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九十五章:清心寡欲白曼聲

第九十五章:清心寡欲白曼聲


  紅土林危機暗伏。
  鐘修然沒想到的是,在紅土林居然遇到了白骨山脈才會有的生物,金烈鳥。
  這種完美級鳥類對付起來極為麻煩。
  他的四名隊員正在竭力奮戰,鐘修然打著哈欠,一副困倦的姿態。
  這已經是深夜,這個時候冒出一只金烈鳥自然是好事情,但著實難以對付。
  “戰士負責誘敵,將這只笨鳥引到陷阱區去?!辩娦奕话l號施令。
  “那些陷阱對鳥類有效嗎?”隊員中的刺客不太確定。
  但鐘修然也沒有回答,他也沒有再問。
  除了手持盾與錘的戰士還在金烈鳥的攻擊范圍里。
  其余人都開始徐徐撤退。
  完美級生物的狩獵并不簡單,隊里的醫生發現,除了沒有參與戰斗的鐘修然,其余幾人都掛了點小彩。
  似乎是呈現出了一種反被狩獵的場面,那只金烈鳥越戰越勇,亢奮的鳴叫著,黃金一般的羽毛如利刃一般不停的斬向隊伍的戰士。
  “腳步加快一點,戰士撐不了多久?!?br/>  能夠單獨對付完美級生物的,終究只是極少數。
  眾人點點頭,一臉戒備的退后。
  金烈鳥的攻勢越來越兇猛。
  鐘修然下令道:
  “戰士也撤退,快!”
  戰士聽到命令后,內心松了一口氣。他的盾牌上滿是劃痕,若是再不撤退,金烈鳥恐怖的力道就會擊垮他。
  遭遇白骨山脈來的完美級生物,讓鐘修然的團隊開始狼狽的逃跑。
  金烈鳥哪里肯放走獵物?
  它原本是空中的霸主,但這里的樹木太密集,使得它開始陸行奔跑。
  饒是沒辦法飛翔,它的速度也比人類要快。
  眼看就要被追上的時候,鐘修然停下了腳步。
  在金烈鳥的利嘴就將貫穿他的時候,他笑了起來。
  驟然間,地面上驚現出無數尖刺與藤蔓。
  就像是一張收縮的胃,這些藤蔓,尖刺,砂巖,瞬間化作一道網將金烈鳥包裹住。
  金烈鳥的身體無法動彈,只有長長的鳥脖子在不斷地晃動,鳥嘴里傳來哀啼。
  刺客與戰士都亮出了兵器,瞬間將鳥首斬斷。
  戰斗結束。
  抹了抹額頭的汗,鐘修然還是有些害怕的。
  在礦區里是沒辦法做出高度自動化的陷阱的。但鐘修然的能力,是驅動自身周遭的一些環境。
  土壤,藤蔓,水流,這些東西都可以被意念驅動。
  白天他忙活了一下午的陷阱,這一片都是他所布置的陷阱區。以守為攻便是鐘修然的狩獵策略。
  “太危險了,這還只是在外圍就有完美級生物了。跟我們了解的紅土林不一樣。我們就不深入了?!?br/>  鐘修然說道。
  醫生說道:
  “可如此一來,我們的積分就會落后別的家族和團隊許多?!?br/>  鐘修然不在意,說道:
  “落后就落后吧,我們就算再努力,跟頂上三家也沒得比,但相反,他們會需要我們的幫助,按照現在這個情形,頂上三家的團隊也會被趕出來的?!?br/>  看隊員們不太理解,鐘修然便再解釋道:
  “這片地方到處都是陷阱,想要從這里生存,就必須得討好我們。而這里是最適合駐扎的位置,必然會有很多獵人的隊伍經過,說不定頂上三家也會路過?!?br/>  “我們只要收保護費就好了。有句話咋說來著,全華夏的人,每個人送你一片礦,你就能瞬間成為億萬富翁。這個道理在礦區是一樣的?!?br/>  眾人沉默。
  都聽說鐘家的少爺懶到了骨子里,沒想到懶成這樣。
  鐘修然差人將金烈鳥的魂晶取出。
  他看著金烈鳥的尸體。
  想著這種生物為何會出現在紅土林,若有所思。
  ……
  ……
  秦千的隊伍只有她一個女人,雖然是女性作為隊長,但秦千并沒有顯得盛氣凌人。
  她被稱作女魔王,也只是因為在女獵人中,她的實力排名第一。
  倒并非真的是女王作態。
  相反她大多時候顯得楚楚可憐,為人心思細膩,對隊員的關懷無微不至。
  幾個大男人也沒有任何不服。
  秦千的隊伍算是比較深入紅土林區域了。
  之前三十九堡壘公布了一種新的獵人噴劑。是一種香水,乃是華科院的商路博士所造,提純于紅線草。
  礦區的生物會很排斥這種氣味,因此不再靠近人類。
  這種噴劑也算利于全人類的發明,但狩獵盛會并沒有人使用。來這里的團隊,當然是希望遇到越多的礦區生物越好。
  秦千卻下令所有隊員噴上噴劑。
  隊員們略有疑惑,一路上他們的確沒有遇到礦區的生物,但卻遇到了不少獵人。
  死去的獵人。
  秦千此刻就蹲在某個獵人的尸首旁。
  “千姐……現在正是晚上,獵物們活躍的時候,我們為何要避開這些動物?!?br/>  秦千搖了搖頭,說道:
  “我們一路上,遇到了多少獵人的尸首?”
