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二十六章:龍背上的援軍

第二十六章:龍背上的援軍


  古洛揮舞著大劍,在他的周圍全密密麻麻的獸群。
  寶石虎的退化種黑巖劍齒虎,如冥界里爬出來的生物模樣的骨豺,暴躁的荒原牛,尖刺豬,白眼巨熊,這些昔日即便單獨一只都需要小隊作戰才能狩獵的強大生物,跟被克隆了一樣,成群結隊的出現。
  黎錚,古洛,林決等人都是近戰的好手,三人沒有任何言語,都默契的充當起了宋缺的貼身護衛。
  秦千的能力是念力,也在竭力的保護著宋缺。
  林決的棒球棍已經有些彎曲,手臂也漸漸失去知覺。其余幾人同樣不好受。
  正面迎戰數量如此多的獸群,對他們來說這些天不是第一次,但每一次都極為致命。
  他們必須選擇一條人最少,但獸群最多的路走,如此一來,才能避開那些穿行在戰場的死亡光線。
  這通往堡壘信號點的路極為難走。
  一路上全是各種猛獸。即便雷光沒有于這邊穿行,但每個人心里都有警惕著。
  夜楓已經看到了,就在半分鐘前,天守閣堡壘的幾名精銳獵人,被一只雷梟在一秒鐘內切割致死。
  那些獵人的真實實力,并不在古洛之下。
  面對天災級生物,他們根本連還手的余地都沒有。
  巨大型的天災生物或許還能集火進攻。
  但這種敏銳型的生物,則徹底的成為了無解的存在!
  恐懼就像是一種無聲而又迅疾的瘟疫。迅速的傳播開來。
  面對巨大化天災生物,全世界優秀的眼睛們集結,能夠及早的發現并撤離。
  可面對雷梟,這些體型如人類一般大小的生物,最開始切入戰場的時候,并沒有讓人們特別在意。
  只是有部分強者驚詫于這些生物的速度。
  但隨著不斷有人忽然死去,人們漸漸感覺到了不對勁。
  它們就像是最恐怖的刺客。
  十道雷光的行動沒有任何規律,無法判斷其軌跡。
  正在與猛獸們廝殺搏斗的天賦者們,往往是在不經意間,發現隊友忽然倒在了地上。
  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前一秒狀態與斗志滿滿的人,在某道恐怖的光線穿過之后,忽然間倒在了地上。
  這樣的事情幾乎一秒鐘發生兩三次,而這樣的現象,同時有十處。
  明明還占據著優勢的聯邦天選者們,忽然間就倒在了地上。
  就像是微風輕拂,有的人只感覺到舒適,有的人卻被勾走了靈魂。
  天災級的生物到底有多恐怖?
  即便它們一次只能擊殺一人,
  但憑借著全萬獸最快的速度,在短短的一分鐘里。
  就有將近千余名的天賦者被擊殺。
  只是過了不到五分時間,原本還未能引起人們重視的這些雷光,已經變成了每個人心里最大的恐懼!
  十名雷梟組成的刺客團,瓦解人類的防御比起之前那些恐怖的巨型天災級生物還要快!
  不管是幾天賦,不管什么裝備,雷光閃過,必然會帶來死亡!
  這種恐怖的力量讓人們顫栗起來。
  斗志渙散,這數分鐘的時間,無數天賦者開始逃離。
  但他們的速度對雷梟來說,根本不存在逃離的可能性。
  一些同樣速度類型天賦者們,在雷梟的恐怖速度面前,幾乎都如同蝸牛一般。
  就更不用提其他人。
  距離傳送站還有漫長的距離。
  宋缺等人無奈的發現,根本不需要點燃撤退烽煙了。
  因為沒有人再有斗志戰斗下去。
  他無法想象……整個人類聯邦四成的戰力,幾乎可以說是全人類最強的集結,僅僅就被十只雷梟給徹底瓦解。
  不少天賦者試圖阻止雷梟。
  他們有著各種奇怪的能力。
  比如鐘修然,這位鐘家大公子就是出了名的陷阱愛好者。
  他制作一道陷阱的時間只需要幾秒。他與魔女秦千在某種情況上很相似。
  秦千可以念力操控細小的物體,而鐘修然這是靠念力扭曲周圍的環境。
  只是他的陷阱面對絕對的速度,根本起不到作用,那些陷阱來不及閉合,雷梟已經穿行往下一個目標,甚至下下一個目標。
  林肯堡壘的正規軍執政官,有著召喚沼澤的能力,此前的很多防線便是他布置的。
  但是雷梟的速度太快,莫說沼澤,即便是水面,也是瞬間踏過。
  “這種夸張的速度,根本就沒有辦法破解??!”古洛看著遠方的修羅場。
  已經不斷有他們熟識的人類高手慘遭雷光切割。
  比聲音更快的速度,明明其他所有數據都顯得弱小,但唯獨靠著逆天的速度,利于不敗之地。
  宋缺說道:
  “我們輸了。雷梟雖然是天災級生物,但那只是因為它的綜合數值而定?!?br/>  “而萬獸里……不知道還有多少這樣的恐怖存在。圣德訥高地這次恐怕要失守了?!?br/>  每個人的心頭都有一種沉重感。
  宋缺說的沒有錯,現階段的人類根本沒有辦法與這樣的生物作戰。
  天災級boss生物,人類也是將近百年的時間才能完成層級開拓所需要的獵殺。
  也從來沒有一次性面對過兩位數的天災級生物。
  看著無數的伙伴倒在地上,看著遠方拿到寂靜的氣息越來越近。
  宋缺忽然轉過了身,說道:
  “逃不掉了,奮勇殺敵吧各位?!?br/>  林決抹了抹汗水,說道:
  “人死鳥朝天,就算死,老子今天也要拉一只天災級墊背!”
