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十四章:康斯坦丁的真正繼承者

第十四章:康斯坦丁的真正繼承者


      黎萬業眼前的這個男子極為俊美,黎萬業不得不承認,即便是見慣了黎小年這樣的臉,也依舊會驚訝塞壬的氣質獨特的美貌。
  
      嫵媚優雅這樣的詞形容男子顯得多少不合適,對于塞壬來說這個詞卻很貼切。
  
      在娛樂行業里有很多美貌的男人與女人,但幕后的金主往往就顯得很平凡甚至是腦滿腸肥大腹便便。
  
      塞壬不一樣。
  
      作為全世界最大的娛樂公司一把手,幾近壟斷的行業的巨大資源擁有者,塞壬本身,就是一個帥氣絕倫的男人。
  
      他也會出席各種場合,總有人會想著這或許是某個明日之星,但很快就改變了想法。
  
      他的目光看著任何人,那個人都會不自覺地自慚形穢。
  
      大多時候,他穿著一襲黑色的燕尾服,像是某個等待演出的精靈,又或者某個宮廷里的表演大師。亦如今日。
  
      “七號是一個很難被掌控的人,我必須承認,我們都小看了他。
  
      命運似乎也偏幫著他,我也沒有想到,有一天他也會帶著千軍萬馬,來與生育他的這個世界為敵?!?br/>  
      塞壬就像是認識了黎萬業很久,他眉眼中帶著讓人沉醉的憂郁,似乎在說著美麗卻又錯誤的過往。
  
      “與他們幾個相比,其實我是很同情七號的,雖然欺負他真的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但誰還沒有個不那么完美的過去呢?
  
      可惜了,我與他沒辦法成為朋友。哪怕我跟他一樣,討厭著其他人。但飲過了權力的酒,又哪里喝得下平淡寡味的人生?”
  
      黎萬業始終沒有說話,這種感覺就像是眼前這個如同仙境里走出來的男人,只要他開口,周圍的一切就都得安靜的聆聽。
  
      “烏拉諾斯,羲和,句芒,迦尼薩……他們的代號都是至高的神明,而康斯坦丁則是除魔者,唯獨我,代表著海妖,本該是他們之中的異類。
  
      異類與異類之間是該相互吸引共鳴的??蓱z的七號,卻并不愿意接受我的招攬?!?br/>  
      像是完全忘記了此行的目的,塞壬就這么當著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開始回憶往事。
  
      “為什么他要離開我呢,我可憐的普羅米修斯,他走之后,我的人生變得非常的無趣。
  
      得知他還活著,還除掉了羲和,這真的是一件讓人覺得興奮的事情,黎萬業先生,你懂那種久別重逢的喜悅嗎?
  
      啊……可惜我還不能與他相見,至少我該給他備一份見面禮?!?br/>  
      如果說唐閑的演技是突出真實。
  
      那么塞壬的演技特點,便是突出浮夸。
  
      黎萬業看著一秒陷入了憂傷回憶的塞壬,一直在想,這個人或許是丟失了某個好友。
  
      可下一秒,塞壬的表情就帶著扭曲與猙獰:
  
      “他真的該好好彌補這二十年來,虧欠我的,乏味的人生!”
  
      血絲布滿了塞壬的雙目,這猙獰的神情即便在如此美貌的一張臉,也顯得恐怖陰森。
  
      黎萬業始終沒有說話,就像是精神被塞壬引導著。
  
      “對不起,嚇到了您,黎萬業先生,作為人間我最大的擁護者,你給了我一支強大的部隊。
  
      黃金審判騎士乃至更高級別的千夫長,都已經無法再制造。屬于不可再生的資源。
  
      那需要海量的魂晶,我們鼓勵人類去礦區獵殺,也賦予人類力量,可即便如此,進度還是太慢。
  
      也只有在真正一統那個世界的戰斗中,在神蘇醒的時候,我們才會派遣出這些力量。
  
      但青銅騎士不用。老實說,我都沒想到你能在如此短的時間里,制造這么多的青銅騎士。
  
      太了不起了,你的情緒不是很穩定,可憐的七號,一定是用很強硬的態度要挾過你了,對吧?”
  
