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八十章:自由的堡壘

第八十章:自由的堡壘


  林肯堡壘,第二層。
  自由美利堅,槍戰每一天。
  最早阿卡司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以為這是一個段子。
  畢竟在華夏的五十六座堡壘里,很多人對林肯堡壘很憧憬。
  仿佛這里是天堂是黃金鄉。樓主好人,下輩子美利堅這句話的興起,最初便是如此。
  似乎各個堡壘都是不好的,而林肯堡壘的種種都是好的。
  阿卡司自然認為這種思想的人有病,現在來到了林肯堡壘,他更加確信這一點。
  這是一個貧富差距大到難以想象的堡壘。
  底層自不必說,所有堡壘的底層文明都還停留在奴隸時代。
  而第二層到第四層,就能看出這個堡壘的民眾態度。
  至于第五層往上,那都是機密區域。
  阿卡司和唐索野還有元霧這些天,一直以旅行者的身份在第二層的廉價公寓里住著。
  即便只是第二層,林肯堡壘里也能看到很多極具奢華的建筑。
  這里有著極為繁華的商業街,對比過來,與香榭麗大街也絲毫不差。
  但可能繞過幾個街區,就忽然變成了哥譚市里陰暗的巷子。
  或許會見到幾個臉帶紋身,膚色慘白的癮君子搶劫。
  又或者遠處的某家店鋪傳來了玻璃被砸碎的聲音。
  名為富蘭克林的黑人與名為崔佛和麥克的白人騎著機車在狹小的道路上疾馳而去。
  后邊兒的警察用喇叭大喊著停下。
  走遍的舞女們頂著滿臉蠟黃大叫著帥哥,要炒飯嗎?
  周圍的路人對此見怪不怪。
  在貧民區的街道上,還有大片的工人在游行示威。
  數百年前那個巨大國家的種種景象,全部縮放到了小小的金字塔里時,讓這個堡壘顯得如此的忙碌。
  這里的確滿是機遇,但它并沒有比華夏好,至少在華夏,你打開任何一個論壇,評論區不會起哄qingg。
  在丘吉爾的故居,有一只由純黃金打造的馬桶,是著名的設計師卡特蘭的作品。
  這只馬桶的名字叫做美國。
  卡特蘭希望通過這個純金馬桶來表達對財富過度的尖銳諷刺。
  “無論你吃什么,200美元的午餐或2美元的熱狗,最后上廁所的結果都是相同的?!?br/>  哪怕這個國家,看起來寸土寸金。
  這是對美國最好的詮釋。
  總之在混亂的林肯堡壘里,阿卡司和元霧等人并沒有引起什么關注,他們很低調的潛入了林肯堡壘,一點點的探查著關于進化區的消息。
  人們以為林肯堡壘的消息自由,沒有墻這樣的東西。
  但事實上,墻永遠都有,只是存在的形式不一樣。
  接連數日,阿卡司和唐索野還有元霧,都沒有查出任何消息。
  甚至進化區三個字,這里的人都不知道。
  所以越是發達的國家,其實封鎖信息的能力越強。
  在一家快餐店里,阿卡司端著披薩口味和形狀的營養餐,正在與唐索野和元霧享用午餐。
  同時也確認今日的情報。
  “抱歉……還是沒有找到任何宋缺大人的消息,關于進化區,也沒有找到下落?!?br/>  元霧沒有喜和怒,所以其他情緒變得比較濃烈,說話時總是很容易表現出恐慌,驚嚇的樣子。
  阿卡司點點頭,看了一眼唐索野。
  唐索野飛快的吃著東西,搖了搖頭。
  帶著唐索野來到進化區,其實阿卡司也是希望能夠在進化區,找到讓唐索野恢復說話能力的辦法。
  救宋缺自然是最重要的,只是現在別說是宋缺,便是進化區是否在林肯堡壘,阿卡司都不確定。
  因為他們無法前往第五層,以及更高的層級。
  不同于三十九堡壘。
  三十九堡壘的子民極為順從,對生活滿意度很高。
  層級入口處的守備也就不需要太嚴。
  林肯堡壘可不一樣。
  第二層發生的事情,在第三層第四層也經常發生。
  第四層的哥譚小區大都會小區,中心城小區等等之類的,可每天都有發生亂子。
  相比第二層的洛圣都區來說,這些小區的暴亂更加夸張。
