑聽到了,大概是不怎么喜歡的,我們不是他的伙伴,我們只是從小欺凌他的人?!?br/>  
      句芒要了一支煙,她的手指纖細,墨綠色的頭發披在肩上,抽著煙的時候,有一種妖異的氣質,也有一種頗為有故事的感覺。
  
      “黎小虞,我們只是立場相同,但自古以來,因為三觀不同而導致立場最后也不同的事情可不少。我大概算是在及格線上,所以才會被唐閑接納?!?br/>  
      “但其他人可就不是了。包括普羅米修斯在內的每一個人,都有著極為惡劣的行徑。其中我最了解的是羲和?!?br/>  
      句芒緩緩的吐著煙,說道:
  
      “羲和也是我們七個人里,死的最早的那個,但他的成就可不小。早些年的時候,因為我在腦域手術這一塊兒還有些成就,所以羲和曾經找過我,想要和我合作研究一個項目?!?br/>  
      “什么項目?”黎小虞這次倒是真的來了興趣。
  
      她很想知道,這些以神自居的人們,活在金字塔里所做的事情。
  
      句芒也不介意,沒有任何保留:
  
      “掌控情緒。我記得你們這里面,有幾個羲和原本的下屬,叫什么來著?阿卡麗?哦……阿卡司。19號,以及零號。這幾個人即便我不怎么關注進化區,也有所了解,因為羲和的計劃,就是要掌控這些人的情緒?!?br/>  
      句芒笑了笑,想著之前的一些事情,如果當時真的這么做了,或許羲和就不會死,而唐閑也不會遇到阿卡司,蝴蝶小小的扇動翅膀,眼前的一切就會發生巨大的改變。
  
      “這個計劃我是感興趣的,前陣子我去聽打鐵鋪的老板講過一個故事,說造物主是可以掌控人類情緒的。這件事情其實不需要上升到造物主這個高度。如果再給我一些時間和素材,我就能解開這些奧秘?!?br/>  
      素材指的人腦,黎小虞神色未變,繼續認認真真的聽著句芒的話。
  
      “羲和是一個絕對的投機主義,只不過他認為這個世間最值得開發的,是人體本身。即便神座里的那位真正的神,是一個機械體?!?br/>  
      “我對羲和的計劃也有興趣,便答應了,讓羲和送來實驗體,開始做腦橋手速,想要嘗試著,拿走一些情緒。但這件事失敗了?!?br/>  
      黎小虞抖了一下。
  
      句芒看著黎小虞的反應,笑道:
  
      “看來你知道我說的是誰了?!?br/>  
      “元……元霧?”
  
      對于唐閑身邊的人,黎小虞或許一些人交情不深,但了解絕對不少。
  
      “是的,就是那個看起來怯懦悲傷,代號為零的實驗體。我對羲和說過,人的情緒是不可能拿走的,只能抑制,但一方面情緒被抑制,比如憤怒被抑制了,所有有關于憤怒的反應,就會轉向別的情緒,零號,則是轉向了恐懼?!?br/>  
      “你們……一點不內疚嗎?”黎小虞沒有問出這句話,只是心里這么想了一下。
  
      念頭出現的時候,她就已經有了答案。
  
      句芒完全沒有半點內疚。
  
      “元霧的喜悅和憤怒被抑制,他本該喜悅的時候,反而會感到悲傷,本該憤怒的時候,則會感到恐懼?!?br/>  
      黎小虞想了想,元霧好像的確是這個樣子的。羞怯,大多時候帶著一種迷茫,不善與人交流。明明鈴衣對元霧很熱情,可元霧的反應就總是很奇怪。
  
      “我認為這個實驗失敗了,我應該抑制的是恐懼,喜悅,悲傷,將一切情緒留給憤怒。因為羲和提及的‘暴君’,是一種需要極致的憤怒才能完成轉變的存在?!?br/>  
      黎小虞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有些同情元霧,好在那個孩子遇到了唐閑,不然……以后真的會變成一個怪物吧?
  
      “但羲和卻并沒有因此而失望,一個該憤怒時只會害怕的膽小鬼,不應該是他所感興趣的才對,可羲和卻認為,我的理論是錯的?!?br/>  
      姿勢優雅的彈了彈煙灰,句芒的眼里帶著一絲困惑,說道:
  
      “羲和說,任何東西被壓抑久了,都會爆發。情緒與情緒之間,就像是一條管道所連接的兩個容器,悲憤,驚喜,驚懼,悲喜交加……這些復合的情緒都是人類復雜的體現,因為情緒是可以互相轉換的,而其中一種情緒被抑制,在其得到釋放的一天……一定會很有趣?!?br/>  
      “什么意思?”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見到唐閑,對你來說,在情緒上的反應是什么?”
  
