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五十二章:呵,你等著

第五十二章:呵,你等著


  黎家雖然開拓了第七層,第七層也有黎家的府邸,不過辦公與生活,基本都是在第六層。
  黎錚是黎小虞的哥哥。
  黎小虞給所有人的印象就是性情古怪,目中無人,但很聰明,黎家逐漸開始將一些生意給黎小虞打理,這些生意都在這幾年里有了極大的起色。
  但黎小虞個性,加上狠厲的手段,總是讓人對這位黎家二小姐又敬又畏。
  黎錚不同,他為人比較隨和,經常跟下屬開玩笑,大公子的形象基本是完美的。加上七天賦的過人資質,又有過數次帶領小隊獵殺完美級生物的傲然戰績,黎錚在所有人看來,都是黎家最優秀的接班人。
  同樣是敬畏,對于黎錚,大多人是敬大于畏,黎小虞則反過來。
  黎家還有個三公子,則完全是不學無術,整天搗鼓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眾人對于三公子,就只有純粹的羨慕了。畢竟有這樣的哥哥姐姐,人生能夠隨意胡來,也是一種幸福。
  黎錚此刻就站在第六層黎府的門口,滿臉擔憂的看著前方。
  雖然伊芙很強大,但底層的混亂他也不敢保證妹妹一定是安全的。
  直到見到黎小虞回來,他才露出笑容來。
  黎小虞皺起眉頭,自己的哥哥又不是下人,跑到黎府的大門外站著等自己,這也只能說明黎家來了客人。
  想到了哥哥的用意,黎小虞說道:
  “提親的又來了?”
  “要不咋都說你聰明呢?妹妹,我的好妹妹,小時候我就對你說,能得罪就隨便去得罪,出了事情哥給你擔著,但你將來也得嫁人。我知道你不喜歡宋家,他們家比我們黎家也是差了一點兒,但將來兩家要合作。所以……”
  “我會盡量禮貌的對待他?!崩栊∮荽驍嗔死桢P的話。
  黎錚輕輕嘆氣,說道:“宋缺本人倒是沒來,據說人在礦區。來的是他的父親?!?br/>  “老狐貍?!?br/>  “咳咳,這話可別再說了,私下說就行,臺面上要給點面子的?!?br/>  黎小虞的腳步很輕,走的不快,黎錚倒也不急這一會兒,看著自己的妹妹,內心雖然認可宋寅在年輕人中的實力,但妹妹這不情不愿的表情,還是讓他這個當兄長的有些心疼。
  只是身為黎家的人,哪能有什么自由戀愛?
  就好比自己,不也是娶了七號堡壘六層張家的千金?雖然張家女兒也生的好看,倒也不說委屈了自己,但終究是人生的部分遺憾。
  黎小虞忽然停住,黎錚笑道:“怎么了,怯場了?”
  黎小虞搖搖頭,說道:“宋缺今年多大?”
  “你都要做他媳婦兒了,居然不知道自己男人多大?二十四歲?!?br/>  黎小虞瞪了一眼黎錚,顯然對這句自己男人多大,很不滿。
  “好好好,你要有什么不滿的,現在沖你哥發泄出來。哥也不想你嫁出去,但放眼望去,華夏配得上咱黎家的,就那么幾家,宋家或許不是家業最大的,可他家未來的家主,在我和老頭子看來,都是最優秀的,宋缺這個人,真的沒得挑。能讓我都服氣的,可不多哦?!?br/>  “我沒有不滿,我今天心情挺好的?!?br/>  “那你停在這兒不走是什么意思?”
  “我認識一個人,也二十四歲?!?br/>  黎錚知道黎小虞說的是誰,他搖頭嘆道:
  “唐閑的本事或許不小,但終究沒有天賦,我相信你說的,他或許有考取天選之試滿分的才智,但這個人的性子太隨性了。黎家現在又需要軍事上的聯合?!?br/>  黎小虞沒有反駁,說道:
  “宋缺會參加狩獵盛會嗎?”
  “大概會吧,我聽說過他也有自己的獵人隊伍,不過排名很低,好像創建過后,一直沒有提升過排名,大概魂晶都被家族內部消化了?!?br/>  黎錚頓了頓,說道:“不過不要小看他,宋缺的天賦比我也不弱,在礦區覺醒的戰斗能力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肯定很強。他的隊伍大概會是狩獵盛會最大的黑馬?!?br/>  黎小虞依舊沒有反駁。
  “那他能帶著天災級boss生物的結晶來提親嗎?”
  “那……大概是不能的吧。要在短時間內,殺死天災級boss生物,宋家與我黎家得聯手才行?!?br/>  “是不是只要不缺這顆結晶,我就不用嫁他了?”