  哥譚區第三人民醫院,也就是阿卡姆精神病院人才濟濟,時不時會跑出幾個病人,然后一整個四層都有的忙。
  而第二層的人們最喜歡看的就是第四層播出的實時犯罪報道。
  所以林肯堡壘的層級守衛,十分嚴密。
  都是最優秀的正規軍配備著最強的設備,且守備數量也遠遠多于其他堡壘。
  阿卡司和唐索野能力強大,卻也沒辦法在如此多守衛面前,潛入到下一層。
  故而這些天來,他們三人一直沒有實質性進展。
  但今日不同。
  在三人用餐的時候,忽然來了一個穿著卡其色大衣,帶著圓頂帽,如同二十世紀的私家偵探打扮的中年人。
  體態臃腫,是那種常年食用可樂和炸雞的肥胖體型。
  簡而言之,肥宅體。
  這位大偵探一屁股坐在了阿卡司的對面,在阿卡司準備驅逐他的時候,他開口說道:
  “我叫斯圖爾特,是一家漫畫店的老板?!?br/>  “我們不看漫畫?!?br/>  “哦,這樣嗎,真是太可惜了,但我賣的漫畫非常特別,我想你們會感興趣的?!?br/>  說著斯圖爾特將自己的名片給遞了出來。
  阿卡司出于禮貌,接過了名片,看到名片內容的時候,他猛然一驚。
  “不要在意,萬一我瞎掰的呢?畢竟干我這一行的,都是出示證件,我比較特殊,段位太低,只能出示名片?!?br/>  “一個CIA的人怎么會是一家漫畫店的老板?”
  “噓!雖然這里很安全,但我一般不喜歡聽到那三個字,會讓我心情緊張。相信我,這個世間最累的工作就是我這行。
  我該死的老板會讓我用各種身份在第二層到第四層巡邏,預防可能發生的犯罪。
  新的身份需要新的工作,這就等于打兩份工,但你卻只能領一份薪水!氣不氣?”斯圖爾特很氣,于是自來熟的拿起營養餐就啃了一大口。
  阿卡司和唐索野還有元霧面面相覷。
  這個大胖子似乎太自來熟了一些。
  但這種身份的人出現在這里的確很奇怪。
  “你們在找的那家廠子,我知道在哪里,我也能幫你們潛入進去?!?br/>  阿卡司說道:
  “進化區?”
  “靠!謝特!你們華夏人的幽默呢?你們不是喜歡用暗語嗎?什么天王蓋地虎,小雞燉蘑菇之類的?!?br/>  “我們很忙?!?br/>  “ok!ok!沒有幽默感的華夏人!總之我能幫你們進去,但你們得答應幫我們做些事情。成交嗎?如果感興趣,具體的細節,我們可以在酒店里頭商議一下。這是地址?!?br/>  “怎么感覺你很冒失?你真的是CIA嗎?”阿卡司覺得眼前這個胖子一臉的不靠譜。
  “相信我,我們跟fbi那些家伙不一樣,我們講究的是滲透,也就是各種地方都有我們的眼線。所以就像有的人表面是貪玩藍月的城主,背地里卻瘋狂的蓋小學一樣!啊哈哈!”
  斯圖爾特大笑著說道:
  “see!我是不是又講了一個華夏的段子?我可是很了解你們的?!?br/>  唐索野直接一副看白癡的表情←_←。
  似乎在表明,阿卡司,這個人別不是個傻子吧。
  阿卡司也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斯圖爾特。
  “好吧,你們這些不茍言笑的家伙,我們這個堡壘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太混亂,高手們都已經去了第四層。
  真正厲害的fbi和cia們都在對付穿的到處犯罪到處留謎語的西裝怪客,或者有著兀鷲鼻子喜歡打傘的瘸子。
  我的級別不夠高,但是我的權限可不低?!彼箞D爾特說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們的?!卑⒖ㄋ菊f道。
  “你們一到林肯堡壘,我們就開始觀察你們了。所以這些天,其實我們一直有監視你們?!?br/>  “真是一個自由的國家?!卑⒖ㄋ局S刺道。
  斯圖爾特大笑道:“哈哈哈哈,誰說不是呢?”
