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二十一章:宋大事件與唐小事件

第二十一章:宋大事件與唐小事件

對付與自己一般的存在,越是細致的計劃,其實越限制了自己可以選擇的策略。
  
  唐閑的計劃遠遠沒有到復雜的程度,只是有些跳脫,這樣的跳脫帶著一些不穩定因素。
  
  送走商路和鐘秀秀后,他并沒有返回三十九堡壘觀看結果。
  
  因為無論結果如何,都是對他有利的。
  
  只是計劃實施前,必須要找到一個地方。
  
  神座堡壘。
  
  每個堡壘與堡壘之間都有著特有的通道用以聯系。
  
  唯有神座,這個用于培育秩序之子的堡壘,處在隱蔽之中,是沒有任何通道能夠前往的。
  
  在人類已知的世界地圖里,也無法找到神座堡壘的信息。
  
  這座神秘的堡壘,只有六個人知曉其存在。
  
  唐閑便是其中之一。
  
  但現在的他,也沒辦法前往神座。
  
  因為前往神座的方法,是通過特殊的便攜傳送裂縫。
  
  現世界與現世界的傳送,會對身體帶來毀滅性的災難,且傳送效果極不穩定,故而只能傳送死物。
  
  神座不同,神座堡壘就像是一個存在于特殊世界的地方。不過即便如此,尋常的傳送裂縫也無法標記那個地方。
  
  只有幾位特殊的傳送裂縫能夠到達。但擁有這種特殊傳送裂縫的,只有秩序之子。
  
  這也是唐閑推測父母曾經是秩序之子的原因。
  
  唐閑沒有這樣的裂縫,羲和死去的時候,他將羲和撕碎,也沒有找到什么有價值的遺物。
  
  唐閑此刻就蹲在往日于湖心小筑里釣魚的地方。
  
  手里拿著一根樹枝在水面胡亂的比劃著,像是一個沒有事做陷入了某種奇怪思考的小孩子。
  
  他發神的看著水面,手里的比劃也都是沒有任何規律的。
  
  許久之后,他才站起身來,太陽的方位來看,已經是黃昏時分。
  
  他搖了搖頭,想著大湖里之上的湖心小筑,可不就是這座魚塘的“神座”么:
  
  “果然現在還是去不得。但我可以把他們請出來?!?br/>  
  腦海里的全部細節過了一遍之后,唐閑確信人間動蕩之后的大決戰不會與自己預想偏離太遠,他打開了傳送裂縫——再次回到了三十九堡壘。
  
  ……
  
  ……
  
  三十九堡壘的第四層依舊還處在一種喧鬧中。
  
  世界各地但凡有網絡的地方,都第一時間看到了第九層的直播。
  
  對于頂峰的人來說,這意味著人類世界的第一把交椅即將變動。
  
  對于大多數金字塔居民來說,或許還處在第九層一小步,人類文明一大步的美好幻想里。
  
  唐閑想著,他們對審判騎士現在有多推崇,之后便會有多憤怒。
  
  這倒也不是壞事。
  
  再次折返三十九堡壘,倒是與宋缺和黎萬業的選舉無關。
  
  唐閑來到了華科院。
  
  這里的科學家們對于周遭的變化,似乎顯得有些遲鈍,并沒有發現鐘秀秀和商路的離開,是一去不回的離開。
  
  他前往了華科院的前臺,打算碰碰運氣,料想自然之眼的人前來華科院,對于華科院而言,是一件值得被記載的大事情。
  
  前臺服務的小姑娘是記得唐吉坷德老先生的。
  
  作為商路婚禮的證婚人之一,一番怪異的發言讓人印象深刻。
  
  最主要的是有錢。
  
  “啊,您是來找商路博士嗎?他就在辦公室里?!?br/>  
  小姑娘很熱情。華科院的前臺很閑,她的手機里也在播放關于第九層的直播。
  
  于小喆和林森將這場人類文明探秘,弄得很有噱頭,這也是第一次金字塔歷史上,有開拓新層級在第二時間就讓全世界人一同知曉的。
  
  “沒有沒有,可愛的女士,這一次我是來問問,自然之眼的考察團是否前來過華科院。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歡與這些聰明的年輕人打交道?!?br/>  
  “有的有的!您等等!”
  
  唐閑顯得很耐心,這件事并沒有抱什么希望。
  
  但不多時,小姑娘卻給了一個意外的驚喜。
  
  “找到了。他們的確來過。而且這次就是專程與我們華科院交流,現在住在北濱街的國際酒店?!?br/>  
  “非常感謝您的幫助,他們沒有離開?”
  
