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一百零七章:短小無力但持久

第一百零七章:短小無力但持久

祖頓巨人。
  
  只有真正看到了它的全貌才能估算出那恐怖的身高。
  
  如果祖頓巨人保持不動,遠遠望去,四十只祖頓巨人足以組成一片山脈。
  
  因為它們有著將近六百米的身高。
  
  如今大地翻轉,所有生物都在飛沙走石之中不斷地奔跑。
  
  面對底下的深淵,它們都在竭力的尋求立足點。
  
  但祖頓巨人的畫風不一樣,它們……都是站在深淵里,然后依舊能讓人看見大半個身軀。
  
  唐索野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巨大的生物。
  
  阿卡司想起了唐閑講過的那些巨大生物,很難想象海魔到底有多龐大。
  
  畢竟身高六百米的祖頓巨人,與海魔相比,就像螞蟻之于巨象。
  
  如果真的有生物可以長到那么巨大,恐怕以這樣的體態,僅僅只是正常的活動,也足以造成毀天滅地的破壞。
  
  唐索野的目光很擔心。
  
  一群祖頓巨人擴散開來,站在深淵里不停的尋找著什么,它們動作緩慢,但每一步都顯得勢大力沉。
  
  她真擔心唐閑被一腳踩死。
  
  阿卡司從唐索野的眼神里看明白了,說道:
  
  “不要擔心,他可是比我們還強的存在?!?br/>  
  宋缺黎錚等人還處在危險中。阿卡司全速奔跑,帶著唐索野也只能勉強比地裂崩塌的速度快一點兒。
  
  唐閑當然沒那么容易死。
  
  雖然他確信自己的最大生命值已經擴展了很多倍,但應該經不起祖頓巨人一腳。
  
  如今的唐閑有著不死便能秒活的屬性。但面對超過最大生命值的傷害,依舊會死。
  
  好在祖頓巨人的腳掌過于寬大,就像一片巨大的葉子扣下。
  
  強大的氣流下壓,觸彈至深淵底部,便會形成一個短暫的對流。
  
  唐閑簡單計算了一下風向,憑借著蛇勢的巨大力道,在對流層里順著風向彈射出去。
  
  蛇勢的恐怖和速度給了唐閑一個較為安全的初始速度。
  
  當頭上的陰影終于不是布滿苔蘚和泥土的巨大腳掌,而變成了渾濁的天空后,唐閑意識到自己死里逃生。
  
  只不過沒來得及歡呼,便被巨大腳掌落地所帶起的上升氣流給彈飛。
  
  整個人的意識一陣天翻地覆之后,唐閑抓住了一道藤蔓。
  
  他被撞得七葷素,抓到藤蔓也是稀里糊涂的。
  
  隨后整個人便隨著藤蔓開始搖擺起來。
  
  擺幅很大,腦子稍微清醒了一些后,唐閑便往上看了一眼。
  
  果不其然,這種粗大的藤蔓編織物,便是祖頓巨人腰間衣物。
  
  唐閑就像泥雨天里的一粒塵土,在猛然一腳踩下去后,便有可能四處飛濺。
  
  他躲過了一名祖頓巨人的踩擊,但卻不想來到了另一名祖頓巨人的腰間。
  
  雙手死死的握住藤蔓,這粗大的藤蔓看起來也不過如同一根祖頓巨人毛發。
  
  唐閑在劇烈的搖擺間,看清楚了眼前的形式。
  
  “不能落下去!”
  
  四十個巨人踏在深淵里是什么景象?稍有不慎就真的被踩死。
  
  反倒是巨人身上是安全的。
  
  在獲得了技能蛇勢之后,唐閑的雙手力道算是比以前大了一些。
  
  但要抓住藤蔓爬上五百米左右的距離,尤其是在這樣劇烈的搖晃當中,唐閑自認沒這個能力。
  
  聯想到了某個可能性,唐閑開始大聲的呼喊。
  
  他決定賭一把。
  
  在巨人的襯托下,他的吶喊也好,舉動也罷,都顯得短小無力。
  
  但他是一個持久的男人。
  
  在聲嘶力竭的吼叫了幾分鐘后,聲音終于在層層干擾間,傳達到了祖頓巨人的耳朵里。
  
  你怎么會在這里?
  
