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二十八章:卑劣愚昧丑陋不堪的人類

第二十八章:卑劣愚昧丑陋不堪的人類


  冰墻再次生出,沿著結界的邊緣,將人類望向唐閑的視線隔斷。
  巨大的冰墻簡直就像是一座城堡。
  只在須臾間,冰山城堡便堆徹了起來。
  這些堪比堡壘的巨大的寒冰讓每一個人都生出渺小卑微的感覺。
  浩劫級生物的呼吸間,便是如此可怕的破壞力與創造力,試圖將其抹平的人類,該是何等狂妄?
  唐閑看著周圍被冰封堵住,他笑道:
  “你看,我的載具雖然很蠢,但好歹也有0.8冬的智力水準,現在都會一石二鳥了,讓人類無法看到我們的對決,并且封鎖了你的退路,你沖不開這片冰墻,現在必須得面對我?!?br/>  時零警惕的看著唐閑,再也沒有任何輕蔑。
  【你……你到底是誰?】
  “這個問題你已經問過了,之前不能告訴你,現在是已經沒必要告訴你。畢竟你也猜到了一半?!?br/>  唐閑盯著時零獸,看著各種需求變化,準備用吞日的能力致盲它,并觸碰到這只生物。
  只要碰到了,就能像狗皮膏藥一樣貼住它,最后將其制服。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有一些問題要問。
  “我是一個誠實的人,我說話算話,只要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我可以考慮放你走?!碧崎e的語氣很誠懇。
  時零獸說道:
  【你是伊甸族的余孽?】
  “這就是問題所在,你的修辭里,讓我覺得法庭與伊甸族似乎有些恩怨?回答我的問題,你應該知道,這次你已經逃不掉了?!?br/>  唐閑又靠近了兩步。
  【伊甸文明自恃是這個世界的主人,但法庭才是公平與正義的所在,你這只伊甸余孽!】
  高傲的時零并不想如此屈服。
  唐閑也沒有生氣,說道:
  “我沒有想過當這個世界的主人,但我也不認為法庭是公正的化身,像你這么厲害的,萬獸法庭還有幾個?”
  【無知的伊甸余孽,如果伊甸族還在,你或許還能興風作浪,但面對法庭,縱然你有伊甸之力,也只能做一條夾著尾巴的狗?!?br/>  “所以說你作為審判長之一,應該也是個干部吧?總不至于連有幾個干部都不知道吧?”
  唐閑故作鄙視的看著時零獸。
  時零卻沒有上當,說道:
  【法庭的力量,可不比奴役這群人類的力量弱小,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小氣鬼喝涼水?!?br/>  唐閑摸著下巴,思索了片刻后說道:
  “七個?”
  看著時零獸的反應,唐閑搖了搖頭。
  不對。
  “九個?”
  也不對。
  “十個?”
  還是不對,但應該接近了。
  “十一個?!?br/>  時零的反應有了極大地變化當前坦誠度驟然增高。
  唐閑說道:
  “你撒謊的欲望提升了,這說明你要掩蓋某件事,看來是十一個,也就是算上你,審判長有十二個,嗯,是一個很正常的組合數字。跟十二星座十二生肖差不多?!?br/>  唐閑一邊說著,還點點頭。
  時零獸感到不可思議,這個人難不成會讀心?
  唐閑說道:
  “你在里面的實力排第幾?”
  【休要再套出我的話!】
  “算了,我換個問法,如果我把你殺了,你覺得法庭派來的下一個,會是什么水準的?”