  時間畢竟過了有一個多月,尤其是羲和才死去不久,唐閑沒想到句芒如此坐得住。
  
  “沒有呢,好像他們留下來,都與商路博士有些關系?!?br/>  
  祖頓圣樹。
  
  唐閑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個。
  
  即便商路和鐘秀秀嘴巴嚴實,句芒或許也會有所發現。
  
  但他臉上的表情還是很平靜,一切仿佛都很合理。
  
  “非常感謝你的幫助?!?br/>  
  唐閑慢慢的離開,前往了句芒的所在地。
  
  能夠如此“巧合”的不通過康斯坦丁找到句芒,是一件幸運的事情。
  
  唐閑不太信運氣,他只能想到,也許句芒也在等著誰。
  
  于唐閑趕往北濱國際酒店的同時,第八層的權力者們的會議,也達到了尾聲。
  
  ……
  
  ……
  
  三十九堡壘第八層。
  
  大禮堂內的景象其實比外面更震驚,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各個堡壘的領主們從來沒有想過有哪個領主會把自家最為核心的東西,轉播給人看的。
  
  黎萬業的臉上更是陰晴不定。
  
  黎錚與齊尋無法想象,宋缺是如何悄無聲息的做到了也許往后推三十年都不見得有人能辦到的事情。
  
  黎小年最為驚駭,因為他知道這一切是誰在幕后操控。
  
  每個人的表情都各有不同。
  
  對于方才那些急忙表態過的人來說,現在顯得有些焦慮。
  
  對于討厭黎萬業的人來說,表情就很微妙。
  
  而宋家人,宋耕朝驚訝了許久,知道這一切成就再與宋家無關,但也老懷安慰。
  
  而宋勤文宋勤武兩兄弟,乃至宋家的親戚們,則是尷尬與畏懼。
  
  宋缺將這些盡收眼底,忽然覺得,人類果然是很復雜的生物。
  
  他并不開心,相反覺得有些惡心,卻又有些想笑。
  
  圣地堡壘開啟了第九層,這件事帶來震撼實在是太大,局面徹底變動。
  
  但宋缺還是知道,自己要徹底收服人心,要敲山鎮虎,還得放些餌。
  
  “圣地堡壘這些年,在卓鶴領主的一些政策下,其實積攢了不少財富,只是一直藏而不顯。
  
  即便是不比科技,不比層級,在財力上,圣地堡壘也是當之無愧的最強。
  
  至于科技,核心項目上,圣地堡壘在以前沒有拿得出手的。但現在有了。
  
  第九層擁有了強于青銅審判騎士的白銀審判騎士。
  
  這便是圣地堡壘的科技,至于兩種型號的新型兵器差異,我想只要不笨的人,都會知道后者是更為強大的型號?!?br/>  
  宋缺的目光掃過全場,認真的說道:
  
  “我支持方舟計劃的實施,但我不收取各家的核心科技,堡壘領主們最為核心的權力也不會低于我,我只關注一點,便是確保圣地堡壘能夠最先進入第十層,能夠無條件得到各位的魂晶支持。
  
  但這些絕對不是讓各位無償提供,為了表明誠意,我會將審判騎士,乃至白銀審判騎士的制作方法,公布出來?!?br/>  
  宋缺的話語再次如同巨石落入深潭,激起千層浪花。
  
  對比黎萬業,宋缺開出的條件,簡直跟白給一樣實在。
  
  透露著一股子人傻錢多過于耿直不會做生意的蠢勁。
  
  以至于有些不真實,但利益當前,還是讓這些人中,最后一片支持黎萬業的人也倒戈了。
  
  只有黎萬業知道,宋缺說的這些意味著什么。
  
  “你和你背后的人,都瘋了嗎?公布審判騎士的制作方法,你可知道會引發什么后果?”黎萬業認真起來。
  
  “當然知道。但這個世界還是有比追逐權力更有趣味的事情,您女兒就知道這一點,為何您就想不明白?”
  