      塞壬的目光又變得溫和起來,剛才那個滿臉猙獰扭曲的怪物似乎不曾存在。
  
      “不用擔心,他并不是真正的伊甸魔童,他是貨真價實的半神,雖然是我們之中最為弱小的,雖然得到了惡魔的饋贈,但伊甸已經被覆滅,再殺死一個余孽,也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br/>  
      黎萬業是能夠聽懂塞壬的這些話的,在唐閑與他商討細節的時候,唐閑對黎萬業也提及到了領主之的存在。
  
      只是很奇怪,思維總是無法去想別的事情,無法去算計眼前這個年輕人。
  
      隱約間,黎萬業意識到自己的精神似乎在被操控著。
  
      他想要反抗,卻根本無從反抗。
  
      塞壬的嘴角掛著玩味的笑容,同樣察覺到了異樣:
  
      “你真是一個有趣的人類?!?br/>  
      海妖靠著聲音,便能夠迷惑他人,這只是塞壬最為基礎的能力,他的戰斗手段更為強大。
  
      但在沒有人可以使用天賦的礦區,這種最為簡單的能力,也足以輕易的蠱惑一名領主。
  
      哪怕這個領主是黎萬業。
  
      黎萬業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記憶都被窺探到。
  
      “我忠心的奴仆,不管七號對你說了什么,你都不需要理會。
  
      在未來,你就是青銅審判騎士,乃至白銀審判騎士的統御者。
  
      人間所有的堡壘,都將跪拜在你腳下,臣服于你的武力。
  
      你不用去擔心,你的戒指雖然只是殘次品,但我作為你的主人,會給予你絕對的支持,只要你忠誠于我,我又怎么會剝奪掉你的權力呢?”
  
      黎萬業的意識因為驚駭而稍微有所清醒。
  
      他忽然意識到,也許這個男人……便是唐閑所提及的細節里,那幾個秩序者之一。
  
      但就在黎萬業這般想的時候,塞壬像是窺見了這些想法,他興奮的看著黎萬業:
  
      “有意思。原來他已經對你提及了我們?!?br/>  
      黎萬業想要讓自己不要去想,不知道為何,如果這個人真的是秩序之子,那么本該是今日自己面對魔童時的援軍。
  
      可黎萬業意識深處,還是對塞壬感到一絲恐懼。
  
      這種恐懼并不亞于唐閑,塞壬的出現,甚至證實了唐閑的一些說法。
  
      他拼命的想要抵抗,讓自己清醒些??蔁o論怎么集中精神,也都無法阻礙意識的崩潰與渙散。
  
      足足十分鐘的時間里,黎萬業感覺到時間的維度仿佛都變了,自己像是經歷了漫長到嚴的等待。
  
      一切都已經結束,這種被人看透的感覺,甚至比唐閑盯著自己的時候還要嚴重。
  
      就像是再也沒有了任何的秘密。
  
      塞壬輕笑道:
  
      “你不用擔心,凡人被惡魔蠱惑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你是我最得力的仆人,雖然你我是第一次遇見,但你終究是壯大了我的軍隊,沖著這份功勞,你可以活下去。
  
      但以后,可千萬不要再信仰不堅定了?!?br/>  
      黎萬業神情有些恍惚,這位人間第一的梟雄,面對高高在的秩序者,就像是一個意識崩潰表情僵硬的玩偶。
  
      他很滿意這次的窺探,將要離開的時候,他停下腳步,輕聲說道:
  
      “你這次提供了不錯的情報,我們之中的叛徒,原來真的是那個女人。作為獎勵,無論你要對其他堡壘的領主們做任何事情,我都不會干預?!?br/>  
      ……
  
      ……
  
      礦區,三月之澤湖心小筑。
  
      人生的樂趣并非一直閑適,忙里偷閑的閑,總是最為快樂。
  
      離開了三十九堡壘后,唐閑就直接來到了礦區。
  
      他這些日子,大概最悠閑的一天,便是與黎小虞散步的那天。
  
      今日他在釣魚,這是很久沒有做的事情。似乎又變成了那個懶懶散散的唐閑。
  
      在得到了饕餮的能力“食髓知味”后,他的身手在人類世界已經堪稱頂尖。
  
      嗅覺的反饋,加精準的射擊,尤其是阿卡司這種頂尖刺客的指點,所以唐閑想要潛入黎家并不難。
  
      誰又會想到第六層,黎小年的通行卡會帶來一位刺客?
  
