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七十四章:獵殺媧蛇行動 大章節

第七十四章:獵殺媧蛇行動 大章節


  唐閑確信進化區的人,已經知道了阿卡司來到了五十一堡壘,現在說不定就有所行動。
  后續他還必須要考慮對方將阿卡司的相貌公之于眾的可能性。
  好在這種電磁干擾力場來破壞定位裝置的手術,并不難做,麻煩點只是在于定位器和引爆裝置在脊椎,手術必須極為精準。
  阿卡司和唐索野在臨時騰出的實驗室里,一個昏迷不醒,一個神情淡定的看著手術刀切開自己的后頸。
  柯冶并不是負責手術的,由唐閑親自操刀。
  一旁觀看的柯冶看的都很疼,反而兩個手術過程中的人,似乎早就習慣了這種疼痛。
  他不禁在想,這一男一女什么來頭?不打麻藥就這么鎮靜的等待著手術結束,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就連與唐閑一同操刀的醫生們,也都嘆為觀止。
  因為人對于疼痛的抗性雖然不同,但多多少少,面對疼痛時還是會有細微的表情變化。
  昏迷的小姑娘也就罷了,清醒的阿卡司仿佛是真的感受不到。
  唐閑不意外,他們從小就被當做實驗體,身體經歷過無數次次更加恐怖的打擊,加上天災級生物的血清融入了他們的體內。這種皮肉傷,不去主動感受痛苦,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唐閑在操刀的過程里,識海里傳來提示。
  竟有了意外的收獲。
  【達成成就:精準打擊】
  【精準打擊:面對達成無雙成就的目標,在進行攻擊時,可以憑借意志調整附加傷害,范圍波動:最大生命值的萬分之三到最大生命值百分之十?!?br/>  唐閑的表情很淡定,經歷過了更為驚嘆的事情后,再次經歷,他便很快的適應了。
  “意義不大,聊勝于無?!?br/>  唐閑這么想著,其實早就試驗過,普通的肢體接觸,并不會觸發無雙的附加傷害。只有面對自己有攻擊欲望的人族單位,無雙才會生效。
  現在也只是多了一個調節力道的開關。
  想來達成成就的方式,大概跟自己小心翼翼的拿捏力道,替阿卡司做手術有關,不知道怎么就觸發了。
  不得不說,這能力還挺貼心的。
  手術的過程很順利,電磁分離的設備儀器很快讓阿卡司脊椎上附著的小玩意兒失去了效用。
  這種裝置不擔心沒電,人體本身就存在著極低的生物電,該裝置便是依靠生物電,時刻的保持著一種激活狀態。
  五十一堡壘則擁有隔絕電磁感應的設備,創造出一種偽礦區環境的效果。雖然范圍只在一間屋子。
  中途唐閑甚至還跟一旁觀看的柯冶閑聊了幾句。
  話題大抵上都是武器相關的,唐閑也能從當前需求分析里看出柯冶的一些小心思。
  整個原本應該兇險無比的手術,就輕松的結束了。
  唐閑說道:
  “從今天起,你跟唐索野就自由了?!?br/>  阿卡司點點頭,終于真正擺脫進化區的束縛后,他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十數年來的在生存之外的壓力,驟然間消失,那些原本不可期望的生活,似乎不再遙遠。
  這一切……大概都得從動了那瓶香油說起。
  許久之后,他笑了笑,也說不出什么讓人印象深刻的話來,只是淡淡的說道:
  “唐閑,謝謝了?!?br/>  唐閑依舊老樣子,淡定的讓人不禁想他是否缺失了某些情緒:
  “明天忙完之后,我就會帶你們去礦區,最近事情比較多。不過今晚,你跟唐索野好好休息便是?!?br/>  ……
  ……
  第二天一早,柯冶便來到了別墅外。
  金字塔內看不到天空,但排氣裝置明顯也有些不堪負荷,這里的空氣帶著一股子工業革命期間特有的污濁。從第二層到第五層皆是如此。
  唐閑早早醒來??乱壁s來后,他倒是沒急著走,拉著柯冶一道吃了碗面條。
  他之前聯系柯冶的時候,便聽柯冶抱怨過這件事。恰如此刻。
  “院里的老學究們,太過保守。人類都要大規模侵攻約佩拉平原了,他們還在糾結著毫厘間的算計?!?br/>  “做人必須得有點私心,倒也無可厚非?!?br/>  “不是,你這是幫哪邊,我記得你可沒這么保守?!?br/>  唐閑搖搖頭說道:
  “我自然是幫你,我只是在告訴你,你得藏私?!?br/>  柯冶愣住。
  “個性化的武器時代即將到來,不同生物的魂晶,會否對武器有不同的效果也未可知。未來會有許多千奇百怪性能各異的兵器。
  你只需要將武器的制作思路,推進到這個時代就行,但手里多多少少得留些看家的本事?!?br/>  “將來傳宗接代也好,開宗立派也罷,對你來說都是好事情?!?br/>  唐閑很快吃完,柯冶尋思了一會兒,說道:
  “那將來我豈不是會活成他們那副德行?”
