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九十二章:唐宋

第九十二章:唐宋

黎家隊伍里的人,除開黎錚,唐閑一個也不認識。
  
  而宋家的隊伍,唐閑倒是發現了一個熟人。
  
  他啞然失笑,沒想到這么多年后,還能見到那個痞子教師林決。早些年聽說他做了獵人,干臟活不上榜的那種,實力很強。
  
  現在看來傳言不虛,能被宋家征用,林決該是有過人之處。就是不知道宋家那些下屬們,老婆看得緊不緊。
  
  在黎錚考慮要不要打招呼的時候,唐閑便走了過來,一旁的黎小虞則緊緊跟著。
  
  避不開了,黎錚看著正在張望林肯堡壘的宋缺,說道:
  
  “宋缺,別瞎望了?!?br/>  
  宋缺回過頭,露出憨厚的笑容說道:
  
  “錚哥,說不定你不會是我最強的敵人呢。那邊的林肯堡壘來勢洶洶啊?!?br/>  
  黎錚說道:“行了行了,這次不是打探情報,那不是你該干的事兒?!?br/>  
  唐閑已經來到了黎錚跟前。
  
  宋缺注意到黎錚看著眼前的男女,在意程度更勝那些獵人,不禁問道:
  
  “這二位是?”
  
  黎錚覺得有些頭大,自己妹妹和唐閑在一起,這要是表現的太親密了,豈不是當著人面兒綠人?
  
  “我來介紹一下,這哥們是我黎家新聘的技術顧問,唐閑?!?br/>  
  宋缺打量起唐閑,想來唐閑既然是技術顧問,必然是有著某些地方很出彩。
  
  “你好,我叫宋缺,唐宋的宋,缺憾的缺?!?br/>  
  “你好,我叫唐閑,唐宋的唐,閑適的閑?!碧崎e禮貌應對。
  
  “嘖,你們二人名字還挺登對,哈哈哈哈……”黎錚打趣道。
  
  唐閑對宋缺的第一印象很不錯,這個人善惡值極高。
  
  黎錚與齊尋,可以說前者是偶爾會做惡事的好人,后者則是偶爾也做善事的惡人。
  
  富家子弟,自然都是有惡趣味的,但宋缺不是。
  
  善惡值幾乎跟姜明一樣。
  
  魅力值算是唐閑見過的男性里最高的,十的數值,評價只有兩字:如龍。
  
  唐閑覺著這笑容太過憨厚,不然宋缺的魅力值應該會更高。
  
  他看了一眼宋缺,又看了一眼黎小虞。
  
  宋缺的確是優秀的無可挑剔,唐閑都覺得這人可謂華夏的未來。
  
  只是他跟黎小虞在一塊的情形,委實難以想象。
  
  “這位美麗的女士是唐兄的妹妹嗎?”
  
  “不是,這是他的妹妹?!碧崎e指了指黎錚。
  
  黎錚面無表情。主要是不知道該作何表情。
  
  宋缺點點頭,未覺得有不對,但過了一兩秒,他忽然皺眉。
  
  “等等,錚哥,你幾個妹妹?”
  
  “我就一個妹妹。就是她,黎小虞?!崩桢P咳嗽了一聲。
  
  “??!”
  
  宋缺驚得一個后仰,臉瞬間紅到了脖子處。
  
  黎小虞氣道:“你鬼吼大叫什么!大男人臉紅個什么勁!”
  
  宋缺平復了一下呼吸,戰場上他可以運籌帷幄談笑自若,但不知為何,這些天看了黎小虞的一些生平之后,雖然不曾見過這位小姑娘,卻每每想到黎小虞,都覺得遍體生寒。
  
  今日見著黎小虞,宋缺內心是極為歡喜的,因為黎小虞長得很可愛,比他想象中還要可愛些,只是覺得太突然了些。
  
  兩家是政治婚姻,但他并不抵觸,自然的,也就想要好好與黎小虞相處。
  
  可這么一見著,打亂了他的計劃。
  
  黎錚倒是覺得有趣,這宋家大公子居然還有這么一面。
  
  唐閑也略感意外,宋缺其人的確與他想象中不同。
  
  如果讓他在頂上三家的公子里,選擇一個朋友,他覺得宋缺是最有趣的。
  
  唐閑沒有說話。
  
  黎小虞早晚是要見宋缺的,萬一宋缺的優秀,就能讓黎小虞改變心意呢?
  
