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二十四章:擊殺塞壬

第二十四章:擊殺塞壬

這個世界有很多人是信賴第一印象的。
  
  幾個秩序之子里,也許只有康斯坦丁是真正忌憚唐閑的。
  
  在塞壬看來,這個小丑一樣的七號,難道不該是任由自己蹂躪么?
  
  這種被算計的感覺讓他很惡心。憤怒也讓他忘記了思考,他不解道:
  
  “句芒和迦尼薩不是已經被你殺死了嗎?”
  
  唐閑看著塞壬暴怒的樣子,越發覺得好笑:
  
  “誰規定了長著墨綠色頭發的女人就必定得是句芒?或者一頭印度卷發棕色皮膚的人就一定得是迦尼薩?”
  
  塞壬一頓,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他惱怒于自己居然被這樣的把戲騙了過去。
  
  “不過確實那兩個腦袋長得很像他們二人的腦袋。畢竟是為了迷惑你們的?!?br/>  
  唐閑再次往前幾步。
  
  他的身影就停在了巨大的燼龍腳邊,卻是看也看燼龍,依舊戲謔的說道:
  
  “我得承認句芒是一個很厲害的女人,畢竟她掌握著一批尖端技術的人才。自然之眼和起源我原以為是兩個不同的組織。
  
  但后來才知道,自然之眼和起源雖然都屬于句芒掌控,不過二者一個在光,一個在暗。一個攻克的是世界已知的科學難題,一個則是將這些技術運用于稀奇古怪的方面。
  
  那兩個頭顱甚至都不是真正的人類頭顱。
  
  哦,這一切其實我也沒有比你早知道多少,值得一提的是句芒和我同樣是二十多年沒有聯系,我也只是幾天前才見到她。嗯……按照我與她相隔的時間來看,已經不能用女大十八變來形容她了?!?br/>  
  關于句芒,唐閑語氣中流露出的信任似乎都更甚于康斯坦丁。
  
  “句芒的叛變……我不相信,你拿什么去說服她的?”塞壬到現在為止都還無法理解。
  
  這個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要讓句芒做出這樣的決擇。
  
  唐閑點點頭,說道:
  
  “我們沒有一個人是信封秩序者的,不是么?”
  
  塞壬聽懂了唐閑這句話的意思。
  
  “康斯坦丁背叛我,是因為信封秩序者嗎?
  
  你選擇與康斯坦丁合作對付我,也是為了所謂的秩序世界嗎?
  
  我想我們幾個,難道不是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意識到了,根本沒有神明一說?我們只是在做著利己的事情。只不過是在各種立場之下,選擇一條最舒服的生存方式。
  
  句芒也一樣,她對這個世界有自己的思考。
  
  至于我從什么時候開始說服她的?這個問題……你最好祈禱人類死亡后,真的可以變成亡魂,然后化身惡鬼纏住我,或許就會有機會得知真相了。
  
  最后你或許會質疑迦尼薩為何也會倒戈,他其實沒有倒戈,只是跟我達成協議,我會幫他殺死你,他會幫我對付康斯坦丁。這只是一場交易?!?br/>  
  話音落下后,唐閑沒有再做更多解釋,他的速度極快,瞬間就便越過了幾只巨大的萬獸!
  
  在夢境里的塞壬幾乎是無法戰勝的存在??蛇@一切都只是一場把戲。
  
  塞壬猛然反應過來,自己的隊友們可能真的被某些突發狀況給纏??!
  
  他又驚又怒,想要驅使那些萬獸進攻唐閑,想要在夢境里制造能夠殺死唐閑的存在。
  
  這些存在都來自于唐閑的記憶,可唐閑對于這些萬獸沒有半點的恐懼。
  
  “即便你能把我拉入夢境,但我與其他人不同,精神層面的入侵對我一樣是無效的。
  
  這是我的夢,你所能做到的事情,在這里我也能做到?!?br/>  
  唐閑的攻勢伴隨著話音而來,只是速度上卻明顯跟不上塞壬。
  
  即便有了食髓知味的能力,在戰斗能力上,他也無法與塞壬這些擁有戰斗天賦的秩序之子相比。
  
  但塞壬也不好受。
  
  看著夢境里召喚出來巨大怪物,被唐閑用意志強行給抹除掉,他才意識到了一件事。
  
  這個夢境不同于以往。
  
  以往的夢里,他是唯一的制造者與掌權者。
  
  而唐閑在這個夢里,具備著與他一般的權力。
  
  唐閑沒有再多說什么,他只是不斷地試圖靠近塞壬。
  
  夢里的一切依舊遵循著伊甸的法則。
  
  他的想法很簡單,抓住塞壬,然后殺死塞壬。
  
  在意識的世界里如果被重創,現實世界里肉身雖然完好,大腦卻會受到不可逆轉不可恢復的傷害。
  
  他咬牙開始瘋狂的召喚能夠在夢境里阻止唐閑的存在。
  
  地獄三頭犬,大天狗,乃至蒼龍與九尾妖狐。速度快到如同閃電一般的雷梟,又或者巨大的白鱗蛇妖,成群結隊的弈牛與祖頓巨人。
  
  這些怪物的種類多到讓塞壬再次驚詫,七號在礦區都是在做些什么?
  
