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一百一十九章:金字塔的第八層

第一百一十九章:金字塔的第八層


  講完故事后,黎小虞沒有直接回去,而是在觀景臺坐了一會兒。
  倒也沒有發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她很多時候也是這般,安安靜靜的想著一些有的沒的。
  隨后在唐閑的陪伴下,黎小虞才離開了第三層。
  唐閑自己也回到了底層。時間已然接近午夜。
  金字塔并沒有宵禁或者查夜這樣的古老規矩。
  唐小九住在了喬珊珊宅子里,幾個女孩住一起他倒也省心。
  畢竟三層的治安可好的多。
  一番洗漱后,唐閑拿出了日記本,開始記錄著一些信息。
  在完成了黎小虞的要求后,唐閑確信人類與礦區生物正面交戰的時刻就將到來。
  他準備在短時間內,寫出一份礦區生物弱點實錄及其應對方法。
  基于在礦區與不少生物交戰過,唐閑現在確信了一件事,自己對礦區生物的那些理論知識,并非純粹的理論。
  就像是基因里刻寫著某些戰斗記憶一樣,該怎么做,總是第一時間就能想到。
  但其余人想要有這樣的實踐能力卻幾乎不可能。
  這或許與自己的天賦有關。
  但現在并不是研究天賦的時候,祖頓圣樹不會只有一顆,而比祖頓圣樹活得更久或者知曉更多的生物也有。
  比如原本以為是神話傳說的不周龜。
  這只神秘的預言龜唐閑很有興趣,已經將其列入約佩拉平原后事件后的下一個目標。
  當然,龜肉湯很滋補是主要原因。
  筆尖在日記上飛速的游動,唐閑將約佩拉平原可能出現的天災級生物和完美級生物都羅列出來后,天已經蒙蒙亮。
  合上筆后沒多久,唐閑便沉沉睡去。
  今日經歷的事情不多,卻讓他覺得有些疲憊。
  唐閑睡得很沉。
  意識卻進入了牢固的夢境里。
  ……
  ……
  人的很多記憶即便記起不來了,也不代表它已經消失。
  它或許會在稀奇古怪的夢境里露出冰山一角。
  唐閑與父親一起走在該是礦區世界里不可知的某處,問道:
  “我們是要去哪里?”
  “去一個人類暫時還沒有為之命名的地方?!备赣H的聲音帶著些許縹緲的意味。
  唐閑發現自己無論怎么加快腳步,也沒辦法跟上父親的腳步,他只能看到父親的背影。
  他恍惚想起來了什么。
  在自己被送去第三層前的半年里,就傳來了父母失蹤在礦區的消息。
  失蹤,不曾回來。
  與其他冒險的失蹤不同,礦區的失蹤就等同于死亡,從無例外。
  因為七天回不到金字塔,便萬事休矣。
  靠著智慧和孩童的身份,在底層摸爬滾打了半年,見慣了人性中惡的部分,唐閑才終于等到了去第三層的機會。
  夢境的色調是銀灰色的。
  看起來帶著死寂的意味。
  唐閑發現自己周圍的景象是如此的混亂。
  有許多的見過的和沒見過的植物。這些植物巨大無比,卻又依傍在許多人類建筑的殘骸邊上。
  那些建筑他認得,不屬于金字塔,而是來自于金字塔的外邊兒。
  遠處來來往往有一些人類的影子。
  是的,影子。他們看起來與人類無異,卻只有漆黑的輪廓。
  也有許多稀奇古怪的動物。
  天空中忽然傳來龍吟。
  唐閑抬頭望去,便看到云層里,有于天際中穿梭的巨大身影。覆蓋著它周身的鱗片,像是水晶一般。
  遠方隱隱聽到狐貍的長嘯。
  “父親,這是哪兒???”