      他沒有去看黎小年,這一家子人怪怪的。
  
      姐姐是個病嬌,弟弟是個姐控,父親是個野心家,兄長反而是最正常的。
  
      對于黎家,唐閑其實有一句話是沒有在演的。
  
      他不介意殺掉黎萬業。
  
      如果將來真的有一天,在讓人類逃離秩序者枷鎖的道路,黎萬業是那塊絆腳石的話。
  
      今日的一番招募,主要是因為黎小虞。
  
      這是一個很頭疼的事情。殺掉黎萬業,直接將備用的計劃,也就是扶植宋缺作為第一計劃,雖然過程曲折壯烈了些,但效果會更好。
  
      可想到黎小虞大概會很難過,唐閑還是選擇了保住黎家。
  
      結果難料,但至少無愧于黎小虞。
  
      隨后他又想著,一個優秀的餌,想要咬的魚就不止一條。
  
      所以他稍微做了些變動。
  
      魚竿輕輕晃動,有微風吹拂而過,秋日的陽光落在唐閑臉,一切愜意而又美好。
  
      他輕輕收桿,一條肥大跳騰的青鱗魚鉤。
  
      唐閑笑道:
  
      “這可真是一條大魚?!?br/>  
      ……
  
      ……
  
      百川市。
  
      宋缺又一次睜開雙眼,看著臥室里的天花板,整個人的神情處在一種迷茫與震撼之中。
  
      眼中的一切似乎都變得很慢,還有一種極為錯亂的感覺,明明視線中的一切都在按照正常的軌跡游走。
  
      但是識海里,卻顯現出了數秒鐘之后的場景。
  
      宋缺一時間有些不適應。
  
      隨后他本能的開口道:
  
      “請進?!?br/>  
      “嗯,我剛醒?!?br/>  
      在宋缺的話音落下后幾秒,才傳來了有人敲門的聲音。
  
      是喬珊珊。
  
      她聽到了隔壁的動靜,以為是鈴衣在照顧宋缺,便想著來幫忙,開口問道:
  
      “我能進來嗎?”
  
      隨即她發現門開著的,看著宋缺正一臉思考狀的看著天花板,喬珊珊驚喜道:
  
      “??!你醒了?”
  
      宋缺微微一愣。
  
      猛然意識到,自己回答了幾秒鐘之后才會出現的問題。
  
      這個世界簡直就像有了延遲一樣。
  
      “嗯,我剛醒?!?br/>  
      他又說了一遍說過的話。
  
      隨即又下意識的想要說道:
  
      “不必麻煩,我這會兒不餓的?!?br/>  
      不過這一次他適應了,忍住沒有說出這句話。
  
      “你餓不餓,我給你弄些吃的?”
  
      “不必麻煩,我這會兒不餓的?!?br/>  
      宋缺開始慢慢習慣。
  
      也很快想到了原因。
  
      這就是最強秩序之子的血清,這種強大到讓自身有些失控的基因,使得自己不自覺的就使用了天平之眼。
  
      絲毫沒有以往的負擔,就輕易的看到了幾秒鐘之后的未來。
  
      不僅僅如此,宋缺甚至感覺到了自己的計算能力,記憶力都有所提高。
  
      空氣里的塵埃,流動的氣流,這些難以察覺的微小變化,都比以前清晰了數倍。
  
      即便是天賦消失之前,即便是在礦區最巔峰的時刻,宋缺也不曾有這么玄妙的感應。
  
      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隨即關閉了天平之眼。
  
      這種以往戰斗時才能開啟的作弊能力,如今就像呼吸一般隨意自然。
  
      隨著天平之眼的關閉,腦海中終于不再是未來的畫面。
  
      意識和現實的“延遲”消失。
  
      “你有沒有感覺到不適應?”
  
      喬珊珊作為醫生,自然還是關心宋缺的,這種血清注入手術,很容易引發一些異變。
  
      唐索野便是一個例子。
  
      宋缺微微搖頭,笑道:
  
      “沒有不適應……兩次都是勞累你照顧我,真是太感謝了?!?br/>  
      喬珊珊臉一紅,清咳一聲說道:
  
      “我是醫生,這是我該做的?!?br/>  
      “喬小姐,你去忙吧,我這里已經沒事了?!?br/>  
      “啊,我不忙的!有沒有事,你說了不算,我這個醫生說了算?!?br/>  
      宋缺愣住,隨后點點頭。
  
      喬珊珊直接握著宋缺的左手,開始把脈。
  
      宋缺這樣的老實人,自然沒想過這是喬醫生在利用職務之便來揩油。也就老老實實的,乖巧至極的由著喬珊珊握著自己的手。
  
      揩油歸揩油,喬珊珊還是認認真真做了本職的。
  
      她有些詫異——宋缺的脈象也太健康了些。
  
      這自然是好事情,但就在早,她才檢查過,并沒有這般蓬勃的生命力的。
  
      “沒問題的吧?”
  
      “沒問題,你現在什么感覺?”
  
      宋缺看著自己的右手,若有所思。
  
      他忽然明白了當年那個康斯坦丁,到底是一個怎么樣的怪物了。
  
      原以為移植的天賦終究比不自己原本的天賦,可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自己接受了一份多么貴重的禮物。
  
      他輕聲說道:
  
      “我現在……感覺自己很強大?!?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