  這些生物里不乏毀天滅地的存在,他與這些生物到底是怎樣的關系?
  
  唐閑微微皺眉,萬獸奔騰而來,他大手一揮——
  
  就像是在黑壓壓的獸群里,一道雪白的筆跡滑過,頓時間,這些沖過來的獸群就被直接給抹除掉,偶而留下的殘軀也如同塵埃余燼,須臾間便徹底消散。
  
  如同神明凈化世間,漫天的妖魔鬼怪瞬間煙消云散。
  
  塞壬就像是不信邪一樣,他第一次遇到在夢境里能夠跟自己分庭抗禮的存在。
  
  他不斷地召喚各種東西阻止唐閑,唐閑則不斷地將這些東西瓦解掉。
  
  這種僵持不下的局面持續了足足幾分鐘。
  
  這幾分鐘里,塞壬見到了無數強大的生物。
  
  還有一些在深海才能見到的恐怖存在。
  
  但不管是什么級別的存在,都被唐閑輕易的抹殺。
  
  這是一種特殊的夢境,但凡唐閑對這些生物還有絲毫恐懼,都不該如此果斷的抹殺掉。
  
  就仿佛眼前這個廢物七號,面對這些萬獸也都是一種君臨天下的姿態。
  
  塞壬當然理解不了唐閑對于這些萬獸的看法。
  
  誰會對食物恐懼呢?
  
  滿心以為這些強大的萬獸能夠抵擋住唐閑,卻也只是讓唐閑對于自己在夢境里的各種能力越來越熟練。
  
  “這倒是個不錯的領域,希望你死的時候慷慨些?!?br/>  
  誰不想做個歐皇呢?不管多么強大的敵人,拖入夢中就能狂毆一頓,還能召喚出記憶里的存在。
  
  塞壬的能力十分好用,唐閑都忍不住想要劫掠過來。
  
  對于夢境里的一切能力他也越發的得心應手。
  
  周圍的環境開始變得扭曲起來,學區的地面如同翻滾的浪潮一樣將塞壬圍住。
  
  他要攔住塞壬,但塞壬也不簡單,無論唐閑做了些什么,他都能將夢境復原。
  
  只是二人間的攻守互換了。
  
  唐閑尋找著殺死塞壬的機會,塞壬的內心卻還對康斯坦丁他們抱有一絲希望。
  
  他希望看到唐閑忽然死去,希望外面的七百多名審判騎士能夠殺死唐閑。
  
  期望隨著時間變得強烈,但又開始自我懷疑。
  
  他很想退離夢境,可問題在于他無法離開這里。
  
  塞壬就像是一個惡客,闖入了某間宅子里,打算喧賓奪主,占地為王。
  
  他一直以來都是這么做的,無數人的意識被他更改,記憶被他窺探。
  
  可唐閑不一樣,唐閑是一個比劫匪還要兇狠的刁民,一旦闖進了他的宅子,打劫的可能就變成了被打劫的。
  
  整個意識幻境已經被鎖死,沒有任何離開的可能性。
  
  這是一個不死不休的戰場。
  
  而唐閑與塞壬的距離也越來越近。
  
  塞壬有些驚慌,他知道物理意義上的進攻對唐閑沒有作用。
  
  但不想這個人的精神也如此強大。
  
  唐閑識海里的怪物們已經被完整的展示了一遍,但唐閑抹殺這些怪物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直到退無可退避無可避,塞壬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要在夢里,跟這位伊甸魔童正面交戰。
  
  唐閑沒有回憶小時候被塞壬欺負的種種畫面,也懶得發表什么勝利感言。
  
  他現在只想趕緊結束戰斗,他奔向塞壬,速度越來越快!
  