  “不一樣?!?br/>  “怎么個不一樣?!?br/>  “因為你是武器革命最大的推手。僅此一條,便與那些毫無成就的人不同?!?br/>  ……
  ……
  代達羅斯之屋。
  唐閑坐在柯冶的旁邊,會議每天都在召開,也因此,開會之前會有一大堆不切正題的廢話。
  比如誰誰誰又發表了對某某武器的看法與點評。
  誰誰誰家的店鋪,引進了什么樣的機械模組。
  唐閑打著哈欠,引來了不少人不善的目光。
  “這位是?”李震江問道。
  柯冶連忙說道:“李老,這是我朋友唐閑,昨天的合金配方便是他提供給我的?!?br/>  眾人一驚。
  那份合金配方的各種金屬材料占比,在他們看來就跟藝術一樣,沒有幾十年的專研,哪能夠想出來?
  王啟這種看不上年輕人的,自然不信,說道:
  “不知唐先生在哪治學?!?br/>  “不應當,我只是一個底層員工?!碧崎e如實回答。
  王啟愣住,隨即氣的笑了:
  “柯冶,你為了將配方公布開源,就找了這么個人來?”
  “代達羅斯之屋,可是無數武器設計師冶煉師夢寐以求的最高會議室,你讓一個底層的員工來冒充那位前輩?”
  柯冶看了一眼唐閑,唐閑說道:
  “那個配方,的確是我設計的,我雖然在底層工作,不過偶爾也會溫習一下以前的知識,溫故而知新。一時靈感,”
  唐閑的語氣平靜而又認真,也沒有為了顯擺而刻意將其說得無足輕重。
  但即便是實話實說,現場氣氛也有些尷尬。
  莫說王啟,便是李震江與章安,包括柯冶身邊的一些年輕人都覺得唐閑大概是個門外漢。
  唐閑搖了搖頭,有些日子沒見著唐小九了,有些掛念。他不想耽擱,便直言道:
  “你想將配方公之于眾對不對?”
  問的是柯冶,柯冶點點頭。
  隨后唐閑沒有理會王啟,直接問的是李震江。
  “而你認為,這是國力洗牌的一次機會,所以應當適當的藏私對不對?”
  李震江雖然不信,但他為人老持穩重,卻也配合著點點頭。
  唐閑說道:“好辦。紙筆借我用用?!?br/>  柯冶將紙筆給了唐閑。
  唐閑稍作思考,便開始涂鴉起來。
  他的手動的飛快,為了盡快的結束會議,字跡也變得潦草起來,但還能辨認。
  畫的圖更像是靈魂系作畫,但依舊能夠讓人看清其意圖。
  一切都像極了門外漢的隨手涂鴉。
  但代達羅斯之屋里,卻也沒有人制止,都等著看這個年輕人搞什么名堂。
  幾分鐘后,唐閑改改涂涂,差不多畫完了,他將紙筆交還給柯冶。
  “這配方有些地方還只是理論階段,記得我上次跟你說的,得等到約佩拉平原戰役結束后,有了大量可用的魂晶,你們才能使用。
  余下的自個兒琢磨補全,三年內國用,三年之后公開。而之前給你的配方,為了應對接下來的戰事,你便直接公開好了。我去礦區了,地點你知道,想要敘舊就來找我?!?br/>  說罷,唐閑毫不逗留,揚長而去。
  柯冶一臉懵逼,這人是把裁斷,新配方,還有告別三件事連在一起做嗎?