  宋缺在一旁支支吾吾,想著說些什么,卻開不了口。羞澀的像個鄰家大男孩兒。
  
  黎小虞并沒有再看宋缺,她仔仔細細的看著唐閑。
  
  唐閑神情自然,與往日并無二致??雌饋韺ρ矍暗囊磺泻敛辉谝??;蛟S僅有的一些波動,也只是對宋缺的欣賞。
  
  黎小虞幽深的瞳孔深處慢慢浮現出一種落寞。
  
  她其實很多時候都不知道唐閑在想什么,揣測唐閑的想法,是讓她覺得痛苦而又快樂的事情。
  
  但這一刻,黎小虞是知道唐閑想法的。
  
  正因為知道,才倍感落寞。
  
  人生中總有人會以愛之名做這樣的那樣的安排,黎小虞很小就知道自己的命運。
  
  她沒有逃避這段婚姻。
  
  但見著唐閑的無動于衷,她還是很難受。
  
  自己對他不可謂不執著,為的不過是讓他明白自己的心意。
  
  黎小虞忽然有些氣餒。
  
  “唐閑,你真的是個白癡!”
  
  甩了甩袖子,黎小虞頭也不回的離開。
  
  留下一臉懵逼的唐閑,宋缺還有黎錚也不解這是發生了什么。
  
  宋缺正要去追,卻被黎錚拉住。
  
  “我妹妹發脾氣的時候你可別跟過去?!?br/>  
  宋缺不大懂男女間的事情,只是說道:
  
  “唐兄,她怎么忽然生你氣了?!?br/>  
  “我不知道,我又不是腦……腦袋里想那么多的人?!?br/>  
  宋缺汗顏道:“可惜了,我都沒來得及說啥話?!?br/>  
  黎錚還真沒見到過宋家大公子這幅慌張的樣子,反倒是有些高興。
  
  “我這妹妹話雖然不多,但性子野得很,我原本擔心她嫁你宋家后受委屈,哈哈哈,現在看來,受委屈的可不是她?!?br/>  
  宋缺苦笑。腦海里想著的還是黎小虞。有些遺憾黎小虞走的太快。
  
  “對了,小虞叫你來這里是有事情?我聽說你可是不參加狩獵盛會的?!崩桢P看向唐閑。
  
  唐閑點點頭,說道:
  
  “我不參加。算是幫你參謀參謀,今天便是來觀察對手的?!?br/>  
  宋缺發現唐閑說話的語氣,倒是跟黎家的其他下屬不一樣,黎錚對唐閑意外的客氣,唐閑對黎錚也并無任何諂媚。
  
  “成,有勞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幾個是我的隊友,比不得你家那位,但他們也都是一等一的好手。這個是唐閑,我朋友,也是盛唐的隊長?!崩桢P開始介紹他身后的四人。
  
  在聽到盛唐的隊長后,除卻醫生,其余三人的目光都不友善,甚至是頗有敵意。
  
  為首一人,寸頭,國字臉,絡腮胡,手上有老繭,唐閑只看一眼便知此人是練過的。
  
  黎家內府的很多客卿與獵人不同,他們大多有極為濃烈的集體感和榮譽感。行事作風與軍人無異,但不像正規軍那般遵守紀律,基本只聽黎家人的吩咐。
  
  唐閑很快便明白了對方對自己不友善的原因。
  
  該是因為阿卡司。黎錚今早做的決定,要從盛唐的獵人小隊里要一個外援,一個隊伍六人,來了新的,自然得擠掉舊的。
  
  盛唐的外援到來,破壞了他們的集體感,也破壞了他們的榮譽感。因為黎家一旦拿到名次,他們之中被取代的隊員也無法獲得這份榮譽。
  
  這國字臉伸出手,說道:
  