  “這不得罪人嘛,打人臉也要打得眾人啞口無言不是?已經答應的事情不好反悔啊?!?br/>  黎小虞繼續問道:
  “萬一就有人帶著天災級boss生物的結晶前來提親呢?”
  “那你要是愿意嫁他,我黎家也不是得罪不起一個宋家?!?br/>  “好,你說的?!?br/>  “我說的?!?br/>  黎錚對黎小虞是真遷就,不過狩獵盛會之后,黎小虞就得嫁過去,阿卡司那樣的獨行俠沒辦法參加狩獵盛會,黎錚很難想象還會有誰能夠在狩獵盛會里擊敗宋缺的隊伍。
  到時候宋家聲望也水漲船高,彼時自己的妹妹嫁過去,兩大豪門聯姻,也不失為美傳。
  就這么幾個月的時間,又有誰會帶著一顆天災級boss生物的結晶來提親?
  ……
  ……
  唐閑慶幸的是,鐵匠鋪子的柳浪還是以前那副德行,自己在底層,還有個能一起吹牛的朋友。
  告訴了柳浪自己的聯系方式后,柳浪和唐閑互加一下薇信好友。
  柳浪不奇怪唐閑在底層怎么能使用網絡,唐閑也不多問柳浪在底層怎么會使用網絡,二人相逢一笑,心照不宣。
  有趣的是,二人的id十分相似。
  唐閑叫唐無聊,柳浪叫柳不鴿。
  隨便閑聊幾句后,唐閑便離開了鐵匠鋪子,回到了住宅。
  他拿出筆記,開始記載今天的一些見聞。
  “礦區和這個世界的關聯看來并不是偶然。礦區存在久遠,但人類的世界歷史里,礦區的降臨卻是在金字塔之后,依舊沒有關于金字塔外面的情報?!?br/>  “從社會制度,科技解鎖,以及礦區生存知識的普及,這諸多方面,不僅僅是人類自身的努力,要形成今天的局面,是有未知的存在,在用一種類似游戲規則的方式,有目的推進著?!?br/>  “金字塔如果存在頂端,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還是說這就如是圣經里提及的上帝的方舟?它的頂端根本沒有生物居住,它只是一座機械設備,一切都早已設置好?”
  這依舊是想不出所以然來的問題。
  唐閑分不清金字塔頂層的存在乃至金字塔本身,對人類的本意是善還是惡。
  只是內心依舊對金字塔本身沒有什么好感。
  想來自己想過的這些問題,黎家也一樣想過,作為開拓者,也許黎家也曾經探索過,有空倒是可以和黎家人交流一下。
  這么一想,擁有一些必要的話語權就很重要了。
  關于礦區的生物知識,有很多是開拓層級所解鎖的情報,也有很多是人類自己探索發現的。
  這些知識都聚集在唐閑的腦海里。唐閑仔細思考了一下。
  發現要殺一只天災級boss生物,確實非常難。
  唐小九有著接近天災級生物的實力,但跟天災級boss相比,差距還很大。
  至于人類中可以依靠的,那就更少了。
  “麻煩?!?br/>  過于麻煩的事情,就跟那些想不出答案的問題一樣,唐閑通常都是先放一放。
  對于擊殺天災級boss生物這件事情,唐閑也打算先放一放。
  因為牛肚們再放著不管,就要變味兒了。眼前最重要的事情,當然是去抓一只冰叫貓。
  天災級boss現在也不如這只貓重要。
  天下大事,先不過填飽肚子。
  這想法如果讓對唐閑充滿信心的黎小虞知道了,大概會氣的跺腳。
  畫完了刀叉餐具等等所有需要的器材,唐閑將設計圖發給了小柯,隨后小柯也與唐閑交換了一下薇信id。
  小柯的id倒是跟柳浪的職業很登對。不愧是唐閑當年的小跟班,起的名字非常符合唐閑起名的風格,叫柯打鐵。
  隨后柳浪去第二層的任務部,將兩顆完美級生物結晶換成了積分,盛唐的排名又升了不少,將這些積分劃到了商路的賬上,算是二人合作項目的第一筆資金。
  唐閑看了看時間,距離十個小時也差不了多少了。
  最后的十來分鐘里,他給喬珊珊打了一個電話。
  唐閑是不知道喬珊珊電話號碼的,但喬珊珊固執的沒有解散灼血團。
  他打的便是灼血團事務部的電話。
  電話響了幾聲后,有人接聽了。
  “你好,灼血團事務部?!?br/>  “這是你緬懷友人的方式嗎?灼血團都沒了,其他狩獵隊伍都排著隊挖你了,居然還守著這個事務部,有些事情其實沒必要堅持的,影響效率?!?br/>  “是你!”這討人厭的說話語調,喬珊珊一下就聽出是唐閑。
  “去不去樹海坐坐?我最近殺了一頭弈牛哦,牛肚火鍋特別正宗?!碧崎e不在意喬珊珊那不悅的語氣,大度的請對方吃火鍋。
  “我不會加入你的隊伍,對不起上次為了活命我騙了你?!?br/>  “騙人就能活命,干嘛不騙?不過這件事情先放放,我在請你去吃火鍋,比上次的紅燒豬耳朵好吃?!?br/>  喬珊珊懵了,這個男人打電話過來居然不是興師問罪的?
