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七十五章:獸潮

第七十五章:獸潮

樹海與紅土林,是整個大陸較為中心的地帶,鄰近著熱帶地區。再往北方走去,則是整個人類文明幾乎未曾踏足的禁地。
  
  但也有著較為完善的地圖,來自于解鎖金字塔層級所獲得的知識,也來自于人類先賢們的探索。
  
  因為人類初次登臨礦區,所在地方便是南半球的亞溫帶,基于氣候原因即便數百年過去,人類各個堡壘的采礦基地,也都是在這些地帶附近。
  
  樹海的北方,便被統稱為北域。對應的,以南半球的阿瑪拉洲以南,便成為南域。
  
  所以人類活動的范圍,其實很小很小。剛好就在世界的夾縫之中,亦如他們在現實世界一樣。
  
  礦區的世界雖然有不少先行者們踏足,繪制了較為完善的地圖,但踏足和征服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而人類即將準備征戰的約佩拉平原,便在北域,不過是極其靠近西方的地帶,目前開拓的航線,也都距離樹海極遠。這也與唐閑的計算相符合。
  
  人類征服礦區的作戰路線,應該是比較迂回的。數十年內,樹海都應是一個比較僻靜的地帶。
  
  唐閑一行人正在踏入北域。
  
  不到十四個小時的路程里,他們已經遇到了好幾波礦區的生物。
  
  唐閑仔細計算了一下,冬染的實力,接近精銳級的普通生物,弱于bss級生物。
  
  但在喬珊珊的幫助下,冬染甚至可以與完美級生物一戰。至少能夠拖住時間。
  
  阿卡司的覺醒的戰斗能力便是速度,加之雷梟的血清,他的速度便更加夸張。
  
  但弱點也很明顯,鋒利的武器在礦區并不好使,他的攻擊能力,某些情況下甚至不如施展風壓的冬染。
  
  不過恐怖的速度,讓阿卡司面對精銳級生物乃至完美級生物時,幾乎都是單方面的進攻。過于迅疾,讓礦區的生物也無法反應過來。
  
  唐閑沒有使用商路從紅線草里提取的噴劑。
  
  這一路上他有意要讓礦區生物接近。
  
  一旦沒有了紅線草,人類的味道對于這些生物來說,天然的帶著某種吸引力。
  
  一行人已經來到了殘時峽谷北方的荒原。
  
  再往北方走,便是血色荒原,到達血色荒原后往西北而走,便是白骨山脈。
  
  這里的地勢平坦,沒有太多的林木,生物相對來說也比較稀少。
  
  但遇到的,都是較為棘手的生物。
  
  一路上唐閑也通過唐嘎吱詢問了不少生物,飛禽走獸皆有,眾人也得到了部分有用的價值。
  
  踏著泥濘,
  
  “再過幾個小時,應該會下雨,今晚先找個地方避雨?!?br/>  
  喬珊珊不解的問道:
  
  “那些動物說三天前的確有看到大蛇經過,但為何順著這個方向,在這地勢開拓的地方,反而沒有了蹤跡?!?br/>  
  唐閑沒有回答,罕見的搖了搖頭說道:
  
  “我不知道?!?br/>  
  冬染詫異,關于礦區的知識,還是第一次聽到唐大哥說不知道的。
  
  喬珊珊看唐閑表情,總覺得唐閑有所隱瞞。
  
  “不用這樣看著我,能告訴你們的自然會告訴你們?!?br/>  
  媧蛇當然不會忽然消失。體積巨大的媧蛇可比亞馬遜森蚺都還要大上十數倍,說它們是伏地而走的龍也不為過。
  
  但如果變成了人,定然縮小了不少。
  
  巨大的九尾妖狐能夠變成風情萬種媚骨天成的女人。白鱗蛇妖說不定也可以。當然也有可能變成別的什么東西。
  
  這就代表著,那只蛇大概是要完成進化或者已經完成進化了。
  
  在抵達血色荒原之前,一行人找到了一處山洞,便在山洞里生起了篝火。
  
  冬染撫摸著唐冰箱的小腦袋,手指頭時不時刮一下貓咪的腮幫子,這只色貓顯然也很受用。
  
  唐小九則打開了道具袋,摸出了魚,眼巴巴的望著唐閑。
  
  喬珊珊說道:
  
  “那只蛇已經離開了很久,萬一我們七天之內找不到它怎么辦?”
  
