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四十六章:自古渣男得人心

第四十六章:自古渣男得人心


  日落時分的冥谷顯得更加陰森。遠遠望去那層紫青色的霧氣,讓整個山谷顯得鬼氣重重。
  唐閑與唐很肉聊了很久才從將軍樹上下來。他時不時的會回頭看一眼冥谷,總覺得此行似乎過于順利。
  唐很肉倒是沒有很高興,只是顯得有些不適應。
  他在監禁的環境里待了很久很久,如今這么一出來,覺得不真實。
  三人開始往山洞的方向走去。在嗅覺的反饋里,的確找不出任何異常,且遠離了冥谷之后,唐閑才放心下來,整個人也高興起來。
  “有這么高興嗎?”白曼聲見唐閑臉上都掛著笑。
  “當然?!?br/>  “你來這里的目的達到了?”
  “深入礦區的目的是提升自己,拯救世界又不是靠著某個一個人就能辦到的。不管是自我的提升,還是有了伙伴,都是提升?!碧崎e說道。
  白曼聲思襯了幾秒鐘,發現是這么個道理。
  唐閑的隊伍很奇怪,什么樣的人都有,有些時候白曼聲覺得這些人是用不上的。比如在戰斗能力上,完全是累贅的一些人類。
  但唐閑還是將那些人類看的很重要??雌饋硖崎e做事情,也不純粹是只看利益。
  似乎是早就知道白曼聲和卿九玉的一些想法,唐閑說道:
  “在人類的世界有句話,叫多個朋友多條路,同時還有句話,叫我可以不走這條路,但我不能沒有這個選項。
  你以后如果有了小孩,你就要讓他明白這樣的道理,選擇越多越好,哪怕有些選項根本不會選?!?br/>  白曼聲啐了一聲,說道:
  “我才不會有小孩?!?br/>  “這可不好說,我會記下來,到時候問問那只你覺得很厲害的不周龜。不過在這之前,我們得弄清楚冥谷的狀況?!?br/>  白曼聲瞪了唐閑一眼,接受了這個轉移話題的方式。
  唐很肉一直很沉默,唐閑和白曼聲的對話,他聽得一知半解。
  白曼聲說道:
  “你打算從他這里問出來?”
  “一個被萬獸法庭關押著的犯人,價值很大。不過他現在是我的朋友,我的確很急著想知道一些事情,但得等他徹底適應?!?br/>  白曼聲點點頭,又說道:
  “唐很肉這個名字,真的不好聽?!?br/>  “那為什么你不覺得唐飛機這個名字不好聽?”
  “因為那條龍很討厭?!?br/>  “你看,這就是你個人太過主觀。名字只是一個代號,越好記越簡明才是正確做法。唐飛機最早的用途就是用來渡海的。唐很肉就更好理解了,因為我都打不動他?!?br/>  白曼聲無視了唐閑這段話,說道:
  “換個名字。他至少得有個別人叫起來比較正常的名字?!?br/>  “那你起一個?”
  “唐莽?!?br/>  “噫?!?br/>  唐閑愣了愣,意外的發現,白曼聲的文化水平比想象中要高。
  “這個字符合他的戰斗風格,也能表達你想要的意思,而且更好記,字面上給人的印象很剛猛,或許在命格上,能照拂他克服一些困難,畢竟按照人類世界的說法,這類字的人,命都硬?!?br/>  白曼聲語氣不急不緩。
  唐閑不自覺的點點頭,問道:
  “你喜歡哪個名字?”
  唐很肉一臉茫然,似乎對這些沒有什么概念。他根本沒有辦法分辨出好和壞。
  白曼聲這次比較霸道:
  “就這么定了,就像唐飛機有個名字叫唐敖一樣。雖然沒人這么叫他,但這個孩子如果將來生活在人類的世界,至少該有一個不被人取笑的名字?!?br/>  唐閑沒有反對,白曼聲句句在理。他笑了笑沒有說話。
  心道女人對小正太的關懷,可比男人對小蘿莉的關懷要光明磊落些。
  ……
  ……
  在回到山谷后,唐小九和元霧都詫異的看著唐很肉。
  唐很肉也同樣警惕的看著他們。
  尤其是唐小九,雖然幼年的浩劫級boss生物實力也就在天災級水平,但唐小九身上那種頂尖獸類的威壓是在的。
  唐閑讓白曼聲安頓著唐很肉,隨后叫來了唐小九和元霧,拉倒了山洞的角落里,低聲的說著什么。
  白曼聲看著唐閑一副小聲bb的姿態,忽然有些想笑。
  隨后唐小九和元霧大概是聽了唐閑的吩咐,拿著食物分享給了唐很肉。
  唐很肉對唐小九的警惕和敵意便瞬間消失。
  唐小九本就很活潑,可惜身為兒童組年齡最小的那個,柳布丁和唐索野的年紀都比她大幾歲,而且——這兩個女孩子都脫團了。
  雖然這一切唐小九意識不到,不過這意味著,食物不再是那兩個女孩最關心的話題。
  唐索野永遠心心念念阿卡司,柳布丁永遠會提到柳浪的故事。
  所以這一會兒,唐小九正用一副美食家指點江山的口吻告訴唐很肉哪些食物好吃,又該怎么吃的樣子,覺得頗為有趣,小孩子是喜歡學大人的,唐小九覺得自己就是個帶廚師。
  唐閑和白曼聲站在遠處看著這一幕。
  “你對這個孩子還真上心?!?br/>  “將來他對我來說很有用?!?br/>  “所以你做的這些,還是出于利益?我以為你多少是有些關心他?”