  “你這輩子禍害了那么多姑娘,死了也不虧了……”獨眼王舉起了槍,準備預判雷梟的路徑,他已經做了很多次,但沒有一次命中。
  古洛和夜楓對視一眼,二人也都有了死戰的覺悟。
  當大軍開始紛紛丟盔卸甲時,宋缺等人卻已經看到了這場戰斗的結果。
  時零的身影越來越近。
  在十只天災級的生物的后方,還有一個最可怕的生物。
  時零與雷梟很相似。
  都是各項數值低于同階獸類,但卻有著足以逆天的單項能力。
  逃跑的人群忽然停住了腳步。
  蒸發的汗水,揮灑的熱血,空氣中的塵埃,全部都被悉數定格住。
  就像時間在追趕著這些人的腳步,一旦被追上,所有人都瞬間被定住。
  不管人類還是萬獸。
  在時零的中心領域里,全部都停止住。
  這道領域極大,宋缺根本無法看到中心的時零長什么樣子。
  他只是看著不斷有獸群忽然停住了腳步。
  不斷有奔跑的人類保持著奔跑的動作被定格。
  甚至被擊飛在空中的生物與人類也不會再落下。
  因為落下來,也需要時間,而它們已經處在了一個沒有時間的領域。
  便是宋缺等人方才有著極高的斗志,在見到了這樣的景象后,也瞬間膽寒起來。
  這都是一些什么怪物?
  如果說浴血奮戰的意義除了滿含榮耀的死去,更多的是讓敵手也付出代價,那么時零的出現,則完全的抹去了后者的可能性。
  獨眼王開始像遠方開槍,但當子彈打進時零的領域時,子彈也停住了。
  隨著那道領域逐漸在籠罩著戰場,宋缺等人不得不開始退卻。
  最后的一點斗志,也被這股恐怖到時間也得妥協的力量給屈服。
  領域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生物沒有了時間。
  他們就跟雕塑一樣。
  宋缺等人,也終于看到了時零的真面目。
  那赫然是一只類似于麒麟一樣的獸類。
  它的眼中帶著蔑視。
  體型上看,時零在萬獸里不算大,甚至算是比較小個兒。
  但它展現的領域,絕對擔得上浩劫級boss生物的實力。
  宋缺忽然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這里有著數萬名天賦者,是如今人類天賦者中四成的數量。
  這些人,很有可能無法活過今日!
  他絕望的看著這一切。
  但還有更絕望的事情在等著他。
  十名雷梟截斷了人類大軍逃亡的去路。
  這十道雷光一樣的生物,組成了一道巨大的封鎖線。
  這道封鎖線逼得準備逃離撤退的人類大軍只能往回走。
  時零則一直信步向前。
  前有雷梟的死亡封鎖,后有時零的巨大的時停領域。
  一共十一只生物,在這片巨大的戰場上,竟然圍堵了數以萬計的人類。
  進退無路。
  獸群開始作鳥獸散。因為時零的根本不區分人還是獸。
  只是獸類比人類幸運的多,它們不會被阻攔。
  而在時零結界里的生物,雖然只是被定格住,看似沒有危險,但宋缺和其他人都看到了詭異的現象。
  時零內所有生物的生命值,都在一點一點的流失。
  “完蛋了。我還以為能夠打得痛快,結果來的都是我們根本連還手之力都沒有的怪物?!傲譀Q氣的發抖。
  既是憤怒,也是恐懼。
  宋缺還是第一次見到天不怕地不怕的林決眼中有了懼色。
  他同樣也感到畏懼。
  沒有人不害怕這樣的存在。
  這是一種即便抱著壯烈死亡的決意去戰斗,最終也只能屈辱的,安靜的看著生命一點一點流失的怪物。
  浩劫級生物的力量,終于讓最后的幾個熱血之人,也徹底的瓦解了戰意。
  不斷地有人被雷梟的封鎖線給逼得后退,最終落入到了靜止的時間領域里。
  那只麒麟一般的時零獸,依舊是那副傲慢的神情。
  似乎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拿出過半點實力。
  它只是一步又一步的緩慢走著。在它的身后,便是一地的枯榮。
  它什么也不用做,閑庭信步間,這場人類發起的規模最大的戰斗,就已經結束。
  萬事休矣。
  數萬人的活動空間越來越小。
  時零的時間停止領域里,獸類與人類的生命值也越來越低。
  那種窒息一般的壓迫感,就像看著兩面滿是鐵刺的墻,正在一點一點的擠壓過來。
  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死亡到來的那個過程。
  天災與浩劫的兩面墻,讓這個過程變得無比清晰。
  終于有人承受不住這樣的心里壓力,沖向了其中的一端。
  結果可想而知。
  林決苦笑道:
  “輸了,這些怪物真他媽難纏,我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大概就是被那狗東西罩住之前,擺個帥氣點的姿勢?”