  “我們要前往的地方,按照這樣的前行速度,七天的時間應該無法抵達,中途會返回一次金字塔?!?br/>  
  喬珊珊點點頭,這倒是跟她想的差不多。
  
  唐閑看出了她的不安,說道:
  
  “其實不應該將各個地域劃分為什么紅色區域黃色區域的,畢竟藍色區域也不是沒可能遇到強大的生物,劃分出一個安全區,只會降低內心的警惕。但你也不要過分擔心,我們這樣的隊伍,只要時刻保持警惕,一般危險也能應對?!?br/>  
  唐閑看了一眼唐索野。依舊是沉睡當中。
  
  現在回想起來,阿卡司有著極為偏科的能力,速度過于強大,但其他數值很平庸。
  
  唐小九是底牌,唐閑倒是信得過自己的隊員,但還是本著能夠不暴露就不暴露的心態。
  
  唐索野如果能夠醒過來,對戰天災級生物的勝算就會大很多。
  
  篝火升起,一行人圍坐在篝火旁,開始享受食物。
  
  冬染和喬珊珊聊著有些瑣事,唐小九在心無旁騖的吃東西。
  
  唐閑的鼻子動了動,神情漸漸凝重,但還帶著幾分不確定。
  
  十來分鐘后,阿卡司睜開了瞇著的眼睛,眼中閃過一絲驚異,他看了一眼唐閑。
  
  唐閑微微搖頭,示意稍安勿躁。
  
  嗅覺強化讓唐閑有著極遠的偵測能力。
  
  阿卡司則是靠著對輕微震動的敏銳感覺。
  
  兩個人先后都發現了,有某種東西正在接近。只是都還不清楚是什么情況。
  
  嗅覺給到的反饋十分復雜,是唐閑都無法判斷出的局面。
  
  不多時,冬染忽然說道:
  
  “珊珊姐,你有沒有感覺到,輕微的震動?”
  
  喬珊珊一愣,兩個女孩原本坐的遠遠的,說著一些女孩間的悄悄話。
  
  隨即喬珊珊看了一眼自己的水杯,杯中的水紋表明的確正在震動。
  
  “這是矮山,不可能塌陷啊,而且這里的地勢,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地震。這種輕微的震感是怎么回事?”喬珊珊說道。
  
  她不解望向了唐閑。
  
  唐閑表情越發凝重:
  
  “遇到危險了,找東西堵住洞口,把篝火熄滅!快!”
  
  阿卡司也起身,在道具袋里準備拿出紅線草。
  
  唐閑制止道:“不要用這個東西,它們應該是巡視領地,紅線草的氣味反而會在這個時候暴露我們?!?br/>  
  阿卡司點點頭,將篝火撲滅。
  
  “所有食物放回道具袋里!不要有任何殘留!”
  
  唐小九有些不舍得,唐嘎吱和唐冰箱兩只小動物則縮到了阿卡司的后面。
  
  它們是礦區的生物,也感應到了危險的氣息,尤其這種大地都在輕輕震動的觸感,更是讓它們恐懼不已。
  
  冬染看著唐閑表情,,顫聲問道:“唐大哥……到底發生了什么?”
  
  唐閑看了看四周,凝聲道:“所有人等會兒趴著,貼在洞壁周圍,能不發出聲音就不要發出聲音、”
  
  阿卡司似乎經歷過這樣的場面。但從來沒有這次這么恐怖。
  
  他估摸著是獸群的遷徙,但哪里會有這么大的陣仗?
  
  唐閑將身子探出山洞,望向北方,山洞外什么也看不見,天色將晚,視線已經無法看清太遠的地方。
  
  視線盡頭里,也依舊什么也沒有,但鼻息里的那股氣味越來越強烈!
  
  洞穴里的幾個人也不敢說話,阿卡司將耳朵貼在地上,足足又有十分鐘的時間后,阿卡司瞳孔一縮,
  
  唐閑也瞪大了眼睛。
  
  在夕陽將落的邊緣,紅色光芒最后的殘輝里,漫天的煙塵浮現。
  
  無數只自北方的而來的荒原牛,在新任的首領弈牛的帶領下,瘋狂的奔跑著!
  
  仿佛一整個血色荒原所有的荒原牛都聚集在了一起,它們筆直的往著某個方向奔襲!
  
  唐閑猛然將身體縮回山洞。如同阿卡司一樣,貼著地面,同時比了一個噓聲的手勢。(、域名(請記住_三<>
  
  一眾人便這么趴著,看著山洞外的他們都不曾見過的壯麗景象。
  
  成千上萬只精銳級生物的鐵蹄踏響在殘時峽谷與血色荒原的交界地。
  
  這個場面實在太過壯觀,盡管誰都知道礦區有著超過人類數量總和數十倍的生物,但很少見到礦區生物如此大規模的行動。
  
  沒有人敢發出聲音。這些生物雖然是精銳級生物,然量變產生質變。
  
  便是數十只正規作戰部隊,也會被這樣規模的群牛,瞬間沖垮!
  