  唐閑覺得白曼聲有些事情弄錯了,糾正道:
  “從利益層面考慮,并不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利益和感情也從來不沖突。你以后也要學會先從利益角度思考,然后再考慮個人感情?!?br/>  “唐很肉自然得對我有價值才行,這不是什么冷血的說法,而是我們每個人在跟別人成為朋友的時候,都要思考自己能夠為別人帶來怎么樣的價值。在這種能夠互利互惠的模式下,培育的感情也更深厚?!?br/>  白曼聲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但細細想來,卻又發現是那么一回事。
  唐閑仿佛一個“渣男”,但他渣的很正義,渣的理所當然的。
  這是白曼聲每次想起來都覺得很不解氣的地方。
  然而渣男是討人喜歡的。
  接下來的幾天,白曼聲算是徹底見識到了唐閑的手段。
  他絕口不提法庭的事情,每天就是帶著唐小九和唐很肉還有元霧一切去捕獵。
  所行的方向也離冥谷越來越遠,遠到唐很肉內心都覺得安全了唐閑才停下。
  除卻捕獵,每天說的都是一些很日常的話題,食物,有趣的事情。
  教唐很肉一些常識,一些人類世界的表達方式。同時讓唐很肉習慣這個名字。
  簡而言之,接下來的這幾天里,唐閑遠離了冥谷,來到了一處相對安全的地方,別的事情也不做,就整天搗鼓吃的,看起來完全不是來礦區修行,而是來享樂。
  漸漸的,白曼聲就發現唐很肉似乎開朗了一些,或者也算不上開朗。
  只是這個孩子看起來就跟一塊頑石一樣,堅硬,沉默??扇缃駞s也會與人交流。
  偶爾還會叫唐閑的名字。
  唐閑教導了他關于人類的一些禮儀,感受到了他人的好處,便要答謝。
  唐很肉不知道怎么答謝,便每天早上抓來了很多魚。
  元霧的身邊放了一條,白曼聲的身邊放了一條,唐小九的身邊放了兩條。
  而唐閑身邊放了五條魚。
  唐閑知道唐很肉對自己的好感度,但是不知道唐很肉對其他人的好感度。
  想來這些魚便代表著好感度的數值比例?
  他很欣慰,小九還是不錯的,已經和唐很肉有了價值兩條魚的交情。
  不過唐很肉不是這么想的,他只是單純覺得這個比自己還要小的小孩子太能吃了而已。
  第九天的時候,唐很肉還是不怎么說話,但是待在唐閑身邊已經顯得很自然。
  到了晚上的時候,眾人都睡下,這個少年就像一只狼一樣,睜著眼睛,守衛著眾人。
  他沉默寡言,卻也有著自己的表達感情的方式。
  這一切白曼聲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她算是徹底見識到了唐閑的手段。
  也就是唐閑從來不對女孩子這么上心。不然一個許閑人格,怕是不夠用。
  這般想著,她莫名其妙有些氣,但氣歸氣,卻也不得不佩服唐閑。
  這個人能夠把利益和感情分得很清楚,但做起事來,又讓人感覺不到刻意的痕跡。
  很多細節上能夠看出唐閑是真的對這個孩子很好。
  比如吃飯時候的一些話題,唐閑就會盡可能的避免提到萬獸法庭或者和萬獸法庭有關的,以免唐很肉聯想到不好的地方。
  比如唐閑教導唐很肉一些人類習俗的時候,并不只是照本宣科的講出一些規則,而是會引出典故和一些反面教材。
  他很仔細的在教唐很肉,唐很肉不說話,但卻默默的都記了下來。
  這個過程里,唐閑就像是忘記了萬獸法庭和雷梟一樣,也不問唐很肉的來歷,他到底是個什么生物。
  類比過來,大概就像是一個男人單純的對一個女人好,好到她懷疑這個男人是不是饞她的身子。
  但這個男人卻似乎完全沒有這方面的意思。
  這樣的殺傷力是巨大的。
  白曼聲覺得這么想似乎有些腐,但唐閑對待唐很肉,可比對她和卿九玉要用心多了。
  ……
  ……
  第十二天的時候,唐閑一行一路折返,都快回到了三月之澤。
  白曼聲將唐閑約了出來,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對這個孩子好我能理解,但你對似乎好的過分了?”