  一只巨大的手掌拖來,在唐閑就快要沒力氣的時候。
  
  唐閑放棄了掙扎,任由自己自由落體,然后落到了比巖石還要堅硬的掌心上。
  
  他仿佛聽到了骨頭錯位的聲音,但沒過兩秒,身體上的疼痛便消失。
  
  扭了扭身子,強行將錯位的骨頭給正了回去。
  
  活像是一個怎么都死不了的怪物。
  
  獲得祖頓巨人抗性一點
  
  識海里的訊息讓,唐閑哭笑不得。
  
  手掌慢慢上升,就像在乘坐一架超巨大的上升電梯。
  
  直到祖頓巨人那從肺腔里呼出帶著讓人作嘔的氣息打來了唐閑臉上,唐閑的視線才終于落到了那巨大的毛孔上。
  
  他嗓子有些疼。
  
  再持久的男人,保持高頻率的運動,也是會疲軟的。
  
  “我過來散步的?!?br/>  
  唐閑知道祖頓巨人的腦子不怎么好。即便祖頓巨人知道現在要對付入侵者,也沒有把唐閑想象成入侵者。
  
  他賭的是沒有了魂晶的祖頓圣樹會迅速的褪去智力。
  
  也賭的是生物與生物之間,雖然可以通過魂晶彼此感應方位,卻無法傳遞聲音。
  
  這該是只屬于自己的特權。
  
  至少卿九玉跟別人說話的時候,是需要開口的,而不是直接響徹在識海里。
  
  現在可不是散步的時間哦,先祖圖騰發怒了。
  
  祖頓巨人臉上的表情,比宋缺笑起來的時候還要憨。
  
  “好的,我知道了?!?br/>  
  圣樹是祖頓巨人的圖騰?
  
  唐閑還是第一次知道這個說法。
  
  雖然能夠記在腦子里,但還是本能的想要拿出紙筆記錄一下。
  
  當然,現在不適合散步,也不適合做學術。
  
  我們在找偷走了圖騰之火的人,你看到了嗎?祖頓巨人好奇的望著唐閑。
  
  雖然看起來面目駭人,但那氣質在人類看來,絕對可以歸類為忠厚老實人的陣營。
  
  單純的像個孩子。
  
  “我知道在哪里,我帶你去。你得先讓我坐到你肩膀上?!?br/>  
  祖頓巨人一聽唐閑的話,大喜過望,頓時將手一抬,唐閑就像一粒飛向山頭的芝麻粒兒。
  
  好在算是安安穩穩的著陸在了肩膀上,雖然著陸的姿勢不怎么優雅。
  
  “往西直走。要快!別讓那兩個人逃掉了!”
  
  好嘞!
  
  祖頓巨人雖然答應著,但每一個動作依舊顯得極為笨拙。
  
  唐閑爬起身,蹲坐在如同山頭一樣的肩膀上,吐掉了嘴里的泥屑與植物。
  
  祖頓圣樹的發怒。奔騰的獸群,擴散開的祖頓巨人。崩塌翻轉的天與地。
  
  在紅土林這片土地上,正在遭遇著最為恐怖的天災。
  
  沒有任何生物可以幸免,這便是天災級bss發狂的實力。
  
  一整個紅土林,乃至邊界范圍,隨著時間流逝,都會變成廢墟!
  
  s004與黑蛇的身影也終于顯現。他們沒辦法在如此惡劣甚至致命的環境里還保持著潛行狀態。
  
  此時的祖頓圣樹,已經徹底的進入暴怒狀態。
  
  它已然無法感應自己的魂晶,說到底它也只是一株植物。
  
  唐閑已經嗅到了s004和黑蛇的氣息。
  
  他們在瘋狂的逃亡,但他們邁進全力的沖刺,也快不過祖頓巨人的腳步。
  
  這種巨大的生物雖然笨重,卻因為過于巨大,每一步的位移距離跨度極大。
  
  祖頓巨人與兩個進化區實驗體的距離在一點一點的縮減。
  
  只是這個縮減速度,唐閑并不滿意。
  
  s004手里捧著發著紫色光芒的魂晶,一向沉著冷靜的他,這一次眼中也帶著狂喜。
  
  天災級bss生物的魂晶,在如今兩個堡壘爭奪第層開拓權的當下,價值難以想象。
  
  “將這東西收起來,放進道具袋里!”黑蛇叮囑道。
  
  s004點點頭,雖然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么璀璨的魂晶,但并沒有太留戀。
  
  他們二人依舊保持著理智與冷靜。
  
  兩人的速度很快,雖然快不過大地崩塌的速度,但憑借著矯健的身手,二人也能夠在斷裂懸空的土石之間穿梭。
  
  黑蛇甚至召喚出了一道由冰晶結成的橋梁,筆直的跨過已經崩塌的空間。
  
  這種作弊的路線,讓二人已經脫離了重災區域。
  
  雖然整個紅土林無一幸免,但外層區域的紅土林,震動與崩壞明顯減弱了不少。
  
  只要再堅持一會兒,這次狩獵盛會,他們二人便可以為林肯堡壘帶來第一獵人團的榮譽。
  
  同時也為進化區帶來無價之寶。
  
  二人的腳步越發迅疾。
  
  后方的唐閑看在眼里,正在計算著祖頓巨人追上二人所需要消耗的時間。
  
  “不行,這樣下去,雖然距離一直在縮短,但走到祖頓巨人攻擊范圍時,二人已經去了傳送區域!”
  
  唐閑有把握打敗兩個s級實驗體。畢竟他們還算是人類。
  
  可現在的情況,對方絕對不會選擇跟他戰斗。
  
  他們手持重寶,可以說這顆天災級bss生物的結晶,現在就是全世界最值錢的東西。
  
  這種情況下,他們必然會選擇逃出震源,第一時間奔向傳送裂縫,離開礦區。
  
  參加狩獵盛會的選手,是不能攜帶便攜式傳送裂縫的。
  
  他們用的都是設置為六天二十三小時的自動式傳送裂縫。
  
  除此之外,便是主動逃離到傳送區域,視作放棄后續狩獵。
  
  但并不是棄權,依舊會計算成績。只是比起其他人來說,少了幾天。
  
  可天災級bss生物的結晶,這紫色的光芒足以蓋過一切戰績。
  
  他們此刻離開的方向,赫然便是傳送裂縫站的方向。
  
  “除非有人可以攔住他們一會兒,不然祖頓巨人追上了,也無濟于事!”
  