  【自大的伊甸人!你也只不過是清洗之中殘存的余孽。你以為你能對付法庭?】
  時零獸看著又跨前了一步的唐閑,警惕起來。
  在它的印象里,這種生物很弱小,最大的弱點就是懼怕毀滅性的力量。
  最忌諱用不溫不火的手段折磨這種生物,因為那會對自己的整個種族都造成可怕的災難。
  唐閑說道:
  “你倒是很有骨氣,可惜肉太值錢了。我欣賞不起來?!?br/>  “我沒想過對付法庭,我算什么?即便我現在看似是強過了人類,但面對這個世界的天災級和浩劫級生物,我也必須小心翼翼?!?br/>  “我還不清楚當年的真相,畢竟伊甸勢力和法庭,居然是敵對的,這不在我之前的認知儲備里。所以我還會去調查?!?br/>  時零獸有些聽不明白,這只伊甸族的余孽,似乎不記得很多事情。
  “總之,我很卑微和弱小。我不會狂妄到以為自己可以改變這個世界??扇绻@個世界有任何勢力要毀滅我,那也得承受不小的代價?!?br/>  蛇勢發動。
  時零獸斷然沒想到這個弱小的氣息的存在,居然能在瞬間爆發出如此恐怖的速度。
  更可怕的是,天忽然黑了。
  眼中的一切全部不見,只有絕對的黑暗。
  黑暗中傳來唐閑的聲音,那道聲音是如此的近,時零恐懼的感覺到,就像貼在自己耳邊。
  “這個過程會很枯燥,起先你可能會沒什么感覺,但總會慢慢感受到的。不要反抗,越反抗我越興奮的哦?!?br/>  說著糟糕的臺詞,唐閑的拳頭落在了時零獸的背部。
  “我說的都是實話,除了我會放過你,畢竟你的肉看起來很好吃?!?br/>  “另外,我對法庭不感興趣,但我對法庭的那只龜感興趣。不周龜也算與我有緣,聽說是個算命好手,有機會一定要嘗嘗看,哦不,是見一見?!?br/>  唐閑伏在了時零獸的寬大的背上,不斷的發起進攻。
  他慢慢的報數著識海里的傷害累積。
  這就像是死神的腳步。
  他絕對不快半分,也絕對不慢半分。
  整個人把控節奏如同一部機器。
  讓時零有一種死神逐漸逼近的感覺。
  當終于有輕微的疼痛感傳來,當明顯感覺到那種痛楚越來越劇烈時,時零獸徹底陷入了恐懼中。
  它與雷梟組成兩道封鎖線,像兩面布滿了釘刺的墻,讓人類體驗到生存的可能性一點一點被擠壓掉的窒息感。
  如今唐閑用類似的手段,將這種凌遲一般的痛苦返還回去。
  ……
  ……
  冰墻之外的人們不知里面發生了什么。
  只有夜楓看到了。
  他的極限視覺能夠看穿掩體。
  事實上早在上一次面具菜刀俠出現的時候,夜楓就看穿了面具菜刀俠的真面目。
  他認得唐閑。
  在狩獵盛會報名之日,他與唐閑對視過。二人作為眼睛,都敏銳的感覺到了對方的存在。
  只是他很義氣的沒有揭開唐閑的身份。
  哪怕后來唐閑的肖像,已經刻進了最高通緝犯的通緝令上。
  具體的戰斗,夜楓也看不清楚,因為那片黑暗是無法看透的。
  當黑暗散去后,他只看到唐閑騎在了時零獸的背上,那只時零獸的生命值很低很低。
  夜楓的腦海里閃過很多想法。
  “之前有人說過他騎在九尾妖狐的身上。今日又騎在了龍與麒麟的背上。這些都是浩劫級boss生物……看來他的確是伊甸魔童?!?br/>  夜楓一時間有些不解。
  伊甸魔童真的是邪惡的生物嗎?
  金字塔里的領主不會騙他們,但萬一連領主知道的也都是虛假的事情呢?
  他不知道伊甸魔童的能力是什么。
  但第一次,唐閑拯救了全聯邦最優秀的獵人。
  第二次,他騎著巨龍而來,拯救了人類總數里將近四成的天賦者!
  如果他真的要毀滅金字塔,誰能夠阻止他?如果他真的是人類的敵人,又為何要做這些?
  第一次,夜楓開始懷疑起自己從小到大接收到的教育。
  極冰破碎,一切開始慢慢的瓦解。
  巨大的黑暗也終于散去。
  那些原本懸停在空中的巨大閃電與烈焰,全部被唐飛機解除掉。
  這之后不久,低空中的塵埃開始飛舞,時停領域內的所有生命開始迅速的腐化,呈現出死去多時的模樣。
  原本定格住的一切,用更加混亂的軌跡開始跌落。
  時停領域居然破裂了。
  騎著奄奄一息的巨大時零獸,唐閑就像是救世主一樣。
  他正了正面具,看向宋缺,說道:
  “我從約佩拉平原的方向過來的,那里還有很多野獸,但都不怎么強,我可以陪你一起殺過去,今明兩天,就能將約佩拉平原打下來?!?br/>  聽到這話,人群中爆起歡呼聲。
  死里逃生之后,要是再來一場摧枯拉朽的勝利,那再也沒有比這更痛快的事情。
  但宋缺沒有說話。
  他知道唐閑還沒有說完。
  “但你也可以選擇匯報給金字塔的領主們另一件事,這個世界還有名為萬獸法庭的勢力,它們今日對付你們,連一成的力量都沒有拿出來,卻能夠輕易的毀滅你們?!?br/>  唐閑繼續說道:
  “是否應該退回人類之前的安全區域,好好休整一番呢?再次發起這樣的戰爭,換來的只會是毀滅,因為即便是我,也沒有把握能夠對付下一次到來的敵人?!?br/>  宋缺點點頭,說道:
  “我會撤軍?!?br/>  一片嘩然,即便有了面具菜刀俠的解釋,很多人還是想要沖出去廝殺一番。
  他們今天已經受了太多的屈辱,十分想要獲得軍功!