  “所以你也知道我們要做的事情,我相信謎語人企鵝人的后繼者,也比不過進化區的威脅吧?他們就派了你來?”阿卡司很懷疑斯圖爾特這個大胖子的辦事能力。
  斯圖爾特說道:
  “你知道嗎,最開始物理學家喜歡研究永動機,他們都是業界最頂尖的。
  但現在,還肯研究永動機的,都是一群傻子和學生?!?br/>  “你在說什么?”阿卡司問道。
  “端掉進化區,或者說查封進化區,將其間的罪惡揭露出來,就像是研究永動機一樣,
  最開始無數fbi和cia里的精英們都趨之若鶩,想要完成這個壯舉。
  但他們墳頭草都已經比我高了,哈哈哈哈哈?!?br/>  唐索野又露出了←_←這樣的表情,似乎在說,這個人怎么每次提到華夏人的梗就要哈哈大笑一次。
  阿卡司懂了。
  “因為上面都認為這個任務過于危險且不可能完成,所以就反而不重視了?”
  “沒錯,是這樣的,服務生,再來一盤大份的奧爾良烤翅風味營養餐!”斯圖爾特總算讓唐索野驚訝了一回。
  因為唐索野回過神,發現這個人吃東西居然比自己還快!
  她露出警惕的神情。發現這個胖子還是沒那么弱的。
  “所以過往的fib也好,cia也好,在進化區這件事上,就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嗎?”
  “當然——沒有。除了知道這是一個吃人的組織外?!彼箞D爾特很平靜的說道。
  “吃人?”
  “是的,聽說華夏三十九堡壘底層人口大量失蹤?我想大概跟審判騎士有關,但我們這邊可沒有審判騎士,很多人離開了底層就再也沒見回來。
  這一切雖然表明與進化區有關,但我們沒有證據,事實上現在的cia里和fbi里,也有一部分家伙被進化區的人滲透了。
  總之,人口失蹤案件越來越多,但我們對進化區的任務卻越來越少,那個組織正在慢慢變得自由。自由源于強大?!?br/>  阿卡司皺起眉頭,沒想到情況已經嚴重到了這個程度。
  “所以為什么你們不早些聯系我們?”
  “我們必須確定,你們是不是對面的人??茨銈円恢痹趯ふ疫M化區,想來不是敵人?!?br/>  斯圖爾特的奧爾良烤翅風味的營養餐來了。
  唐索野和斯圖爾特開始比拼,在唐小九之后,小姑娘沒想到還有人能夠與自己一戰。
  “情況已經這么惡劣了嗎?”阿卡司沒想到林肯堡壘的兩個重要機構都快到了無人可用的地步。
  “誰說不是呢?我這個常年負責在漫畫店里跟死宅男打交道的眼線,都不得不挑起大梁了?!?br/>  “所以說進化區其實是控制了林肯堡壘的高層?”
  “是的,高層,非常非常高的高層?!币е鵂I養餐,斯圖爾特說道。
  “非常高是多高?總不能是領主吧?”
  “那就太悲觀了些我的朋友,不過也許就是那樣的,誰知道呢,god,這玩意兒真好吃!”
  阿卡司整理著思緒。
  元霧的情緒里沒有喜和怒,在判斷上也許會與常人有差異。
  唐索野也是個腦袋有問題的問題兒童。
  整理戰術,理清行動計劃的事情,自然得靠阿卡司來負責。
  阿卡司說道:“你要我們做什么?”
  “當然是潛入進化區,我們至少能幫你進入第五層,至于去了第五層之后,你們要怎么做,如何保命,得看你們自己的造化,現在的我們是沒辦法給你們任何武力支援的。該死,這就是華夏功夫嗎,小小的身體吃東西居然如此快!”
  趁著斯圖爾特說話的空隙,唐索野瞬間吃了不少東西。
  阿卡司點點頭說道:
  “潛入的事情我們自己解決,你只要把我和我的伙伴送到進化區所在的層級就好?!?br/>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當然早餐和晚餐也是。我的朋友,我們可以幫你們,但你們也得幫我們?!彼箞D爾特說道。
  “怎么幫?”
  “找到進化區犯罪的證據,實驗記錄,資料,任何文件能夠證明他們劫掠了底層人就行,同時也要找到與進化區合作的官員名單?!?br/>  頓了頓,斯圖爾特說道:
  “只要有這個官員名單,我們才知道誰被滲透了。相信我,這其實也是在幫你們,進化區的研究太過禁忌,任由他們繼續掌控這座堡壘,早晚會出事情?!?br/>  阿卡司倒是知道進化區如果控制了林肯堡壘,那該是有多瘋狂。
  想了想,他說道:
  “什么時候可以行動?”
  “等我再吃一份披薩口味的營養餐之后?!?br/> ?。ū緛碛媱澾@章八千字,但是還是拆開吧,我得休息會兒,晚上還有?,F碼的,如果有錯別字本章說提示一下,看到了就改)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