  “這是兩個世界的交界之地?!?br/>  明明該問一些其他問題的,但夢境里,意識的重心卻在夢境本身。
  唐閑只覺得這里與自己熟悉的礦區截然不同。
  他不曾做過這樣的夢,以往便是連做夢,夢中的一切都盡可能的符合邏輯,且幾乎都是熟悉之物。
  但這一次的夢太古怪了些。
  影子一樣的人類。
  古怪而又危險的動物。
  未知的植物與建筑殘骸。
  遠處的狐嚎和天空中的龍吟。
  等等之類的都帶給他極為陌生的感覺。
  思緒被一道嬰兒的啼哭打斷。
  唐閑不知為何,像是感知到了啼哭中不安與恐慌的情緒。
  他罕見的害怕起來。
  眼中的一切驟然間消失,引路人的父親,周圍的景致,強大的生物都如同被風吹散的粉塵一般。
  白茫茫的世界里,只有斷掉了頭顱的石像。
  石像的風格頗有些古希臘雕塑的意味。但光澤上來看,倒也不像是尋常的石膏雕塑。
  斷卻的頭顱,完整的身軀,而雙臂之中抱著一個嬰孩兒。
  那個嬰孩兒發出陣陣啼哭。
  唐閑只覺得那些啼哭是如此的熟悉。
  他一步一步的靠近石像。
  啼哭聲卻反而越發的微弱。
  直到他來到石像前,從石像的雙臂中,取出那名嬰孩兒的時候,嬰孩兒已經徹底安靜下來。
  他靜靜的注視著唐閑。
  嘴唇微動,卻不再是發出哭泣,而是唐閑熟悉的語言。
  那聲音比之前父親的聲音更加縹緲。似乎是落在無數根神經的末梢上,共同響起。
  唐閑猛然間的松開了手,感受著腦海里傳來的劇烈刺痛。
  嬰兒并沒有掉落,而是浮在白茫茫的空間中,這仿佛是一片海。
  “不要前往第八層?!?br/>  這句話就像是數千名僧侶同時敲著木魚誦念一樣。
  開始不停的轟炸著唐閑的意識。
  但唐閑還是咬緊牙,艱難的問道:
  “為什么?第八層有什么?”
  “不要前往第八層?!?br/>  “告訴我!第八層有什么?”
  “不要前往第八層?!?br/>  一向理智的唐閑開始有些瘋狂,他雙目中布滿血絲。
  惡狠狠的看著那名嬰兒。
  “不要前往第八層?!?br/>  這些聲音依舊在唐閑的腦海里晃蕩著。
  但逐漸的,開始由無數渙散如碎片一樣的聲音,漸漸的合成了一道宏大的聲音。
  “不要前往第八層,除非你已經準備好了?!?br/>  腦海里的刺痛漸漸消失。
  唐閑的神情也略微松緩下來。
  “告訴我,第八層到底有什么?”
  “敵人。不要前往第八層?!?br/>  又開始重復了,石像竟然開始緩緩移動,慢慢的抱起那名漂浮著的嬰孩兒。
  隨后的畫面,石像與嬰孩兒開始一點一點的消失。
  亦如之前的景象。
  但唐閑能夠看到嬰孩兒的面孔,他仿佛是在做最后的警告:
  “除非你已經做好準備?!?br/>  唐閑忽然覺得,那個嬰孩兒眼神,很像是自己。
  “否則,不要前往第八層!”
  醒了。
  方才劇烈的刺痛沒有讓唐閑醒來,但在嬰孩兒的面孔隨風消散后,他卻忽然醒了過來。
  貼身的衣衫竟然被汗水浸透。
  唐閑輕輕的晃了晃頭,思索了一番,腦海里閃過各種解夢的意義。
  但實際上大多都是意識碎片,參考價值也不大,佛洛依德的《夢的解析》也無法派上用場,畢竟那位心理學大師的觀點,幾乎百分之七十都跟性有關。
  唐閑可不覺得那個古怪的夢,有任何可能是跟這方面掛鉤的。
  總不能是暗示自己想要有個孩子吧?
  警示自然還是跟第八層有關。
  但自己對于第八層,潛意識里是有恐懼還是怎么一回事?
  為什么會在夢里有一個嬰孩兒告訴自己不要前往第八層?
  “真是一個怪夢?!?br/>  ……
  ……
  第二天,世界各地傳來了不少消息。
  這些消息過于重要,連底層的人們也特準休息一天,不少人聚集在底層的各處視迅塔前,看著各種消息。
  這對于大多數底層人來說,便是唯一能夠獲取其他地方消息的渠道。
  視訊塔中播放的消息也的確前所未有的震撼。
  首先是礦區地圖的變動。
  紅土林雖然沒有一只生物,卻被劃分為紅色區域,歸并到了樹海。
  也算是樹海的一道天然的壕溝。
  且往日紅土林南方邊境的路牌也做了更改,呼吁獵人們不要前往該處狩獵。
  唐閑是在手機上劃到這個消息的,現在所有的娛樂和時事的app都在報道這些。
  眼下他正在準備食物。一邊忙活著,一邊看著各種消息。
  “看來是黎家和宋家的安排,這算是間接討好我?”