  于是頓時便有人不理解的看著宋缺。
  “很好。你是人類的總指揮,也是未來一號堡壘的領主,有些話,你可以參考一下?!?br/>  “你說?!?br/>  “我們人類,只是卑微渺小乃至丑陋的生物,我們最善于做的事情,便是將比我們弱小的生物圈養起來,馴服它們。贈與它們生存的條件,讓它們以血肉來交換。記住,連同人類在內,任何動物都是可以馴服的。
  而面對比我們強大的存在,我們便要學會做寄生蟲,寄生蟲與宿主的關系,是共生的關系,宿主是想要殺死寄生蟲的,寄生蟲最明智的做法,便是保持自身的卑微,只要足夠細小,沒有顯示出威脅,便不會引來宿主的排斥。
  如果沒有找到下一個可以寄生的世界,就不要試圖做出毀滅自身的舉動?!?br/>  唐閑的比喻讓所有人愣住。
  這話語之中的道理,大概是在說人類應該暫時蟄伏起來,養兵蓄銳。
  同時應該學會利用自身的智慧,控制住一些弱小的生物。
  只是不知為何,聽起來讓人那么的反感。
  宋缺覺得這些話里還有別的意思。
  他盯著唐閑,說道:
  “如果我們是寄生在礦區,那么金字塔呢?”
  唐閑沒有再說話。
  他從時零獸的巨大背部跳了下來。
  鎮海蒼龍便咬住了奄奄一息的時零獸,同時伏下身子,讓唐閑爬上它的背部。
  明明是龍類,卻溫馴的如同可愛的寵物。
  看到這一幕的宋缺,忽然想到了唐閑這段話的意思。
  記住,連同人類在內,任何動物都是可以被馴服的。
  這段話里只有兩種關系,弱者寄生于強者,強者圈養弱者。
  如果人類是在寄生于礦區世界,那么金字塔,是否是在圈養人類?
  唐閑是要表達這個意思?
  他來不及多想,更來不及問。
  因為蒼龍已經騰空,叼著時零獸的尸體,也并未影響它的飛行。
  唐閑的回望了一眼宋缺,面具遮擋,看不見他的臉。
  只是那眼神,像是給予了宋缺回復。
  約佩拉平原的戰事已經結束。
  這場戰斗,如果按戰果來算,算是空前的大勝利。
  不到萬人的犧牲,換來了數只天災級生物和浩劫級boss生物的死亡。
  怎么看,人類都該感到很高興。
  可沒有人高興的起來。
  宋缺和夜楓二人,在高地的防御堡壘上,看著堡壘下方的一地狼藉,看著人們忙前忙后的統計著戰果與戰損。
  二人都有些迷茫。
  “我們到底是為了誰在戰斗?”
  夜楓終于問出了這個問題。
  只是宋缺沒辦法回答他。
  “是為了榮耀嗎?還是為了別的什么?比如更高層級的身份?”
  “是為了人類的未來?!彼稳闭f道。
  “這理由連你自己都說服不了吧?”夜楓苦笑道。
  宋缺沒有說話。
  夜楓繼續說道:
  “你知道嗎,幾天前,我和古洛還有林決以及獨眼王喝酒。我們問了林決一個問題?!?br/>  “什么問題?”
  “我問,老林,你搞了那么多小姑娘,怎么沒想過結婚?沒想過時要個孩子?”
  “林決怎么說?”宋缺倒是一個很配合的聽眾。
  “他說,敢要個狗屁小孩,將來要是生了個沒有天賦的廢物,怎么辦?看著他去底層當臨時工嗎?臨時工都是好聽的說法,說難聽點,那不就是礦奴嗎?活著的意義不就是為了給上層的人提供優越感的嗎?”
  “有點偏激?!彼稳闭f道。
  “偏激嗎?那你肯定不相信,我跟古洛還有獨眼王都愣住了,因為我們也是這么想的?!币箺鞯恼Z氣忽然沉重起來。
  “宋缺,我們無論怎么努力……那些人也都是沒有未來的吧?”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