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六十九章:兩個饕餮初見面

第六十九章:兩個饕餮初見面


  在華夏的神話里,有四大神獸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也有四大兇獸,杌,混沌,窮奇,饕餮。
  其中最莫可名狀之物,便是饕餮。
  在諸多傳說里,饕餮與古代龍族似乎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但事實也有說法表明,饕餮與龍沒有任何關系。
  至于真實的饕餮是何樣子,其實只有極少數生物知道。
  這位喜歡顯擺自己知識的饕餮,并不是一個低調之人。
  甚至在十二審判之中,玄鳥認為饕餮比狂妄的燼龍還要討厭。
  有很多生物見過饕餮,之所以說是極少數才知道其真面目,是因為大多數被已經被吃掉了。
  至于饕餮的食譜……從這一點來看,假如燼龍是守序邪惡,那么饕餮則是混亂邪惡。
  它吃古猿,還想吃不周龜,甚至詢問過古猿烤玄鳥大概是什么味道。
  那只古猿自然沒有答出來,然后也被饕餮吃掉。
  能夠說動饕餮的,只有萬獸法庭最至高的法官。
  總之這個奇怪的生物,什么都吃。
  它奇特的外表仿佛也表明它有著多種生物的食性。
  前足似牛蹄,后足似鷹爪,羊身人面虎齒羊角,體型如馭山獸一樣巨大。
  這些特征組合在一起便已經很怪異,但龍首之上已經有嘴,而饕餮的腹部,還有第二張大嘴。
  長滿了獠牙的大嘴掛在腹部,讓饕餮顯得極為猙獰恐怖。
  在接到了玄鳥帶來的法官口諭和提供的線索后。
  饕餮才有些依依不舍的從餓海離開。
  這片天災之海,到處都有著與饕餮生性差不多的天災級生物。
  只是如今,這原本九死一生,殺戮瘋狂獵食的海域,在饕餮用了數天的時間后,就將餓海里最兇惡的幾頭天災生物吃的干干凈凈,險些滅族。
  它已經成了餓海之中的王。
  離開餓海之后,饕餮先是去圣地。
  這一切發生在三日前。
  圣地已經成了廢墟,法庭雇傭祖頓巨人修建的城堡坍塌,守衛天坑的洞穴蛟也死去。
  燼龍和疫源兩個守護者也都被奪走了魂晶。
  周圍的生物也都四處逃竄。
  饕餮對此很不滿。因為沒有任何的食物。
  如果不是身旁的古猿對它來說十分重要,需要靠這只古猿來檢驗學識,饕餮說不定會吃掉它。
  “大人,這里已經沒有任何線索了?!惫旁承⌒囊硪淼目粗吟?。
  被分配給這位最饑不擇食的審判長當侍從,它也是非常的謹慎。
  畢竟前面已經有了七個死去的前輩。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br/>  饕餮不以為意的說道。
  古猿摸了摸頭,一臉茫然。
  【哼,你真是一個沒有學識的,無知的猴子,這句話出自古代詩人顧城的《一代人》】
  “您真是一個偉大而聰明的審判長?!惫旁沉ⅠR恭維道。
  【無知而又好吃的猴子,讓我這位學富五車的人告訴你,聰明形容不了我的才高八斗?!?br/>  古猿哪里敢反對。
  饕餮倒也沒有真的殺死古猿,畢竟這只古猿對他來說還有用處。
  它聞了聞地面。
  作為擁有這個萬獸界最強嗅覺的生物而言,即便這里的氣味已經因為時間原因,而變得幾乎不存在,但饕餮已然可以嗅出來。
  它的嗅覺之強,幾乎算是覆蓋五分之一個萬獸界的究極雷達。
  這種強大到其他生物無與倫比的嗅覺,讓饕餮成了萬獸法庭所有知其存在者,皆不想招惹的生物。
  因為一旦招惹到它,便是躲到天涯海角,它都能找到。
  氣味已經消散的所剩無幾。即便是唐閑在這里,也沒辦法從氣味里嗅出什么來。
  但約莫過了五到六分鐘,饕餮緩緩的抬起頭,說到:
  【兩個氣味,先是去了三月之澤,后是去了天闕平原?!?br/>  古猿知道又可以拍馬屁了,崇拜的說道:“不愧是饕餮大人!太厲害了!”
  【良藥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亏吟芽戳艘谎坶L耳古猿。
  古猿有點懵。
  【出自《增廣賢文》!這以智慧著稱的古猿一族,何其愚蠢!蠢不可言!】
  這話一出,嚇得長耳古猿瑟瑟發抖。
  饕餮又說道: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層之臺,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該啟程了?!?br/>  饕餮往前走去。長耳古猿不敢發聲,默默的跟著。
  不過沒走幾步,這位愛顯擺的怪物又做出了痛心疾首怒其不爭的表情:
  【出自老子,《道德經第六十四章》,哎,天不生饕餮,文道如長夜?!?br/>  長耳古猿終于知道為何那么多優秀的古猿死于饕餮大人之手了。
  饕餮大人太博學了。
  只是這些人類的知識,它到底是從何處學來的?