  唐閑發現沒招了。
  
  但猛然又想到了一個辦法。只是這個辦法有些疼。(、域名(請記住_三<>
  
  “把我扔出——”
  
  就在唐閑決定再次搏命的時候,他忽然停住。
  
  因為s004與黑蛇好像停住了。
  
  夜色里他無法看清那么遠發生了什么,但鼻息里的反饋是,兩個人停住了。
  
  鐘修然覺得今天真倒霉。
  
  自己都已經在最外圍做了窩點了,都懶得參與狩獵了。
  
  沒想到遇到這種大規模地震。
  
  不,這已經不叫地震了,這簡直叫天震。
  
  他所做的陷阱有半數也因為地震而被破壞掉,少了一半的陷阱,便是少了一半的錢!
  
  原本料想著這群人會被猛獸們趕出來,沒想到他們玩的這么大。
  
  居然出現了天災級bss生物,雖然沒有看到圣樹的樣子,但視線盡頭那些龐大的輪廓,依舊讓鐘修然的隊員們膽戰心驚。
  
  鐘修然也猜出了一些端倪。
  
  他舍不得那些陷阱,猶豫了許久,在地裂的范圍就要擴散到他這里的時候,他正要發號撤退的命令。
  
  這個時候,s004與黑蛇出現了。
  
  好巧不巧,正好觸發了鐘修然剩余的陷阱。
  
  眾人感受著腳下的震動,隊員們大叫著逃跑。
  
  但鐘修然不肯跑。
  
  這狩獵盛會多半是開不下去了,出現了天災級bss生物,第三天誰還敢待?
  
  但比賽還要繼續。
  
  總不能打空手回去。
  
  藤蔓與樹枝交纏,砂石與泥土擁簇,鐘修然的陷阱很簡單,但憑借著他驅動環境的能力,這陷阱便牢不可破。
  
  某種意義來說,他更像是一個精銳級強度的祖頓圣樹。
  
  “把道具袋交出來和道具密碼告訴我,不然你們就死在這兒!”
  
  這慵懶的少爺伴起惡人來,臺詞和演技都差了點功夫,沒嚇到人。
  
  s004的目光中涌現出強烈無比的殺意,他沒有頭發也沒有眉毛的臉本就帶著不怒自威的氣勢。
  
  這一瞪眼就看著更兇惡。
  
  但鐘修然起手就是兩個巴掌過去。
  
  “打劫呢,認清自己的位置?!?br/>  
  s004當然不可能交出道具袋。他只是沉默的盯著鐘修然。
  
  兩個人的實力差距極大,雖然他是被困的一方,可氣勢上卻依舊壓制著鐘修然。
  
  而視線里那巨大的輪廓越來越清晰。
  
  每個人都確信,一只祖頓巨人正在往這邊奔跑。
  
  “隊長!再不走就沒命了!”隊員們可不敢耽擱。
  
  他們勉強有著與完美級生物作戰的實力,但祖頓巨人那高達六百米的巨大身軀,往往會讓人下意識的忘記它的等級。
  
  地震的程度越來越猛,就像是一層層蟲紅土林最中心發出的力量終于蕩到了外圍。
  
  鐘修然心里的壓力也在逐漸增加,他咬咬牙,說道:
  
  “撤!”
  
  死神的氣息已經慢慢的吹了過來。
  
  鐘修然也顧不得心疼自己的陷阱,帶著隊員開始飛快的逃亡。
  
  沒有了鐘修然的念力驅動,s004和黑蛇很快的就掙脫開了這些陷阱。
  
  他們從泥濘與砂石中掙脫開。
  
  雖然有所耽擱,但并沒有壞了事情。
  
  二人稍作調便欲要再次離開。
  
  他們已經快要處于祖頓巨人巨大身軀的陰影中。
  
  而這個時候,s004感受到了某股未知的氣息,露出不解的神情。
  
  祖頓巨人是不可能攻擊這么遠的距離的。
  
  他驚疑的回頭想要一探究竟,整個人瞬間僵住。3333xs
  
  一道身影以拋物線軌跡在空中襲來。
  
  就像是一顆精準的導彈。
  
  他不知道來人是誰,但那帶著笑臉一樣的面具,每一個進化區的高層卻都已經知道。
  
  唐閑覺得這個登場方式的前半段絕對是印度阿三電影級的帥。
  
  但這個登場方式的后半段就有點無厘頭了。
  
  好在帶著面具,不存在真正的狗啃屎。
  
  已經從數百米的空中摔過兩次,唐閑已經徹底適應了這個疼痛。
  
  他迅速的爬起身來,端正了一下自己的面具。
  
  “您好,打劫?!?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