  一種唐閑是故意被騙的感覺浮上心頭。
  另外……紅燒豬耳朵真的好好吃。
  “唐小九和冬染雖然能吃,但弈牛的牛肚太多了,吃不完之前就得壞掉,這太浪費了些,反正大家以后一起共事的,不如上來幫幫忙,那牛死的痛苦,不能讓它白白犧牲是不?”
  唐閑語氣誠懇。弈牛算是反復被捅刀子,痛苦而死,如果連對方的肉都不吃完,太不尊敬牛了。牛不要面子的嗎?
  “你是在耍什么花招?”
  “我救了你的命不假吧?環境可以殺死你,但我不會殺死你,救命恩人請你吃個飯都不來?我又不是什么魔鬼?!?br/>  喬珊珊決定先不去想這個男人殺了兩只鐵罐豬后,怎么就又在極短的時間里,殺了一只弈牛,這得是什么實力?
  她說道:
  “行,我答應你?!?br/>  “那礦區見,用我上次給你的傳送裂縫,上線坐標就是在樹海的樹屋里。那是我的地頭。對了,帶好換洗衣物和日用品?!?br/>  “什么意思?”
  “吃完火鍋你肯定會賴著不走。我這個人心很軟的,你要是不走,就算你還不是我的隊員,我也會讓你享受我隊員的好處,起碼得好吃好喝的招待你。到時候你就更不想走了?!?br/>  “神經病,自戀狂?!?br/>  “電話費很貴,就這樣,我在樹海等你,你最好快點?!?br/>  也不待對方回應,唐閑掛斷電話。
  喬珊珊是有正義感的人,這種人做出違背承諾的事情,內心必然不好受。
  尤其是跟自己在電話里攤牌了,那么退而求其次的約個飯,就顯得很容易。
  更何況,喬珊珊現在沒有更好的選擇。
  ……
  ……
  聽著電話被掛斷的忙音,喬珊珊有些懵。
  這種隨手就殺了兩只完美級生物的人,跟自己說電話費貴?
  不過隱約的,喬珊珊還是有些欣喜。
  這種欣喜很多人都有過,礙于某種矜持或者面子,必須得做一些事情。做這些事情的意愿發自本心,可內又有了別的期待。
  比如守著灼血團的時候,又認認真真的考慮過加入新的隊伍。
  白玫瑰獵人團隊已經邀請了自己,算是頗有誠意,但又有些霸道。
  喬珊珊仔細想過,這只隊伍醫生太多,反而限制了自己的才華。最關鍵的是……
  紅燒豬耳朵真好吃。
  唐閑在這個時候,又恰到好處,仿佛會讀心一樣的打來電話,給了自己一個臺階。
  也不說邀請加入,就說吃個飯,這怎么可以拒絕?
  后面再提及一起共事,也就不那么突兀,一切顯得順風順水。
  喬珊珊開始收拾東西。
  這個時候電話又響了。一看號碼,是白玫瑰獵人團隊打來的。
  喬珊珊有些不喜,這只隊伍的態度其實不錯。只是隊長有些太過自信。
  于是在電話里,喬珊珊再次拒絕了邀請,果不其然,那隊長很傲慢的說道: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我們團隊你來了我就給你最好的資源,根本不存在說沒辦反發揮你的優勢。我是最優秀的戰士,你是最優秀的醫生,我們姐妹聯手,狩獵盛會一定會讓那些男人鎩羽而歸的?!?br/>  喬珊珊倒是理解這種驕傲,白玫瑰獵人團排名很靠前,比之灼血團也絲毫不差,在灼血團之上的,基本都不缺人,換而言之,對方認為加入白玫瑰,是自己最好的選擇。
  唐閑其實也是一個骨子里很驕傲的人,但卻是那種不怎么張揚的驕傲。
  喬珊珊想了想,露出了一個調皮的笑容,說道:
  “我不懷疑您的能力,但是我已經被其他隊伍邀請了。我正打算去礦區的樹海,跟這只隊伍匯合?!?br/>  “樹海,那不是紅色區域嗎?我覺得你就算要拒絕我,也可以換個理由?!?br/>  “沒有,我不會騙您,我真的要去樹海,我的朋友在那里等我。如果您不服氣,歡迎來樹海挑戰他?!?br/>  “呵,你等著!”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