  長耳古猿無法理解,因為饕餮大人按理來說,與人類是有語言隔離的。
  它不敢問,饕餮也不提。
  饕餮的速度不快,從圣地行往天闕平原,一共用了三天的時間。
  雖然主要原因是長耳古猿跟不上它的速度,但饕餮自己也多有耽擱。
  餓海之中,古猿不知道饕餮是如何擊殺那些海中霸主的。
  但一路前往天闕平原的過程里,它終于見識到了。
  這位如同文豪再生的饕餮,實力恐怖無比。
  在天闕平原往北一百四十里外的密林中,出現了一對埃爾克熊。
  這些完美級生物雖然笨重緩慢,卻也有著完美級生物頂端的防御力和堪比天災級生物的巨大攻擊力。
  但在一心想要吃熊掌的饕餮面前,數十只埃爾克熊的合力進攻就像是給它撓癢一般。
  而饕餮腹中那張血盆大口,如同熔爐一般,能夠輕易的咬碎埃爾克熊鋼鐵一般的皮層。
  但真正讓長耳古猿覺得惡趣味的,并非是饕餮如此血腥的戲弄獵物,而是它在給這些獵物逃生的機會。
  所有被咬傷的埃爾克熊,都奄奄一息,或完整或不完整的躺在地上。
  饕餮這個時候開始提問,作為翻譯的古猿冷汗連連。
  因為這些問題全是來自人類的一些古文。
  但凡答不出來源出處的,全部被饕餮用最殘忍的方式折磨到死。
  埃爾克熊在天闕平原北郊密林的部落,族中生物無一幸免的死去,部族因此滅亡。
  沐浴在熊血之中的饕餮,帶著惋惜和怒其不爭的表情說道:
  【愚昧而又缺乏教化的生物。正所謂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br/>  饕餮看了一眼長耳古猿,它雖然沒有殺死長耳古猿,但那眼神就如同在看一個早晚要死去的生物:
  【出自《論語》?!?br/>  “記……記住了?!遍L耳古猿哪里記得住這些。
  饕餮不以為意,它繼續趕路。在它看來,這個世界本就不可能有能在它的智慧下,與它對抗的存在。
  第三天的時候,它終于來到了天闕平原。
  在天闕平原的邊境,它便聞到了那股濃烈的,來自蛇膽的氣息。
  饕餮陶醉的說道:
  【欲知垂盡歲,有似赴壑蛇。修鱗半已沒,去意誰能遮?】
  不再看向古猿,他自顧自的說道:
  【出自蘇軾,《守歲》?!?br/>  邁著巨大而沉重的步伐,媧蛇一族,迎來了最黑暗的一天。
  在媧蛇的部族里,這些蛇類都居住在天然的地穴中。
  長耳古猿負責傳話,以法庭審判長的名義將媧蛇們召集出來,聚集在白曼聲曾經最愛棲息的山洞外。
  白曼聲喜歡清靜,雖然看起來與蛇群不合,但蛇群們都很尊重白曼聲。
  與狐族和犬族乃至大多數種族不同。
  蛇族的族人都是天災級生物的媧蛇。
  白曼聲也只是天災級boss單位。
  實力上的差距并不巨大。至少不如地獄炎狼和大天狗,六尾狐和九尾那般天壤之別。
  所以蛇族的太平,可以說很大部分原因,源于白曼聲的個人魅力。
  她雖然寡言少語,卻將蛇族治理的很好。
  只是如今,蛇族們聚于天闕平原上,白曼聲多年來的努力,將毀于一旦。
  饕餮也沒有審問誰,它只是抓著一條媧蛇,帶著悲憫的目光。
  長耳古猿還是敬業的,在這種劍拔弩張的氣氛下,它依舊沒忘記自己是一個翻譯,它說道:
  “可憐的小蛇,在你就將死去之時,我會給你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瑣文結綬靈蛇降,蠖屈螭盤顧視閑。鱗蹙翠光抽璀璨,腹連金彩動彎環。出自何處?我給你五秒鐘的時間思考?!?br/>  即便給五個小時,也是沒有意義的,古猿早就看透了這一幕,它搖了搖頭,翻譯了媧蛇的話:
  “我們是受法庭保護的!”
  【法庭?除了法官大人,我想殺誰就殺誰,正所謂殺人莫敢前,須如猬毛磔!】
  古猿自然也照常翻譯了。不過還沒翻譯完,這只天災級生物就被饕餮給無情的塞入了腹中的大口。
  看著這一幕的媧蛇們瞬間盛怒!