  塞壬的心跳聲如同重鼓一般,他恐慌的看著唐閑的拳頭,預感到了極其強烈的危機。
  
  恐懼讓塞壬也顧不得其他,不再只是萬獸,唐閑記憶里的任何東西他都開始瘋狂的召喚。
  
  形形色色的人類,昔日的同學,老師,朋友,上司……這些人都被塞壬拉出來。
  
  他像是溺水的人在用做最后的掙扎,不管是誰,只要能夠攔住這位伊甸魔童就好。
  
  但唐閑沒有停。
  
  這些人對他來書終究是如同夢幻泡影一般,他甚至不需要揮手了,目光一掃,一切形形色色的記憶全部化為齏粉。
  
  他與塞壬的漫長追逐,這場夢里的召喚對決也終于到了尾聲。
  
  塞壬有些絕望的看著唐閑逼近的身影。
  
  他明明比唐閑更快,卻腿抖的無法發揮全部的速度。
  
  第一次遇到在夢境意識里,能夠如此霸道的拆解自己所有手段的人,以至于塞壬產生了一種唐閑不可戰勝的錯覺。
  
  生死之間,塞壬的大腦也開始急速的轉動,想要想出能夠困住唐閑的辦法。
  
  拳風呼嘯。
  
  唐閑與塞壬之間再無任何阻礙。
  
  他不知道外面的情況怎么樣,但句芒顯然已經帶著迦尼薩拖住了烏拉諾斯和康斯坦丁。
  
  局面是三對三。只要自己解決掉塞壬,勝負的天平便會大幅度傾斜。
  
  他的拳頭迅猛果斷,這一路上無論萬獸還是人類,都沒有讓唐閑的意志有絲毫的動搖。
  
  但就在將要砸向塞壬的一瞬間,唐閑忽然聽到了一聲稚氣的叫喊。
  
  “唐閑?!?br/>  
  他的整個聲音戛然而止。
  
  那狂暴的拳勢也頓時停住。
  
  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睜大了眼睛,帶著些許的恐慌與不安。
  
  她呆呆的看著唐閑,場景依舊是多年不變的人工湖湖畔,她依舊是那年的模樣。
  
  沒有任何進攻或者阻攔的意圖,卻就是讓這個勢不可擋的男人給停了下來。
  
  塞壬瞪大眼睛,呼吸急促,他同樣驚駭,沒想到在七號的記憶里,能夠阻擋住他的人,竟然是一個小女孩。
  
  他大概懂了一些,作為這個世界負責管控娛樂行業的幕后之人,塞壬想著這大概是唐閑的某個小玩具?
  
  就像是那些富裕的男人會將各種美麗的女人當做玩具,有些玩具的年齡甚至讓常人難以理解。
  
  塞壬慢慢的退開,夢境會隨著主人的情緒而發生變化。
  
  他能夠感覺到唐閑的情緒極為濃烈的波動著。
  
  這一整個夢境似乎不再如同此前一般固若金湯。
  
  唐閑就定定的站著,看著那個小女孩若有所思。
  
  如果當年沒有遇到那個孩子的話,自己現在是什么模樣?大概會變得跟身后的人一樣讓人討厭?也許朋友也沒有如今這么多?
  
  也許在得到全部回憶后,對養父養母的感情就會變得很淡?
  
  他微微的搖頭,幅度很小??雌饋砭拖袷钦麄€人怔住,一動也不動。
  
  塞壬露出狂喜的表情,就像是終于在七號聚滿了怪物的記憶里,找到了一個真正的克制他的怪物。
  
  他滿心歡喜,估摸著大概很快唐閑就會因為強烈的情緒波動,讓這個牢固的夢境瓦解。
  
  唐閑退了幾步,來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當年那件事已經過去了快十年。十年里他認識了不少人,經歷了不少事情。
  
  他揉著女孩子的頭發,之前其實不曾做過過于親密的動作,但現在他覺得還是不太妥當,便又將這個呆滯的小女孩抱?。?br/>  
  “回到你的天堂里去吧?!?br/>  
  塞壬的笑容忽然僵住。
  
  因為整個夢境就像是即將產生裂痕的巨蛋一樣,可這種強烈的崩塌跡象卻忽然間停止。
  
  唐閑懷里的那個小女孩,也如同所有之前的幻象一樣,開始慢慢消散。
  
  塞壬知道人類是有執念的,在夢里如果遇到了執念所在,很難從中掙脫。
  
  七號回過神的過程讓他覺得快的不真實。
  
  直到那個小女孩的身影徹底消散,唐閑才緩緩站起來轉過身看著塞壬,就像是知道塞壬的內心一樣:
  
  “我跟你不一樣。這個世界,存在著真正愛我的人。你召喚的這個笨蛋,恰好是最不可能來妨礙我的。
  
  我對她也沒有什么執念,我只希望這個世間是有天堂的,那是她的歸宿?!?br/>  
  就像是對夢境的掌控權力更大了幾分,唐閑這一次直接來到了塞壬面前,二人的腳下的地面似乎急速的縮短。
  
  塞壬不知道為何,看著唐閑的那張滿是殺氣的臉,就像是看著一個惡魔。
  
  他開始瘋狂的逃跑,卻始終無法甩開與唐閑的距離。
  
  在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托起的時候,塞壬終于徹底絕望起來。
  
  唐閑的手握住了他的脖子,以森寒的語氣說道:
  
  “我也希望這個世界是有地獄的,因為那將是你的歸處?!?br/>  
  血液噴濺而出。
  
  夢境里唐閑一只手貫穿了塞壬的胸膛。
  
  夢境外,塞壬的身體撲通的一聲,跌落在地再也爬不起來。
  
  (//)
  
 ?。?。: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