  “沒記錯的話是十二具、”隊伍里的眼睛回答。
  秦千點點頭,說道:
  “從服飾來看,應該剛好是兩個隊伍的成員,他們死因基本一致,額頭有一個血洞,或者身體四分五裂?!?br/>  眼睛思考了一陣,說道:
  “千姐,你懷疑……這不是礦區生物做的?”
  “是的,四分五裂的身體就像是石雕碎裂一樣,這應該是被急速冰凍,紅土林沒有這樣的生物,北方也甚少有,而額頭的血洞,更不可能是礦區生物的手筆。這該是某種槍械造成的?!鼻厍дf道。
  “子彈呢?”隊伍里的戰士問道。
  眼睛也納悶:
  “槍械的威力固然強大,但這是礦區,能夠被選入狩獵盛會的獵人,豈是尋常槍械可以……”
  “沒有子彈,說明子彈貫穿了頭顱后還有余力?!?br/>  秦千閉上眼睛,想著之前十來具尸首倒下的狀態,開始側寫著某個場景。
  隊員們不再說話,月色有些陰森起來。
  許久之后,秦千搖了搖頭,睜開眼睛緩緩說道:
  “我希望我的猜測是錯的,這應該是一個二人的獵殺組織,他們現在可能就在我們前方不遠處?!?br/>  “他們的狩獵優先級最高的是人類,其次才是礦區的生物。其中一人應該有著極為先進的槍械配備,而且槍法精準到恐怖的程度?!?br/>  “另一個人則是法師,能夠凍結視線內的所有生物?!?br/>  “兩個人?他們的隊員呢?”
  “不清楚?!?br/>  秦千說道:
  “我們腳步得放慢一些,錯開那兩個狩獵人類的獵人,七天的時間,這只是第一夜,我們沒必要急著狩獵?!?br/>  “那兩個人很強嗎?千姐,我們可有六個?!?br/>  秦千搖了搖頭,說道:
  “很強,那個用冰的,能力絕對在我之上?!?br/>  這句話徹底讓隊員們啞口無言。
  “先找個地方歇腳吧?!鼻厍дf道。
  ……
  ……
  對于紅土林的人來說,夜晚漫長。
  唐閑這邊則毫無知覺,一覺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他身上披著一層薄薄的毯子。
  就這么坐在涼椅上睡了一夜。
  唐閑覺得舒坦,沒有去參加狩獵盛會是對的。
  阿卡司那樣的性子,說不定一晚上都在擔心黎錚的安全,這哪里能睡得好?
  鼻息里已經多了微弱的腐爛氣息,唐閑相信,這一個夜晚過去,獵物可能沒有死多少。
  但獵人卻死了不少。
  歷來的狩獵盛會,比的哪里是純粹的狩獵技巧?
  搖了搖頭,出于對阿卡司的信任,唐閑沒有在意。
  他從唐冰箱的小窩里取出一馭山獸的肉。又在冬染挖好的小池塘里,抓了一條龍刺魚,準備弄些吃的。
  唐小九聞著味兒就醒了過來。迷迷糊糊的小腦袋里還想著昨天的成語和常識。
  然后夢游一般的開始幫唐閑打下手。
  唐閑大笑,這個笨小孩起碼還是把多勞多得,多得多吃刻在了骨子里的。
  這半夢半醒的狀態,都還惦念著吃的。
  南方的林子里滿是血腥味,北方的樹海則有了一股異樣的香味。
  很多樹海的生物已經習慣了唐閑的存在,布滿了紅線草的圍欄外,因為羊肉和魚肉的香氣,引來了一堆動物。
  但基于小九尾狐在里邊兒,以及大九尾狐卿九玉之前的警告,沒有生物靠近這只屋子。
  這些阿貓阿狗阿虎阿豹什么的,都留著口水,望著那間小木屋。
  不過今日還是有例外的。
  在唐閑弄好食物的時候,樹屋來了一個客人。
  一襲白衣不染纖塵,白曼聲的到來,讓很多靠近樹屋的動物們瞬間作鳥獸散。
  “唐閑哥哥,小白蛇姐姐來了?!?br/>  唐小九幫著唐閑刮干凈了魚鱗后,就被唐閑支開了,這會兒正在院子里蕩秋千。
  唐閑不意外,老早就嗅到了白曼聲的氣味。
  他看了一眼白曼聲,說道:
  “坐,食物準備的不夠多,外面很多動物呢,你要是在我這吃不飽,就自己去外面吃?!?br/>  白曼聲神情冷冷的,一言不發的坐在唐閑之前的涼椅上。
  唐小九看到吃的快弄好了,就麻溜的跑到了小木屋里,把小桌子小凳子給搬了下來,就在院子里吃。
  不多時,桌子上擺了一鍋魚湯,一盆羊肉。
  唐閑給了白曼聲碗筷。
  白曼聲的表情就有些怪異了。
  今天是來興師問罪的,吃人嘴軟,這要是吃了,還怎么問罪?