  黎萬業一愣。黎錚和黎小年也都望向了宋缺。沉默了片刻,黎家父子最終沒有多問什么。
  
  這場大會對黎家而言,已然沒有了任何意義。
  
  在半小時后的投票里,宋缺不出意外的,以壓倒性的優勢取得了勝利。
  
  人類聯盟最終沒有解體聯邦制度。
  
  只是圣地堡壘,成為了一個朝圣圣地一樣的存在。
  
  宋缺收取的只是高階礦區生物的魂晶,除此之外,其他所有資源都不取毫厘,權力也不做任何分割。
  
  這樣的一股權力場中的清流,讓所有人折服。
  
  事實上每個人都知道,宋缺若要爭權奪勢,只能是功勛而非謀算。因為這樣正直的人往往活不過一集。
  
  今日的結果也只是個例,因為他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人們無法想象這么一個年輕人背后是如何擁有如此龐大的財富。
  
  開拓第九層的魂晶自不必多說,主動公布審判騎士的制作方案,這在人們看來就像是跟錢有仇一樣。
  
  黎家的地位談不上一落千丈,但最大的生意,審判騎士這一塊兒的收入徹底斷了。
  
  其野心也因為宋缺的出現而被瓦解。
  
  瘦死的駱駝是比馬大,卻終究再無法走到巔峰。
  
  ……
  
  ……
  
  時間一連過去數日。
  
  這幾日間,各個堡壘上至領主下至底層居民都處在亢奮中。
  
  圣地堡壘依舊封鎖的很緊。
  
  世界各地所有的新聞都是圍繞宋缺展開。
  
  這位宋家公子的傳奇經歷有了許許多多聽起來靠譜與完全不靠譜的傳說。
  
  這自然也與媒體有關,在布景和于小喆的努力之下,很多媒體都開始為宋缺造勢。
  
  在宋缺占據所有新聞的時候,其實也有一些小新聞出現過,但并沒有激起多少水花,就被方舟堡壘和領主的其他新聞淹沒。
  
  比如三十九堡壘第四層,一個疑似面具菜刀俠模仿者的怪人,提著一顆女人的頭顱與男人的頭顱,大搖大擺堂而皇之的打開了傳送裂縫,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地點就在北濱國際酒店的廣場處。
  
  這件事若發生在林肯堡壘,不過是哥譚小區人們的日常。而在三十九堡壘則是影響極為惡劣的犯罪事件。
  
  在現場的監控視頻里,能夠依稀看到女人有著墨綠色的頭發,是華夏人。
  
  而男人則是黑膚色卷發,像是印度人。
  
  至于兇手則十分囂張,像是在做著某種恐怖行為藝術。
  
  他臨走之前,對著鏡頭說道:
  
  “下一個就是你?!?br/>  
  這次事件關注的人不多,大事件總是會掩蓋小事件。黎家也有意隱瞞,但黎萬業實際上是十分重視的。
  
  他背后的那個年輕人,要求黎萬業一定要查清楚。
  
  這個秋天對于三十九堡壘來說,似乎注定是一個多事之秋。
  
  北濱國際酒店的事件尚未落幕,人類的世界里,又出現了更為震撼的一幕。
  
  ……
  
  ……
  
  冬天就將到來,對于堡壘內部的人來說,這只是一種象征意義的季節更替。
  
  堡壘里,一年四季溫度并無差異。
  
  四季的叫法也只是一種習慣。
  
  在入冬前的一周,宋缺兌現了他的承諾,向領主們公布了審判騎士的制造方法。
  
  只是這個公布過程,遠比這些領主們想象中還要“透明”。
  
  世界各地的電視墻上再一次的統一播放著某個人的講話。
  
  所有的造勢都是為了增加宋缺的公信力,讓這個世界出現一個即便說烏鴉是白的,人們縱然不會相信,也會下意識去思考一番的人。
  
  宋缺便是這樣的人。
  
  這樣的人,在全世界的人們面前,一點一點的解密審判騎士的設計原理。一點一點的講述這個人類最強兵器是如何通過類似青銅的奇特金屬元素慢慢腐蝕人類。一點一點的讓人們明白,生命變為了非生命的過程。
  
  這一切就顯得觸目驚心。
  
  “我們無法通過直播制造審判騎士的過程來向諸位證明我的話,因為那樣就勢必會犧牲一個人類。我想要各位相信,那些成為了審判騎士的人……已經不再是我們的伙伴。他們只是一尊任由領主們操控的機械。
  
  他們不會榮歸故里,不會在戰爭結束后再回到我們的身邊。他們也不再擁有自己的名字與身份。
  
  不管是物理意義還是精神意義上,他們都已經死去?!?br/>  
  宋缺的話音里,帶著淡淡的悲傷。
  
  這些輕飄飄的話語,仿佛刮在荒原的猛烈風暴。
  
  一直以來,覆蓋在人們意識里的關于金字塔的種種美好,在這場風暴里,開始涌現出裂痕。
  
  那些領主們萬萬沒有想到,宋缺所謂的公開——竟然是像全世界公開!
  
  妙書屋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