  “唐先生你好,在下謝江?!?br/>  
  “哦,你好?!碧崎e也禮貌的伸出手。
  
  握手是最基本的禮儀。卻也是很多習武之人給下馬威的方式。
  
  唐閑感受不到任何有攻擊意圖的力道。所以他有些納悶,為何謝安一直握著自己的手。
  
  謝安心下詫異,這人年紀輕輕的,看起來也不像是練塊兒的,骨頭怎么這么硬?
  
  原本想著就算是被大公子責罰,也要給這個盛唐的這個小子一個下馬威。
  
  但不想,對方還真是一個硬骨頭,看他的神情,像是半點事兒沒有。
  
  由于唐閑的表情太過平靜,黎錚和宋缺都沒有發現異樣。
  
  這個時候黎錚說道:
  
  “說起來,你跟我妹妹來這兒,觀察到了什么沒?”
  
  唐閑欲要搭話,便轉身把手一抽。
  
  謝安整個人被甩到了空中。
  
  “靠,這老哥上天了!”
  
  黎錚一驚,沒看清剛才發生了啥,怎么好端端的握手的人,就飛了起來。
  
  謝安只覺得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拉著自己整個身子一甩。
  
  然后便是兩腳離地,一股強烈的失重感傳來。
  
  他反應迅速,抱膝一滾,硬是在空中翻了兩圈后,穩穩的落地。
  
  宋缺注意到了整個過程,內心驚嘆唐閑的力氣可真可怕。
  
  早就聽說一些強大的人即便在金字塔也有著超越常人的力量,他算是見識了。
  
  謝安臉上火辣辣的,有的人沒看清是怎么回事,但他自己卻是清楚的。
  
  唐閑滿含歉意的說道:“抱歉,這一準備搭話就忘了還在握手?!?br/>  
  謝安搖搖頭,他內心驚詫不已,但也知道,方才對方留手了。
  
  看似隨意的抽手,就把自己甩到了天上……有些后怕,還好人家寬宏大量,握手時的小動作沒太計較。
  
  謝安心服的說道:
  
  “多謝唐先生高抬貴手,剛才是我太無禮?!?br/>  
  黎錚是真沒看到剛才發生的,問道:
  
  “剛發生了啥?”
  
  唐閑說道:“沒什么,一段友誼在兩個男人手中萌生而已?!?br/>  
  宋缺覺得好笑,越發覺得唐閑有趣。
  
  唐閑不再理會剛才的事情,說道:
  
  “觀察到的一些情報,我全部告訴了黎小虞,你回頭問她便是?!?br/>  
  唐閑覺得該離開了,雖然宋缺這個人有些意思,但說到底,做不成朋友,跟黎錚也沒什么好聊的,便說道:
  
  “你們繼續,我有些事情先走了?!?br/>  
  黎錚點點頭,說道:
  
  “慢走,有空來黎家做客啊?!?br/>  
  唐閑離開了。
  
  宋缺看著唐閑背影說道:
  
  “這個人真有意思,錚哥,你怎么找到的?!?br/>  
  “你覺得他哪里有意思?”
  
  “他很聰明?!?br/>  
  “你怎么看出來的?”
  