  它們本就是天災級的生物,在白曼聲的帶領下,卿九玉這樣的頂級存在,也討不得好。
  作為最為強大的族群之一,媧蛇們幾乎沒有猶豫,與殘忍殺掉同袍的饕餮作戰。
  一瞬間古猿就抱頭逃離戰場,整個天闕平原的溫度瞬間降低了幾十度。
  這些寒系生物雖然的寒冰吐息并不強大,與唐閑那日在湖泊邊激戰的半進化形態的媧蛇相比,弱了不少。
  可勝在數量多。
  數十只天災級生物同時出手,天闕平元一瞬間便被冰封了大半。
  饕餮原本也被凍住。
  但它掙脫開這些冰封的過程太輕松了。
  冰晶之中,饕餮動彈不得,可那張腹部的大嘴,卻似乎沒有受到影響。
  它將那些寒冰吞入,饕餮的皮膚都呈現出淡淡的藍白色的色澤。
  整個身軀似乎都處在極度的寒冷之中,但不多時,饕餮便可以行動自如。
  數十只媧蛇的攻擊手段本比上一次進攻更加強烈,整個天闕平原的溫度如同極北之地的紅蓮凈土。
  可無論冰晶如何覆蓋饕餮,它都仿佛感受不到寒冷一樣。
  就像是得到了寒冰的抗性一般。
  【繼續!越嶺南濱海,武都西隱戎。雄黃假名石,鳥遠難籠。出處何在?】
  饕餮得意的說道,只是隨即它又憤怒起來。
  【該死的古猿居然逃跑了!我要把它的九族吃干凈!】
  沒有了古猿,自然就沒有了翻譯,沒有了翻譯,饕餮的詩句媧蛇們就無法聽懂。
  這就沒辦法證明這些媧蛇是愚蠢的存在。
  但饕餮可不會放過媧蛇們,它瞬間又給自己找了一個強大的理由。
  【連尊敬的饕餮之語都聽不懂,想來你們也不是什么智慧生物,正所謂敏而好學不恥下問!可你們問都不問!】
  饕餮的本性終于暴露出來,它開始瘋狂的向媧蛇們進攻。
  在吃掉了一條媧蛇,以及吞噬了不少寒冰之后,饕餮對媧蛇們的進攻,抵抗能力似乎又提升了一個檔次,幾乎不怎么閃躲。
  【龍蛇百戰爭天下,各制雄心指此溝!】
  它又開始了,盡管聽眾根本聽不懂,媧蛇們聽到的只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怪物吼聲。
  【該死的愚蠢生物,這些詩句我已經刻意降低了難度,都是和蛇有關的,而你們卻沒有一個能回答!】
  饕餮的眼中橙光閃爍,散發著魔王降臨的霸氣威壓。
  以及無盡的怨怒和殺氣。
  【你們,全部,都要死!】
  吼聲震天,冰晶集體破碎。與饕餮相隔較近的媧蛇,幾乎是一被饕餮抓住,就等同于死亡。
  媧蛇的長老們終于意識到了這個怪物的可怕。
  它越是吞食蛇類,對蛇類的抵抗能力就越強。
  仿佛對于饕餮來說,根本沒有體力消磨這一回事,它越戰斗便越強大!
  群蛇想要退離,面對饕餮,它們不能離那饕餮太近。
  可饕餮終究是浩劫級boss生物,即便速度不是長項,也要比媧蛇們快些。
  戰斗變成了拉鋸戰。饕餮要滅掉天災級生物,其實也并非過于容易。因為這些媧蛇不笨,不像最開始那一條媧蛇那般,毫無警惕的就被制住。
  但饕餮終究是強過媧蛇太多。
  數量不過半百有余的媧蛇,在追殺與逃亡中,已經死了十余只。
  饕餮展現出了壓倒性的強大。
  盡管媧蛇們是天災級生物,在這樣的拉鋸戰里,也只是撐了幾個小時。
  它們越來越疲憊,而饕餮則因為吸食了媧蛇,變得越來越強大。
  媧蛇們似乎再要過幾個回合,就會被屠滅干凈。
  【笑盡一杯酒,殺人都市中。羞道易水寒,從令日貫虹!哈哈哈哈哈,你們,無處可逃,唯有一死!】
  饕餮的戰意大起,殺氣狂涌!
  媧蛇們第一次面對這種越打越強的對手,一時間毫無辦法。
  但就在饕餮將要再次發動進攻的時候,它忽然聽到了回應。
  “這首詩的下一句是,燕丹事不立,虛沒秦帝宮。舞陽死灰人,安可與成功?出自李白的《結客少年場行》?!?br/>  “不過聽你念的這么豪氣,你大概以為這首詩是殺人時事宜念叨的豪邁詩句?這首詩不過是李白在譏諷胡亂殺人自以為英雄的敗類?!?br/>  “恰如你,一個又沒有文化又愛顯擺的家伙?!?br/>  饕餮登時怔住。
  它抬起頭,看著天空中不遠處,騎著巨龍的兩道身影。
  巨龍自然是唐飛機,在唐飛機的全速行進中,從阿瑪拉洲北部,飛躍紅土林,樹海,殘時峽谷,血色荒原,最終達到天闕平原,一共只用了數個小時。
  總算在更慘烈的慘劇釀成之前趕到。
  龍背上的男人與女人便是白曼聲與唐閑。
  饕餮的確沒想到有人可以說出這些詩詞的來歷。
  但它沒有與之前的生物一樣對唐閑有誤判。
  在驚訝之余,饕餮露出了邪惡笑容,說道:
  【原來殺死燼龍時零它們的,是你啊,伊甸魔童!】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