  “過分嗎?”
  唐閑笑了笑,繼續說道:
  “你殺死一只地獄三頭犬,或者當初你與卿九玉開戰,殺死一只三尾狐,你有心里負擔嗎?”
  “這哪跟哪?敵人,殺便殺了。哪里會有什么心里負擔?!?br/>  唐閑點點頭,說道:
  “在人類的歷史上,有一句話,叫非我族內其心必異。很多故事的內核便是這么一句話。歷史上也有很多感人的,或者滲人的事情來證明這一句話。
  人類是群居生物,群居生需要有歸屬感。
  因為有了歸屬感,所以才有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的的迫切;因為有歸屬感,才有了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的警示。
  家國天下,都是歸屬感的一種體現。人們為了這四個字,拋頭顱灑熱血皆不在話下?!?br/>  唐閑的表情漸漸嚴肅:
  “關于唐很肉的身份,我有了自己的猜想。他現在是一個未知的,絕無僅有的存在。
  我想要把他當ChéngRén類來培養,想要讓他擁有歸屬感。這個過程是相互的,我認同他,他才會認同我。
  所以我并不是在逢場作戲,我對他好,是一種生存需要?!?br/>  白曼聲忽然有些明白了唐閑這個人的一些思維。
  她沉默片刻后,問道:
  “你說唐莽是一個未知的,絕無僅有的存在,是什么意思?”
  “很快你就會知道了。我一直以為礦區生物的進化是固定路線的,但現在看起來,萬獸法庭搗鼓的一些實驗……打破了這個說法?!?br/>  唐閑帶著白曼聲往回走,不多時就看到了正在聽唐小九講童話故事的唐很肉。
  唐閑覺得是時候了。前戲也已經做足,這個孩子的心態也穩定下來,即便回憶起一些不好的事情,情緒應該也會很穩定了。
  唐很肉似乎也意識到了。
  這么多年遭受的非人折磨,讓他的復仇之火難以消弭。
  他也在等待著唐閑問出那些問題。
  唐閑坐在了唐很肉的對面,說道:
  “我來這里,是要西行尋找一些獸類,其中包含雷梟,也包含萬獸法庭的審判長。
  我在另一個地方,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里也給你留了去處,你如果害怕的話,可以選擇去那里,到了那里,你只需要講清楚我們相遇的過程,會有人替你安排一切,放心,都是自己人。
  但你也可以選擇和我一起殺過去。我跟萬獸法庭,有很大一筆賬要算?!?br/>  “我,跟著,你?!碧坪苋馍跎僬f話,即便這么多日過去,依然有些生硬。
  “很好?!?br/>  唐閑一點也不意外,接著說道:
  “萬獸法庭的一處圣地就在冥谷,據我所知,每個圣地都至少有一到兩個審判長,我能夠感覺到你其實很害怕。
  想來冥谷里,鎮壓著你的,不只是一群猴子吧?”
  唐很肉點點頭,他的手指微微抖動著,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緩緩說道:
  “怪物,混沌,很強大,唐閑,要小心?!?br/>  混沌。
  有了饕餮,四兇獸里出現混沌自然也不奇怪。
  不過這幾個浩劫級boss生物,的確在人類世界的已有資料里,不曾提及。
  至少唐閑之前也不知饕餮長什么樣子。
  唐閑說道:
  “混沌長什么樣子?”
  唐閑也沒料到,自己第一句話就問到了這個怪物最可怕的地方。
  唐很肉抖了一下,說道:
  “混沌……可以變成,任何生物……”
  變成任何生物?
  唐閑大概猜測到了是什么能力,莫非混沌的能力是類似于變形?但這里頭還有很多細節有待確定。比如變形之后能力是否也能復制。
  如果連這都可以辦到,混沌或許是一個不亞于饕餮的棘手存在。
  只是不知道為何,唐閑有些興奮。
  他眼里冒著光:
  “來,不著急,好好說下,這個混沌是怎么變成任何生物的?”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