  唐閑苦笑。自己的面子還真大。
  第二條消息則是一個月后,等到所有的獵人修養完,這一次獵人和正規軍們,以及全球堡壘們將聯合起來,聚集于約佩拉平原的南部,對整個平原發起攻堅戰。
  此前已經有了這方面的報道。但時間一直沒有確定。
  這一次已經算是正式宣告。
  在昨晚的舞會上,其實少了很多人,比如宋耕朝,黎萬業這些各個堡壘的領主。
  舞會的明面上是舞會,實際上卻是各堡壘首領間的一次合作會談。
  而約佩拉平原戰事的人類總指揮,便是宋缺。
  唐閑不意外,宋缺在狩獵盛會中的人氣,以及本身的地位,比起黎錚和齊尋都要合適。
  但有些事情并非合適就足夠。
  他能夠預想到,即便是宋缺,也會有不少人不買賬。
  搖了搖頭,唐閑繼續翻動著下一條。
  這一條消息,終于讓唐閑驚訝起來。
  【三十九堡壘進入第八層開拓倒計時!】
  巨大的標題也表明了這條消息的重要性。
  這是幾大消息里壓軸的一條。
  關于堡壘層級的開拓方法,其實大多數金字塔內的住民和唐閑最開始一樣,都是不知道的。
  即便這條消息刊登出來,也沒有講確切的第八層開拓方法。
  “這應該是黎家自己放出的消息,看來是勝利宣言了?!?br/>  唐閑確信自己給了黎家一顆天災級boss生物魂晶,而巧的是,在礦區大西部的刀鋒禁地里,那只被黎家消磨了四十年的三尾龍脊鱷魚,也在這個時間被殺死。
  雖然新聞上沒有提及生物種類,但黎家給出了確切的地點,說明已經得手,即便林肯堡壘有意爭搶,也已經趕不及了。
  這便是礦區的優勢。
  人類無法在礦區建立網絡和通訊設備。處于交通基本靠走,通訊基本靠吼的年代。
  如果在某處人煙稀少的地方發現了某只虛弱的天災級boss生物,能守個幾十年倒也不稀奇。
  二十顆天災級boss生物魂晶已經湊齊,這一變化讓唐閑都沒有想到。
  原以為約佩拉平原戰事后,才能見證第八層的開啟,但看起來,就這兩三天,三十九堡壘就要成為全球第一堡壘。
  前面所有的消息與這一條相比,都微不足道。
  最后的消息,是宋家宣布與黎家的婚事延后,主要是為了這場戰爭做準備。
  這件事也沒有讓民眾們奇怪,因為解釋的很合理。
  這場戰爭被官方描述的極為神圣和殘酷。
  大有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的蕭索。
  誰也說不好,自己會否死在這場戰爭里。
  加上黎家即將開拓第八層的消息過于震撼,第八層擁有什么,第八層會給人類帶來怎樣的技術,這些都是人們最為關心的。
  話題一大,別的話題自然就小了。
  更不會有人想到,是一個隔壁老唐躲了黎家小姐的芳心呢?
  事情的一切都在朝著圓滿的方向發展。
  唐閑想了想,只要在約佩拉平原的戰爭里,替黎家立些功勛,那么人類陣營這邊的事情,答應黎小虞的事情便算全部完成。
  后面的生活就該很平靜,去礦區里攢攢各種生物的抗性,過著一心尋思吃肉的生活便好。
  手機忽然震動。
  唐閑一看號碼是黎小虞,便接聽了。
  “怎么了?”
  “最后一顆魂晶拿到了?!?br/>  “我看到消息了,應該是幾天前就拿到了吧?”
  “是的,我安排人來接你?”
  “接我干嘛?”
  “去第八層啊,馬上就會開啟第八層了,我覺得你可能會有興趣?!?br/>  “我去第八層干什么?”
  “你不是想要歷史文獻嗎?我們現在知道的很多生物資料,包括科技,都來自于層級解鎖給予的文獻,說不定你好奇的東西就在第八層?!?br/>  唐閑說道:
  “按照以往的獎勵來看,第八層給予的東西應該是某些黑科技,而不是人文歷史之類的東西?!?br/>  “所以你到底去不去???”
  “……”
  唐閑其實還是很好奇的。
  但去還是不去,這還真是個問題。
  如果沒有那古怪的夢,他現在立馬就答應下來。
  至于什么首次見證者之類的一些成就,在唐閑看來都是沒什么意義的東西。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啊。我派人來接你?!崩栊∮菡f道。
  唐閑沉默著,回想了一下夢境里的內容。
  除非自己已經準備好。
  怎么才算準備好?
  是天賦覺醒嗎?
  唐閑有些不確定,但夢作為依據,本身也顯得很荒唐。
  最終他的思緒落到了敵人兩個字身上。
  在詢問第八層有什么的時候,嬰孩告訴自己是敵人。
  唐閑仔細想了想,如果真是敵人,那么自己去不去第八層,隨著層級解鎖,它們也都會找到自己。
  那倒不如主動去看看。
  思慮再三,唐閑淡淡的說道:
  “行吧?!?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