  他說著笑話試圖安慰自己。
  但沒有人覺得好笑。
  宋缺發誓如果能活下去,一定要全力制止人類再發動這樣的戰爭!
  但他也知道……也許今天就是自己的最后一天。
  作為最為優秀的眼睛之一,帶著隊伍脫離困境才該是他做的事情。
  只是他根本沒有辦法做到這件事。
  饒是宋缺,此刻也有些承受不住這種死亡一點一點逼近的過程,最終他決定沖向雷梟那邊。
  至少那樣死去,能夠顯得自己曾經抗爭過!
  但就在他準備奔向前方的時候,宋缺忽然被夜楓拉住。
  宋缺回頭看向夜楓。
  夜楓怔怔的望著天空。像是天空之中有著有什么比死亡還值得分心的事情。
  宋缺順著目光看去,卻什么也沒有發現。
  “龍!”夜楓忽然驚道。
  “你在說什么?”古洛焦慮的問道。
  “龍……一條龍!正在飛來!”夜楓的聲音顫抖起來。
  他的視野遠比任何人都要遠。
  林決苦笑道:
  “麒麟在前,蒼龍在后嗎?這是擔心我們死不干凈?”
  宋缺覺得不對勁,夜楓的聲音里,他捕捉到了一絲興奮。仿佛是見到了希望。
  “不……不是的!”夜楓看著天空。
  他的臉上涌現出驚駭,喜悅,疑惑,神情無比復雜。
  但原本的絕望氣息卻被慢慢的驅散。
  “是那個人!帶著面具的那個人!他騎著龍來了!”
  宋缺一驚,死死的盯著遠方。林決古洛等人也看向了遠方。
  死亡的推進線將所有人的活動范圍壓的越來越小。
  而人類就是這樣一種動物,當某個人抬起頭凝望天空的時候,即便什么也沒有,也會有不少人下意識的模仿。
  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了總指揮宋缺這邊。
  越來越的人抬起了頭。
  遠方并非什么也沒有。
  在數千米的高空之上,云海翻騰之間,一條巨龍探出了龍首。
  距離太過遙遠,人們無法看到龍首上的那道身影。
  只有夜楓和宋缺這樣的目力遠超常人的存在,才能看到巨大龍首上的那道身影。
  而便是其他人,也都看到了那條龍偉岸的身軀。那條龍有著水晶一般的龍鱗,散發著威嚴氣息的橙色龍目。
  龍吟千里,其吼如雷。
  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間陰云密布。
  最可怕的是周圍那些逃離的萬獸們,紛紛伏下身子。
  前方的十只雷梟,終于穩住了身形,顯現出了它們類似獅子一般的外形,只是全身被赤色的雷電纏繞著,尤其是毛發,便如同雷電一般。
  它們不同于周圍那些跪伏的猛獸。雷梟們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而原本緩步向前的時零獸,也終于停止了腳步,當轉過身,看到巨龍在空中飛舞時候,它厭惡的皺起了眉頭。
  九霄之上的巨龍急速俯沖。
  直到百米的低空處,才停住身影。
  這一次,數萬人終于都看到了龍頭之上,于龍角間站立的那個人,那個人帶著面具,拿著菜刀,穿著甲胄,顯得不倫不類的。
  他朝著某個方向揮了揮手。
  宋缺看著唐閑的揮手,內心涌起了希望。
  【什么時候高傲的蒼龍一族,居然會任由低賤的人類騎在身上?】時零獸厭惡的皺著眉頭。
  雖然麒麟本就自帶皺眉效果。
  【雨女無瓜?!刻骑w機看著麒麟也覺得頗為厭惡。
  “你們兩族有恩怨?”唐閑說道。
  【沒有,只是作為圣獸系的存在,我看他不爽?!刻骑w機說道。
  唐閑點點頭,俯視著麒麟一樣的生物,看著周圍的情形,他便猜到了這只生物便是傳說中的時零。
  也作時麟。
  吸食其他生物的壽數的圣獸種。
  唐閑不在意,望著時零說道:
  “開打之前,我有一個小問題,你不要緊張,我跟那群人類不熟的,我沒有惡意。你能變成人類嗎?”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