  他低下頭,看了看唐閑的鬼畫符。這一看,便挪不開眼睛。
  王啟冷笑,等著看笑話。章安則發現,小柯的表情不對勁。
  那分明是發現了寶藏的神情。
  李震江則離開了原先的位置,走到了柯冶的身邊。
  隨即,李震江也驚住了。
  慢慢的,柯冶身邊圍了越來越多的人,這群武器制造界的工藝大師們,紛紛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王啟好不容易擠進去一看,起先不以為然,隨即輕咦一聲。
  再而后如遭雷擊。
  “這……武器……還能這樣做?”
  柯冶最先平靜下來,唐閑之前給的配方,是一份合金配方。簡單來說,加強了現有武器制造金屬韌性和輕盈度,以及鋒利程度。
  是全方面優于舊金屬的新合金。在這之上,很難再有進步。
  但唐閑也提到了一個理念,未來的武器,大概會以魂晶為核心材料。
  理論和思路如何轉換成具體的方案,這之間要做的努力很多。
  便是他也沒有想到,唐閑提到的理論,其實心里早就有了完整的計劃。
  如唐閑所言,這是一個還在理論階段的草稿,但已經在很多最難的方向上給了解答。
  李震江隨后也鎮靜下來,說道:
  “后生可畏,我們果然有些故步自封,這人真是天才!如果約佩拉平原攻占下來,就代表人類的踏足領域,能過從藍色區域進入黃色區域,狩獵范圍增大數倍,魂晶存量自然也就多了?!?br/>  “這樣一來,魂晶這種稀有物品,在各方面的運用,便有了更多的試驗機會,武器行業亦是如此!太有前瞻性了,這才是真正的武器革命!有了這份配方,我們自然能夠將之前的配方開源?!?br/>  章安點頭,一群人也紛紛贊同。
  王啟則是懷疑人生,他問道:
  “那他為何又要三年后再將之開源?”
  眾人沉默,這個問題他們不知道,唐閑人已經走了。一群人此刻開始后悔,為何沒攔住唐閑。
  過了小會兒,柯冶才說道:
  “在理論和方向比別人早了三年的情況下,如果我們還得依靠一份配方來奠定優勢,大概這間代達羅斯之屋,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吧?我想他是這個意思?!?br/>  “這……”章安苦笑,不知作何表情。
  李震江緩緩點頭,說道:
  “領先了三年的思路,這個過程里,我們可以制作無數的新式武器,確實沒必要再固守?!?br/>  章安嘆道:
  “小柯,你這朋友可真了不得。要說這些理念,大家一眼就能看明白,學術上的差距其實也不大,可年輕人的思想天馬行空。這真是當頭一棒??!”