  足足半小時的時間,浩浩蕩蕩的牛群奔襲過去,其間唐閑發現了,不只是牛群,斑馬,羚羊,乃至獅子,等等一些強化級精銳級生物全部都在其中。
  
  難怪整個大地都在顫抖。
  
  在這些生物奔去了不可知的方向之后許久,冬染問道:
  
  “唐大哥,我們是不是安全了?“
  
  唐閑搖頭說道:“震源還有一波。趴著別動。天空中也有很多鳥類?!?br/>  
  在震耳欲聾的鐵蹄聲消失之后,天空中那些尖銳的鳥啼聲便響徹在眾人耳中。
  
  唐嘎吱發出了一聲嘎吱的叫聲,說道:
  
  “有祖頓人!嘎吱!”
  
  喬珊珊不解了,說道:“祖頓人是什么?”
  
  唐閑動容,看向唐嘎吱,說道:“唐嘎吱,你確定?”
  
  “是的!嘎吱!天空中正在飛的是夜鷲!”
  
  “唐大哥,祖頓人是什么?”
  
  “一種完美級bss生物?!?br/>  
  “只是……完美級而已。我們都是要獵殺天災級了……不至于這么擔心吧?!倍静淮_定的說道。
  
  唐閑搖搖頭,畢竟祖頓人是一種極為稀少的生物,冬染和喬珊珊不知道,也不好說什么。
  
  但他還是說道:
  
  “我們行走在自然里,捕食萬物,卻也當敬畏萬物。誠然這些天跟著我,你們覺得樹海的日子很安逸,但也別忘記了,這是將整個人類文明都隔絕在夾縫中的惡劣世界?!?br/>  
  冬染很少見到唐閑這么嚴肅的說話,心下有些擔憂。
  
  便在這個時候,每個人都感覺到原本平靜的大地,開始劇烈的顫抖!
  
  震幅遠比方才的上萬只生物狂奔還要夸張!
  
  唐閑再次做了一個收聲的手勢。
  
  他不敢把頭探出去,但他知道,現在天應該已經黑了。
  
  就好像上一秒還是黃昏,而下一秒就變成了黑夜。
  
  并非夜幕降臨,而是以山岳般的身軀行走的巨人,遮住了所有的光線。
  
  巨大的腳掌面積已經接近一個籃球場,其整個身體有多大巨大,便可想而知。
  
  嗅覺的反饋告訴唐閑,這里一共有接近四十只祖頓巨人。
  
  他的呼吸緊張起來。
  
  過于巨大的生物有著極為明顯的缺點,但也有著巨大的作戰優勢。
  
  單個一只祖頓巨人,唐閑自然不在乎,可足足四十只完美級bss走過。
  
  感受著他們恐怖的腳步聲,他真擔心一只腳不小心踩到了這座矮山,所有人縱然不死,也得落個重傷。
  
  冬染捂住嘴巴,雙目都快爆裂出來,想要發出聲音,卻不敢說出話來。
  
  不僅僅是冬染,便連喬珊珊和唐小九,甚至連阿卡司的神情都異常的凝重。
  
  在視線里,他們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瞳孔。
  
  一只祖頓人蹲下身來,似乎感知到了山洞里的氣息。
  
  它彎下身,臉貼著地,但山洞的入口對它來說實在太小。
  
  于是眾人眼里看到的,便是一只巨大的眼睛!
  
  唐閑是背對著山洞的,他身體便離這眼眸不過一米的距離。
  
  冷汗從唐閑的背上溢出。即便沒有看到這只眼睛,他從眾人的表情里,也大概得知了現在的情形。
  
  那只巨大的眼睛轉了轉,最終聚焦在了唐小九身上。
  
  流露出不解的目光??戳嗽S久的唐小九,它又將目光落回了唐閑身上。
  
  這種感覺對于洞內的眾人來說,就像是面對一只長得跟眼睛一樣的異形。
  
  隨后它發出了一聲巨吼。
  
  為什么你會和人類在一起?
  
  識海里閃過這樣的信息,唐閑一驚。猛然反應過來。
  
  是了,傳說中的巨人族,祖頓人是完美級bss單位,自然是可以跟自己溝通的。
  
  但唐閑沒有說話。
  
  今日發生的事情,他的大腦里閃過了很多念頭。
  
  血色荒原數百年來一直是牛群的棲息地。
  
  而那些獅子羚羊應該來自北域其他的森林,祖頓人體型巨大,常年如同石雕一樣藏在大澤里。
  
  它們都不是在這個地方該出現的生物。
  
  媧蛇為何會從極北之地南遷,甚至不惜面對有浩劫級bss單位的狐族?
  
