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八十三章:第二聰明

第八十三章:第二聰明

宋缺其人,在氣質上倒是與黎錚有些相似。小時候的教育使得他們自有一些不怒自威的氣勢。
  
  在如今這么一個時代,男男女女的審美越發扭曲怪異,頗有些賽博朋克之風。
  
  但宋缺不管在哪,都該是每個美男。
  
  前提是他不能笑。
  
  這么一個人,一笑便莫名會讓人覺得有些憨厚老實。世間就是有這種面容的。
  
  比如……古代美劇權游的女主,那位顏值隨著笑容在一分和九分之間波動的龍之母的扮演者。
  
  偏偏宋缺比較樂天陽光,笑的頻率很高。
  
  故而在第一堡壘,宋缺也有個外號,叫憨宋。
  
  倒并非是這位宋家大公子真的憨傻。宋缺為人誠實憨厚是真,但算計一道,也少有敵手。
  
  高麗國手李浩昌,在圍棋界橫掃各個堡壘,收宋缺為弟子后,不久便封盤歸隱。
  
  只是這件事,也只有宋家的人知道原因。
  
  宋缺笑道:“老爹,我沒有見過她的。聽說生的好看,也很聰明?!?br/>  
  “那是自然,這婚事委屈不了你。要說男兒好漢,黎家比不過我宋家,但要說我宋家的女子,跟黎家那丫頭比,差了太遠?!?br/>  
  宋缺撓撓頭,心說大姐和三妹其實也很優秀了。
  
  “過兩天,我們去三十九堡壘,你就會見著那丫頭了?!?br/>  
  “她好像挺兇的,要是不喜歡我咋辦?”
  
  宋缺就像一個想要正兒經談戀愛,又有些畏手畏腳的雛兒。
  
  宋耕朝點點頭,這沒辦法反駁,黎家的二小姐,兇名在外,不少大家豪門的公子,從少爺變成了少奶奶。
  
  想來三十九堡壘這些年沒人敢跟黎家的人提親,除卻家族間的差距,也有一些門當戶對之外的因素。
  
  宋耕朝笑道:
  
  “你好好生生對人家,你生的俊美,為人有質樸老實,她不會對你怎么樣的?!?333xs
  
  宋缺點點頭,不再談論這件事。有些期待與黎小虞的相遇。
  
  “對了,狩獵盛會的準備做的如何了?”
  
  “隊員們都陸陸續續趕來了?!彼稳闭f道。
  
  “這些隊員不簡單吶,我宋家找來他們,可花了不少錢財。他們服你么?”
  
  宋耕朝最擔心的便是這一點。
  
  自己這兒子,天賦異稟不假,大概獵人榜上,也就只有神秘莫測的阿卡司能夠與之較量。
  
  可偏偏,在隊伍里擔任的位置,卻要選擇最不受尊敬的“眼睛”。
  
  宋缺說道:
  
  “放心吧老爹,他們的確都是有本事的人,可真是另外歡喜呢!但他們還是服我的?!?br/>  
  “哦?一群能人個個眼比天高,愿認你做隊長?”
  
  宋缺點點頭,認真的說道:
  
  “強者有強者的個性和脾氣是應該的,要獲得他們的認可,跟我選不選眼睛這一職位無關,比他們強就好了?!?br/>  
  宋耕朝很滿意于自己兒子的自信態度。
  
  “行,這些日子,盡可能去多操練吧。這次狩獵盛會,各路牛鬼蛇神可不少。你也不可掉以輕心,獎勵對你們來說是次要的,榮譽是最重要的?!?br/>  
  宋缺點點頭。
  
  閑聊了幾句,宋缺便離開了書房,隨后沒多久,去了礦區。
  
  阿瑪拉洲是人類在礦區最大的采礦地。
  
  幾乎所有堡壘都在這里有著自己的領地和工事,這里也是各個堡壘“新手村”的起點。
  
  林決揮舞著球棒,正砸著一只不小心跑入了安全區域的精銳級生物。
  
  算是打發無聊。
  
  “我說宋缺那小子,也是個公子哥兒吧?怎么都不安排幾個女人伺候的?!?br/>  
  林決扔掉煙頭,繼續用棒球棍鞭尸。
  
  一旁的幾個獵人也都習慣了,這個看起來痞態十足的老流氓,實力不俗,生平最愛兩樣事物,打架和女人。
  
  “大清早這么大火氣?隊長可是個正經人,要找女人自己去三層的會所去?!?br/>  
  說話之人只有一只眼睛,面相兇悍,正在擦拭著手中的槍械。
  
  造型很想巴雷特重型狙擊步槍。這等重物,在他手里宛若跟泡沫一樣輕盈。
  
  林決搖頭,說道:
  
  “雛兒做老大最沒意思了,真懷念以前單干的日子,想當年,我在三十九堡壘,綠了一整個學校的老師,那是何等風光?!?br/>  
  “老林,打住打住,你都說了十多回了。作為被貶之人,三層你也回不去了?!?br/>  
  醫生笑著擺手,制止了林決的自我回憶。
  
  林決有些尷尬,笑了笑。
  
  “也是,我要是還能回三層,我就去問獨眼龍要那些會所地址了?!?br/>  
  林決點點頭,心說是這么個道理。
  
  不過宋缺此刻還未到,他架不住無聊,說道:
  
  “這宋家的老頭兒把他兒子藏了這么久,可算是能忍了。換老子要是有這么個兒子,早就發朋友圈秀娃了?!?br/>  
  “你可拉倒吧,就你這嫖遍千山萬水不落腳的德行,誰愿意給你生娃?!?br/>  
  獨眼嗆了一把林決。
  
  林決也不惱,哈哈大笑道:
  
  “我也生不出腦瓜子這么好的娃。算是我見過的年輕人里,第二聰明的了?!?br/>  
  這話頓時讓其余幾個一同等待著宋缺的隊員怔住。
  
  “又吹啥牛呢?”
  
  “啥情況,敢情你還見過更聰明的?”
  
  林決嘚瑟起來,說道:
  
  “那可不,我以前在學校,校長見了我也得叫一句林老師!我見過的孩子多了去了?!?br/>  
  “少吹你那些破事,除了女人屁股和乃子,就沒別的新鮮花樣?!?br/>  
  “不提也罷不提也罷,那孩子聽說后來犯了混,考試作弊呢,給整沒了,我現在都打聽不到他消息了。
  
  可惜了,他真比宋缺這孩子聰明,就是沒天賦。跟宋缺比,到底是命不同。底層可不是那么好活的,保不齊那娃已經一命呼嗚了?!?、域名(請記住_三<>
  
  “你說個卵呢。沒都沒了?!豹氀哿R道。
  
  沒天賦的孩子,底層一大把,腦瓜子聰明,在獨眼看來也就那樣。
  
  畢竟宋缺可不光是聰明。
  
  醫生笑了笑,倒是有些意外。
  
  幾個人搭檔了有一陣子了,干的都是亡命的買賣,不在獵人排行榜上。但他們的實力都不可小覷。彼此也比較了解。
  
  他知道林決和獨眼都是痞子,說話糙,也愛吹牛,但此刻林決眼里的遺憾作不得假。
  
  便安慰道:
  
  “聰明的人總會想辦法活得很滋潤。你也別遺憾,保不齊以后你還能見到他?!?br/>  
  “但愿吧,那娃也算救過我一命?!?br/>  
 ?。ê昧?,明天應該是不會這么爆發了。)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