  李震江也點頭道:
  “科學的進步,誠然是一點一點演變,但也有過徹底拋棄舊式制度,完完全全從另一個方向突破的例子,今日便是一次?!?br/>  柯冶聽他們夸唐閑比夸他自己都高興。真希望唐閑沒走的那么急。
  不過這人真是六年來一點沒變,還是那般直來直去。想來也完全不在意這些人的看法。
  唐閑其實很早就提及過那些理念。
  六年前在學校與小柯談論武器時,他便有過這些想法。
  后來也試著通過書信將這些想法公開。
  但礙于身份,這些信件是否能傳達到都不好說,即便傳達到了也未必能夠引起重視。
  路邊象棋攤上的半瞎子有著下過國手的本事。終日掃地卻能擊退武林群雄的老和尚。小區大爺拿著乒乓球拍教國家隊做人。
  這些事情雖然很有戲劇性,但并不真實。自然也無人相信底層的人能有多大見識。
  代達羅斯之屋的會議沒多久便結束了,一群武器界的學究們興奮的離開,都想著好好回到自己的工棚里,深入的琢磨一番。
  柯冶收拾著桌案,翻了一頁,發現還有一個設計圖。
  他疑惑起來,方才倒是沒注意到,所有人都被唐閑上一頁留下的訊息給鎮住。
  不多時,他苦笑起來。
  “這個懶人,又是畫個圖就讓我幫他做?!?br/>  這幅圖畫的應該是一副手套。不過從各處備注來看,手套的功能很多。原理也很新奇。
  這該是唐閑委托他做的新裝備,而且是量產。大概是給自己的獵人小隊人手一份。
  柯冶收起圖案,趕往自己冶煉室。唐閑做事效率,他也不好拖沓。
  ……
  ……
  礦區,天闕平原。
  比殘時峽谷更遙遠的白骨山脈,原本是大多鳥類的天堂,也算是唐閑一行人層級跋涉過的最遠的地方。
  而繼續往北行走近兩日的路程,便會抵達天闕平原。
  如今這里生機淡薄。
  昔日百獸環繞,有著比樹海還要龐大豐富的生態圈。但隨著蛇族和狐族的交戰,很多動物遷徙去了約佩拉平原以西的圣德訥高地。
  天闕平原則成為了兩族最大的戰場。
  卿九玉作為狐族領袖,也是如今唯一還活著的九尾妖狐,在作戰的過程里,帶給了蛇族極大地威脅。
  她的強大絲毫沒有落于她的美麗,但也因長久的戰斗,顯得有些疲乏。
  六尾狐與九尾狐之間的巨大差距,遠遠超過了媧蛇與白磷蛇妖間的差距。
  這場戰斗,其本質更像是她一人之力在激戰整個蛇族。
  戰事節節敗退,眼看狐族就要被趕出天闕平原。
  這里的資源對于生養在此數百年的狐族來說,十分的重要,卿九玉雖然不甘心,卻也無可奈何。
  近百只媧蛇,和首領白鱗蛇妖,在相性上略微克制狐族。
  即便她有著浩劫之力,終究孤掌難鳴,六尾狐與媧蛇的戰力差距太大。
  大量的六尾狐三尾狐死去,雙相蘭的氣味之中,夾著濃郁的腐肉氣息。
  這個世界的進化規則是混亂的,有著像媧蛇這樣穩步提升的進化,也有像六尾到九尾那樣,一步登天式的進化。
  但之間的進化難度不一樣,很多狐族的長老,活得比卿九玉還久,卻就是無法從六尾進化成九尾。
  這便是資質上的差距。
  饒是如此,整個大陸最強的生物之一,也無法阻擋一整個天災級生物族群的侵入。
  只是最近,卿九玉能夠感覺到,天闕平原的媧蛇們,收斂了很多。
  她以獸化的身軀行動在平原上,像是君臨于此地的女王。以往總會有著某個礙事的白蛇,帶著一群媧蛇出來與她纏斗。
  但連著三日,卿九玉已經感受不到那股討厭的氣息。
  攻擊性極強的媧蛇們在這三日竟然沒有組織一場進攻。
  卿九玉的智慧甚至超越了部分人類,她很快便想到,蛇族內部或許出現了問題。
  那個能夠跟自己一樣,化形為人類的蛇族首領,白鱗蛇妖不見了。
  少了那個礙事的女人,卿九玉在兩族的征戰之中,明顯減輕了壓力。
  不少藏在暗處的媧蛇被她殺掉。
  天災級生物的魂晶,對卿九玉的傷勢恢復也大有裨益。
  群蛇無首的媧蛇軍團,即便有近百只,也無法對她構成威脅。
  卿九玉以巨大的獸軀,撕裂媧蛇的身軀。
  這是一只落單的媧蛇,天闕的邊緣被她發現,蛇族們已經躲到了地底。
  但偶爾還是會有媧蛇跑出。
  這種龜縮不戰的狀態,也印證了卿九玉的猜想。
  她的眼睛中帶著疑惑:
  “白曼聲那個女人,為何會在將勝之時忽然拋下族人離開?”