  可不吃吧……又有點忍不住。
  仙女的肚子餓了也會叫。
  白曼聲并不特別餓,但架不住食欲大動。
  尤其是自己再不動筷子,那小狐貍說不定過不了多久就一個人吃完了。
  于是白曼聲吃了一口羊肉。
  嗯,就吃一小口好了。嘗個味道就行,只吃一小口,還是可以繼續有底氣的責備唐閑的不人道的。
  一口羊肉下去,白曼聲不自覺的又夾了一筷子。
  再來一口好了,就算再來一口……也還是可以很有底氣的質問唐閑的吧?
  她又吃了一口,這次夾的羊肉可比上次大點兒。
  第二口羊肉吞咽入腹,白曼聲看了看唐閑和唐小九。
  這一饕餮一狐貍都在專心吃飯呢,想來是沒有看到自己吃東西,反正是沒看見的,那就……那就再吃最后一口好了……
  對,這真的是最后一口!
  就像白曼聲之前聽不過癮的小說又重新聽了好幾次,最后一口的念頭也開始單曲循環起來。
  循環很快結束。
  因為羊肉吃完了。
  唐小九懂事的拿起碗筷和掃的干干凈凈的鍋與盆去小河邊洗碗了。
  唐閑說道:
  “好吃吧?”
  白曼聲的表情有些復雜,最終還是恢復到往日的清冷,她說道:
  “那些故事為什么只有一半?”
  “這些故事可都是很珍貴的,能有一半聽就不錯了?!?br/>  “剩下的呢?”
  “剩下的有點麻煩,畢竟是人類的東西,我又不是人類。你想要聽故事?”
  “嗯,想聽?!?br/>  “行,但是得加錢,不然感情不夠?!?br/>  “錢是什么?”
  白曼聲忽然想起來一個事,又問道:
  “對了,推薦票和月票還有訂閱是什么?我經常聽完一些故事后,就有個人嚎啕大哭的求這些東西來著,跟講故事的人口音不一樣的?!?br/>  “哦,那是章節末尾的作者留言,作者知道嗎?就是一種以推薦票和月票為輔料,以訂閱為原料來生產故事的一種鳥類,叫聲與鴿子相似?!疤崎e淡定的說道。
  “哦,他們挺慘的,我看他們經常請假來著,因為被車撞了,被讀者打了,或者是生病了,還有停電斷網之類我不大懂的?!卑茁曊f道。
  “其實都是票沒到位的借口。我跟人類比較熟,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幫你把剩下的故事找齊?!?br/>  “什么事情?”
  “過陣子,約佩拉平原會發生一些事情,你要答應我,讓你的小蛇們安分的觀望,不準參與其中。而你則必須在這些事情結束前,都聽我的?!?br/>  “我為什么要聽你的?”
  “那行,這些故事的后續我就退掉了?!?br/>  “你!混蛋!”
  白曼聲瞪大眼睛,怎么沒想到許閑是這種人!
  不對,許閑不可能這么沒良心,這肯定是唐閑!
  唐閑發現這小白蛇真有意思。比冬染和喬珊珊都有趣。
  “你可得好好考慮,跟著我做事也不會太久,頂多一個月左右?!?br/>  頓了頓,唐閑說道:
  “有故事聽,還有羊肉吃?!?br/>  白曼聲覺得自己一直都是清心寡欲的,但遇著這個人,她發現自己并非無欲無求。
  看了唐閑許久,銀牙一道:
  “不得是危害我蛇族的事情?!?br/>  “這個自然?!?br/>  唐閑回樹屋拿出了剩下的光盤。但這些光盤依舊不是全部的故事,在每本書臨近尾聲高潮的時候,他又給剪了。
  白曼聲拿著故事,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