      “喜悅?!崩栊∮莺敛槐苤M。
  
      “而有人當著你的面殺了他呢?”
  
      黎小虞的臉瞬間就沉了下來。
  
      句芒笑了笑,說道:
  
      “看,就是這樣子。只不過這件事沒有真的實現,所以的你反應很正常。而零號可就沒那么好運氣了?!?br/>  
      “什么意思?”
  
      “羲和曾經寫過一些日記,在日記里詳盡的交待了他對零號做過的那些事情,基于后續可能還需要我幫零號抑制其他情緒,想通過手術來操控這個孩子的情緒,以至于控制他,所以那份日記我也有讀到?!?br/>  
      “他這樣的人,會寫日記?”
  
      “是了,你已經發現了這件事的重點。這份日記,其實只是一個喚醒記憶的鈴鐺,說的通俗點,就是解開情緒抑制,或者說,催化零號回憶起過往的一把鑰匙。所以這本就是寫給零號看的。羲和對零的確很上心,因為在他看來,這是一個比阿卡司更有潛力的孩子?!?br/>  
      “日記里都寫了什么?”
  
      “你這樣的乖乖女,是不會想知道的,我說了,羲和跟我,都是很殘忍的人?!?br/>  
      黎小虞沒有再問了。
  
      句芒則繼續說道: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愛,在你們看來是一種責任和人性的體現,在羲和看來,那就是一把武器??兴褂袑胰说膼?,阿卡司也喜歡十九號?!?br/>  
      “而愛和絕望之間也有一條管道相連。甜蜜和痛苦之間,同樣只有很短的距離?!?br/>  
      一支煙抽完后,句芒便準備離開了,一邊的冬染并沒有聽到她與黎小虞的對話。
  
      準備上來續杯的時候,句芒捏了捏冬染的臉蛋:
  
      “聽說你是這里最傻的,要不要我幫你變得聰明些?”
  
      冬染還沒被女人調戲過,一時間不知道怎么應對。
  
      黎小虞的心思卻還在之前那個話題上。
  
      “元霧他……會因為誰而憤怒嗎?”
  
      “那就得看他的造化了,但一個從來不會憤怒的人,一旦憤怒起來,那必然是君臨天下的怒火。好了,百川市的女主人,我該走了,你也有一堆事情不是么?”
  
      ……
  
      ……
  
      礦區,罪奪之境。
  
      玄鳥冷冷的注視著戰場,至今沒有出手,讓它頗為意外的是,媧蛇的首領白曼聲,在被那個紫階生物覆蓋后,竟然也可以正面承受住斷金獸和杌的進攻。
  
      但它并不著急。
  
      因為不管什么樣的鎧甲,一旦石化了,就不再具備能夠抵御住橙階生物的性能。
  
      白曼聲只要被拖住就好,它相信這個疑點頗多的人類被蛛網禁錮住后,戈爾貢周圍的黑霧很快就會驅散。
  
      反倒是狐族女王間的對決,讓玄鳥有些在意,它無法看清烈焰之中的那場決斗,只是卿九葉的實力不在卿九玉之下,卻至今沒有結束戰斗。
  
      至于戰場的另一處,那個人類少年,已經徹底的被斬鐵獸群和狐群給淹沒,被撕碎也只是時間問題。
  
      可隱約間,玄鳥感覺到一種不安的氣息,這種氣息說不清道不明,但經歷了數百年戰斗磨練出的危機意識,也使得玄鳥很在意這種沒有由來的不安
  
      來自那個本該是最弱的人類少年。
  
      那個少年已經被壓在了獸群之下,也許那些斬鐵獸正在啃食他的血肉,也許只是在單純的蹂躪獵物,就像貓在吃掉老鼠前,會有一段很殘忍的戲耍。
  
      “第七次實驗,一切都很穩定,他的情緒波動,都在我們的計算之中,悲傷,恐懼,迷茫?;蛟S是因為記憶缺失的緣故,他始終想不起女孩是誰。所以這一次,我決定讓他將一切想起來,將筆記里的內容展現給他看。他已經目睹了六次死亡?!?br/>  
      “最心愛的人死去便會悲憤,這是最為簡單的情緒上的‘化學反應’公式,那么同樣憤怒的場景,如果一連經歷幾十次呢?這樣的憤怒會疊加嗎?這可真是一個有趣的實驗,不是么?”
  
      元霧倒在地上,念力的過多使用,只是在加速他的意識瓦解。
  
      他對痛苦的感應已經不那么清晰,他感覺得到有斬鐵獸在撕咬自己胳膊上的血肉,可他感覺不到疼痛,死亡將近,腦海里回憶起的,卻是一份日記里的內容。
  
      彌留之際的記憶開始緩緩的蘇醒,同一時間,就像是有什么東西……一種足以毀天滅地也毀滅他自己的事物,正在悄悄的降臨。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