  卿九玉想不明白。
  但可以確信的是,白鱗蛇妖還會回來。論及實力白鱗蛇妖遠不如九尾妖狐。
  但白磷蛇妖配合著她的族人,每次出行都聲勢浩大,對卿九玉來說也極為難纏。
  “這倒也是件好事,她這一走,此消彼長,我狐族或可反敗為勝?!?br/>  ……
  ……
  白骨山脈。
  溪流中的溪水帶著幾分寒意,白曼聲蹲在溪邊,取溪水而飲,潔白的長裙如同婚紗一般,沾染在地面上,卻不浸塵埃。
  她的人形態看起來與卿九玉的天生媚骨不同,顯得超然出塵,不可褻瀆。
  在人類的歷史里,蛇妖在媚態上,其實與狐妖倒也差不了多少。
  白鱗蛇妖并非九尾妖狐那般稀少,白曼聲倒也有幾個同類。不過大多垂垂老矣。
  或可窺見其年輕時的傾國姿色與風華絕代,歲月的痕跡卻并不給誰情面。
  白曼聲還很年輕,恰如卿九玉那般,都是兩族的領袖,與狼族犬族獅族虎族不同。
  蛇與狐的領袖,最為年輕,且人形態都是貌美至極的女子。
  白曼聲起身,順西北而望,那邊她的族人此刻正在與這個大陸最可怕的生物之一交戰。
  這些天雖然靠著族群本身的強大,竟也逼得卿九玉節節敗退,但她受傷不輕。
  原本勝利在望,卻又因為一件大事情,不得不離開。
  一只媧蛇就將進化為白鱗蛇妖。到了天災這個級別,再想要進化,其難度極大。
  一切都得看機緣。
  這樣的進化發生在族人身上,自然是好事情。
  但這次又有不同,白曼聲親自尋覓這只媧蛇的蹤跡,便在于這只媧蛇……乃是逃兵。
  萬物一旦開始具備能夠超脫本能的智慧,其實發展的軌跡,就會與人類的歷史出奇的吻合。
  陰盛陽衰,陽盛陰衰,或者陰陽調和。
  逃離者本就不服媧蛇的領袖是女人,而蛇族的傳統,歷來由最年輕也最強大的白鱗蛇妖,來繼承領袖。
  白曼聲有著必須統御蛇族的理由,她此番前來尋覓,便是要確保逃離之人的態度。
  這里本是群鳥棲息之地,忽然出現了一個極為強大的存在,也使得整個白骨山脈,比往日安靜了太多。
  天災級boss這種存在,其實已經極度接近于浩劫級生物,它們所到之處,但凡感知到了的生物,都會四散退開。
  白曼聲的腳步看似很慢,實則極快,一行一立之間,便前行極遠。
  之間偶見鳥獸,無不潰逃。
  清風吹拂她的長裙,宛若神女。
  她其實有些幽怨,這些生物過于弱小,其實反而沒必要躲著自己的。
  畢竟它們的魂晶對于自己沒什么裨益。
  所行孤獨,便覺得道路漫長。
  ……
  ……
  樹海,木屋。
  唐閑正在準備食物,未來幾天要橫跨極遠的區域,帶著便于攜帶的食物能少了很多麻煩。
  有些地方,唐閑也只是從書本上了解過。
  唐小九有些擔憂的看著唐索野,盡管曾經屈辱的在食量上敗給了唐索野,但吃貨之間的互相認同,還是讓她很喜歡唐索野的。
  見到唐閑的時候,唐小九也吐了不少苦水。
  她不喜歡金字塔,即便對現代女性而言,三十九堡壘的商店承載了她們很多奢侈的夢想。
  但對于唐小九來說,還是豬耳朵,牛肚,龍刺魚,甚至麻婆豆腐來得實在。
  “唐閑哥哥,那個小姐姐怎么不醒過來啊。她好能睡哦,睡了整整一天了?!?br/>  唐閑也不知道原因,理論上來說,唐索野的身體機能一切正常,早該醒來,但就是沒有醒過來。
  如今木屋再多了阿卡司和唐索野后,就變得很熱鬧,這也算是盛唐這只隊伍,人最齊的時候。
  唐閑說道:
  “她叫唐索野,跟你一樣,她喜歡自己的名字?!?br/>  唐小九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唐大哥,我們是要出遠門嗎?”冬染好奇的問道。
  “當然,這次是去抓蛇,三蛇羹可是很美味的食物,浩劫級生物的肉能不能吃上我還不清楚,不過天災級生物的肉,想來也很滋補?!?br/>  喬珊珊忽然抬起頭,對唐閑說道:
  “天災級生物很麻煩,唐閑,你其實……不用太著急。礦區這么大,我們能不能找到它都還難說。何況……你也說了,那是一只進化期的媧蛇,萬一它變成了白鱗蛇妖,我們去也不過是送死?!?br/>  唐閑說道:
  “所以得趕快啊,按照我的理解,變成了boss級生物,在天災這個等級,基本上……就不能吃了?!?br/>  眾人不解,唐閑沒有解釋。
  完美級boss生物和精銳級boss生物,實力強大的同時,都有著接近人類的智慧。
  而浩劫級的boss單位則可以變作人形。他不知道天災級boss是否也可以辦到。
  天災級boss如果變成人形,唐閑的原則來說,這就不在自己的食譜里。
  所以得趕快些,不然損失的可是一頓蛇羹呢。
  “我們要怎么追蹤那只媧蛇?!卑⒖ㄋ締柕?。
  “先前往殘時峽谷以北,它最后出現的地方是那里,對于蛇族和狐族的戰場來說,算是很靠南方的位置,但它一定會回去的?!?br/>  “什么意思?”喬珊珊問道。
  “你們得把這只蛇當人一樣思考。逃離戰場是為了完成進化,那么進化完之后自然要返回戰場,這樣一來,我們的目標就縮小了很多?!?br/>  唐閑看了一眼唐嘎吱,這只笨鳥正在喵喵叫,不知道是跟唐冰箱在進行什么骯臟的交易。
  “這只笨鳥叫百舌鳥,雖然戰斗的時候沒什么用,但肉質鮮……口誤,但精通很多生物的語言,媧蛇的體積可不小。一路上見過它的生物肯定很多?!?br/>  唐嘎吱顯然不知道自己的好朋友糖咸腦海里想到了什么危及鳥生的念頭。
  “唐嘎吱可以替我們打探回一些消息?!?br/>  阿卡司懂了,沒想到唐閑的這只小鳥寵物,居然還有這等能力。
  唐閑將食物分配好,說道:
  “收拾收拾,就準備出發了?!?br/>  喬珊珊感激的看了唐閑一眼,獵殺天災級生物對于獵人隊伍來說,基本不可能。
  只有那些大家族,出動大規模的部隊,進行較長時間的作戰安排才能狩獵天災級生物。
  至于獵殺天災級boss生物,則是傾盡整個堡壘的力量,也要有長達數年的計劃才可能做到。
  唐閑很聰明,喬珊珊相信他絕對是知道這次行動的危險的。
  但唐閑并沒有逃避任何承諾的意思。
  只是不知道,在知曉唐閑其實耿主觀的意愿是要做一次三蛇羹時,她是否還會暗暗感動。
  不過唐閑還是有一些別的念頭。
  從地獄三頭犬之后,獵殺過貓耳蝙蝠,弈牛,鐵罐豬,寶石虎。包括那只死于冬染手上的六尾狐。
  這些生物都沒有掉落技能。他希望這次的天災級生物,能夠帶來一些驚喜。
  不多時,阿卡司背著唐索野,冬染抱著唐冰箱,唐嘎吱蹲在唐小九肩頭,唐閑位于最后方,喬珊珊則走在唐閑的前頭。
  樹海的來客,木屋的小團體集體出動,全部開始往更北方的地帶前行。
  人類歷史上,開始了人數規模最小的,天災級生物狩獵計劃!
 ?。ㄟ@一章字數算是歷來最多了,但是還是沒辦法寫到一萬字,后面礦區劇情是個重頭戲,得好好想想,今日就這么多~明兒見)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