  “小虞叫他幫忙觀察,說明他的觀察能力很強。而且方才他的目光,掃過你我隊員的時候,看的部位都很講究?!?br/>  
  “怎么說?”黎錚還真沒發現這些門道。
  
  “他第一眼就能找到這些獵人們鍛煉的最出眾的部位,或腿或手或手指?!?br/>  
  宋缺顯得很興奮。
  
  “這是我黎家的人,你怎么好像很高興?!崩桢P笑道。
  
  “我雖然不知道他天賦如何,但他不參加狩獵盛會,這對我來說,算是好消息。少了一個善于觀察的強敵?!?br/>  
  頓了頓,宋缺又略顯遺憾的說道:
  
  “不過也算是壞消息,真想和唐兄好好較量一番?!?br/>  
  唐閑離開了體育場。
  
  他給黎小虞打了一個電話。
  
  倒不是為別的,黎小虞中途離場,他想知道自己算不算是辦完了這件事兒,富婆認不認賬。
  
  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原因。
  
  黎小虞接聽了電話。
  
  “說?!?br/>  
  電話那頭的聲音冷冷的。唐閑琢磨了一下,問道:
  
  “你心情很不好,是因為宋缺不好看?”
  
  “他好不好看關我什么事!”
  
  “另一半長得好不好看,其實還是有些重要的,這關系到要不要關燈的問題?!?br/>  
  黎小虞沒聽懂。
  
  唐閑說道:
  
  “如果不好看,有些事情就必須關燈,少了很多情趣。你見過黑燈瞎火的電影嗎?”
  
  “滾!唐閑你有病吧!”
  
  黎小虞其實已經看到了唐閑,就在體育館大門處。她一直沒有走遠。
  
  唐閑也看到了黎小虞,二人相隔也就二十來米。
  
  黎小虞看著唐閑,雖然看起來很兇,可目光深處并無半點怒意。
  
  她忽然在想,為什么這么近的距離,唐閑都不掛電話的。
  
  這不是他風格。
  
  唐閑沒有試圖靠近,繼續舉著電話說道:
  
  “我真覺得宋缺這人挺不錯的,所以有些遺憾?!?333xs
  
  “我遺憾你¥#!”黎小虞氣的爆粗。
  
  唐閑語氣沒變,說道:
  
  “我遺憾的是將來會跟他沒辦法做朋友?!?br/>  
  黎小虞一愣。
  
  “你這么不想嫁給他,原因在我。所以由我幫你,其實很不合適,但問題在于我已經答應了幫你。真麻煩?!?br/>  
  心跳慢慢加快,黎小虞說不出話來。
  
  不遠處的唐閑,還是那副樣子,不急不緩的。
  
  “當年我就不該跟你下那一盤棋。我哪里知道有人從十二歲開始就是個瘋子的?戲中瘋魔那叫入戲,但生活里做個瘋魔,那便會有很多痛楚?!?br/>  
  人來人往的畫面仿佛驟然間慢了下來,黎小虞緊緊的握著手機,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唐閑。
  
  漸漸的,街道就變得安靜起來,那些喧囂還在,但就是變得朦朧,似乎全世界就只剩下唐閑一個人。
  
  “我想了想,你要天災級bss生物的結晶,以及嫁給宋家的原因,都是為了開拓第層。達成了后者,前面的要求自然可以免除,所以我要做的事情,往簡單了說就是破壞你的婚禮?!?br/>  
  “看你當初一臉做好覺悟為了全人類犧牲的樣子,我還以為你真的想開了,敢情是裝的。行了,我現在知道你怎么想的?!?br/>  
  “我會想辦法讓你嫁不出去,免得你以后活成一個怨婦。至于之后會發生什么破事情,到時候再說了??傊?,你最好別改主意,別到時候沒人要了又喜歡上人家?!?br/>  
  鼻子好像有些酸,黎小虞終于眨了眨眼睛,因為感覺到有些濕潤。
  
  原來這個家伙是知道自己心思的。
  
  沉默了許久,黎小虞還是不知道該說什么。
  
  唐閑也沒有心疼電話費的掛斷電話,就靜靜的等待著。
  
  又過了一會兒,黎小虞才冷冷的說道:
  
  “我才不會喜歡上別人。你個白癡?!?br/>  
  “嗯,掛了啊,電話費挺貴的?!?br/>  
  唐閑掛斷了電話,黎小虞忽然笑出了聲。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