  唐閑想了想,會否跟那只白鱗蛇妖有關,但隨即又搖了搖頭。
  
  不太可能。
  
  方才那個規模的獸群,還有這四十來只祖頓巨人,莫說天災級bss,便是浩劫級bss也不可能造成這么大的影響。
  
  不說話嗎?那我帶著我的族人先走了哦。
  
  巨大的眼睛眨了一下,便慢慢的離開了山洞。
  
  識海里的訊息讓唐閑久不能平靜下來。
  
  直到真正的夜色降臨,直到大地早已平靜,唐閑一群人卻還是保持著警惕。
  
  許久之后,唐閑才沉聲說道:
  
  “在歷史上,記錄過一次這樣的大遷徙,不止一種生物的,而是將近好幾個地區的生態圈集體遷徙?!?br/>  
  “那是三百年前,大學者普布利烏斯前往南域看到的。與方才我們經歷的相反,那群生物是由南往北。而這群生物則是由北往南?!?br/>  
  唐閑深呼一口氣,平靜下來,點起了篝火。
  
  喬珊珊冬染見到唐閑的神情恢復了平靜,也都心安起來。
  
  看見唐閑鎮靜如常的樣子,本能的會感到安全感。
  
  至于不久前獸潮,她們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緊張的唐閑。
  
  “遷徙的原因是什么?”喬珊珊問道。
  
  “普布利烏斯只是提了一種假說,這個世界有著某種特殊的力場,會與生物腦內的結晶共鳴,但這種力場會因為某種特殊的原因,發生變動?!?br/>  
  “有些生物不受影響,有些生物則會被這種力場驅趕?!?br/>  
  “我沒有辦法去印證普布利烏斯的觀點。因為他提到了一個讓我覺得有些恐怖的說法?!?br/>  
  阿卡司好奇道:“是什么說法?”
  
  “他是一個到過的地方比費南多還遠的大學者,他曾經在最南方見到了北方生物的殘骸,也在西方的高地見到了東方平原生物的足跡?!?br/>  
  “這代表著什么嗎?”喬珊珊不解。
  
  “這不能說明什么,但那位學者卻有一個極大膽的猜想,他認為這個世界存在著某種東西,在操控著生物們的習性?!?br/>  
  冬染不懂這個概念,喬珊珊搖頭說道:
  
  “這也太扯了吧?”
  
  唐閑沒有回應,腦海里又想到了卿九玉提到的萬獸法庭。
  
  卿九玉都是浩劫級bss生物了,在人類已知的生物里,她足以問鼎最強,但看起來,她也得聽令于萬獸法庭。
  
  唐閑搖了搖頭,說道:
  
  “好好休息吧,這種遷徙并不影響我們的狩獵,但希望諸位在不畏懼這個世界的同時,也不要小覷這個世界?!?br/>  
  冬染和喬珊珊點點頭。喬珊珊原本想問是否能夠找到那條蛇,但看唐閑的樣子,應該是有些把握了。
  
  唐小九忽然說道:
  
  “唐閑哥哥,我想卿姨了。我們抓完了大蛇,去看她好不好鴨?!?br/>  
  “可以,我也有些事情想要問問她。帶著蛇膽去,她應該會很高興?!?br/>  
  冬染一驚,喬珊珊也豎起了耳朵。
  
  唐小九的身份二女都很好奇,阿卡司也有些好奇,與二女不同,他能夠察覺到這個小女孩的一些異樣的氣息。
  
  是比完美級生物更為危險的感覺。
  
  冬染吞吞吐吐的問道:
  
  “唐大哥,卿姨又是誰?”
  
  “你是要自己問,還是替你家二小姐問?”
  
  “當……當然是替二小姐問……”
  
  “哦,不告訴你。唐小九,你也不準跟她們說?!?br/>  
  “噢,大胸姐姐,唐閑哥哥不讓我跟你說,你也不要問我哦?!碧菩【耪f道。
  
  “……”冬染不說話了。
  
  喬珊珊又是一愣,唐閑認識的女人可真多啊……看樣子冬染家的二小姐,應該是對唐閑有些意思的。有時候覺得冬染看唐閑的樣子也挺崇拜的。那個卿姨估計跟小九有關,把小姑娘托付給唐閑的嗎?那關系肯定也不一般。
  
  哼,渣男石錘。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