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十章:面對劫匪的正確姿勢

第十章:面對劫匪的正確姿勢


  “你是怎么知道我們是五十一堡壘的?”魁梧之人說道。
  沒有立即回答,唐閑瞥了兩眼其他人,樂了。
  另外兩個人的面板里,和魁梧男人的需求全部一樣。
  這本來很正常,的確也有所有人需求一致的時候,但就連跟張媛調情這個選項,也都是一樣的,這就很有趣了。
  三個人跟一個女的調情?
  張媛大概就是最后方提著醫療箱的治療者。
  唐閑看了一眼,這個女人的確有些媚態,但應該沒有讓五個男人愿意共同追求她的強大實力。
  因為她的面板里,厭惡事物是王騰宇。
  而她的需求里,又有和王騰宇調情。
  一個人如果討厭一個人,當然不會跟這個人調情。
  所以張媛大概并非是那種享有多個男人交配權的強者。
  唐閑估摸著,王騰宇便是三個男人中的一個。而這三個男人,大概都以為只有自己得到了這個女人的芳心。
  于是唐閑又多思考了半秒鐘。
  一個人如果又被厭惡,又還必須討好,必然是隊伍里核心的存在,眼前這個魁梧男人便是王騰宇。
  這真是一個幾乎稍微蠱惑一下,就能攻破的小隊。
  不過唐閑懶得管,這個世界玩弄男人于鼓掌間和玩弄女人于鼓掌間的人多了去了,拋開道德層面,至少在智商上,唐閑認為這種人還是有存在的價值的。
  “你手里這把斧頭,其工藝來自于五十一堡壘第五層的軍械庫,里邊兒的幾個鑄匠跟我有些交情,有個家伙還欠我一筆錢沒還?!?br/>  王騰宇一驚。
  不止是他,他身后的兩個男人也很吃驚。
  礦區裝備的制造者,多是背景深厚且跟軍部扯得上關系的,能夠認識這些人的,自然也不是簡單之輩。
  王騰宇與另外兩個男人交換了一下眼神,有著小胡子的刺客男瞇著眼睛,極小幅度的搖了搖頭。
  “閣下也是五十一堡壘的?”王騰宇問道。
  “三十九堡壘,五十一堡壘我只是做生意去過幾次?!?br/>  “閣下手里拿的是什么?”王騰宇到底還是沒忍住。
  “明知故問,你們不是從地獄三頭犬的巢穴一路跟來了嗎?為的應該也是這玩意兒?!?br/>  冬染原本有些緊張,但看著這一刻,這個魁梧的男人似乎更緊張,她忽然不緊張了。
  “咳咳……閣下說笑了?!?br/>  “說笑?這荒郊野嶺的,你以為我和我的助理故意留下腳印是為了什么?你們看到了腳印,特意留了兩個隊員不來,就派了四個人過來,難不成,大家在此相遇還是偶遇?”
  冬染有點沒聽懂。
  但王騰宇卻聽懂了。他臉色有些難看,語氣卻是更加和睦了些。
  “哈哈哈……真的只是偶遇?!?br/>  唐閑聳聳肩,一臉你說是就是吧的表情。
  冬染不得不佩服這個男人的演技,或者唐閑是真的不在意?
  “三頭犬已經被我宰了,肉質不錯,可惜狗腿肉太硬,只能吃腹部的肉,喏,都在袋子里裝著,這塊魂晶礦我另有用處,打算換幾口好點的鍋,你們如果是要來搶,歡迎嘗試,不過根據礦區生存法律,對軍區的人動手,軍人是有即刻處決的權力的?!?br/>  依舊是淡淡的語氣,帶著一分懶散,似笑非笑的看著了一眼王騰宇。
  軍人?
  即刻處決?
  王騰宇臉上的表情變得很快,他已經努力在壓抑自己的情緒,卻還是表現出了一些驚訝。
  這個看起來二十三四歲的男人居然是軍部的?
  也對,不然他怎么可能僅僅憑借一把武器認出自己歸屬地?
  原本幾個人在地獄三頭犬的巢穴里,是不相信有人可以兩個人便擊殺地獄三頭犬的。
  但他們卻只看到了兩個人留下的足跡。
  六個人,對兩個人,自然是勝算極大。
  只是隊伍擔任眼睛的小趙說了個更加穩妥的點子,于是他們便只有四人追來。
  卻不想他們的動機仿佛被這個人完全看透,情況儼然是最不可能的那一種。
  能夠單人擊殺精銳級boss生物的存在,的確是有的,那都是獵人榜上最靠上的強者,或者說軍部雪藏著的高手。
  眼前這個少年,該是后者。仔細一想,附近確實沒有看到其他人的尸體。
  最讓王騰宇不解的是,這個男人居然一點傷痕也沒有。就是衣服看著委實有些臟,一些紅色的痕跡,看起來該是血跡。
  他們六個人辦不到的事情,對方兩個人辦到了,如今又只有四個人,搶劫唐閑的念頭頓時打消。
  回顧了一眼兩個隊友,他們似乎也都想到了一處。
  只是這個時候,唐閑說道:
  “還搶么?不搶我可得走了,晚上還要趕路?!?br/>  “哈哈哈哈哈,兄弟說笑了,我們真的只是路過,兩個隊友失散了,看著有足跡,以為是他們,沒想到不是,誤會,大家都是華夏的獵人,我們怎么可能搶劫?!?br/>  唐閑假裝思考了一下,慢慢點點頭,說道:
  “可惜了,你們應該多嘗試的,搶劫這種事情,做的多了就習慣了,不過也算識趣。給你一個忠告吧,晚上別睡覺?!?br/>  “打擾了,我想他們可能在東邊兒?!蓖躜v宇不知道唐閑最后一句話啥意思,他現在只想抽身離開。
  “我覺得他們也在東邊兒?!碧崎e眼中笑意更甚,擺了擺手,示意各自離去。
  王騰宇不說話了,同樣揮了揮手,一聲不響的撤開。
  冬染淡定的便跟在唐閑后面,二人的腳步也始終不緩不急。
  走了許久之后,冬染才回頭看了一眼,發現確實看不見這些人了,才露出了有些慌張的神情,問道:
  “唐大哥,剛才到底怎么回事。他們是被你嚇到了嗎?為什么說他們還特地派了四個人來,六個人不是更好嗎?”冬染倒是看出了唐閑剛才唱的一出空城計,但還是沒懂一些話的意思。
  唐閑沒有想到冬染腦子還沒轉過彎,此刻卻也難得耐心的解釋道:
  “六個人發現了兩個人的足跡,按照他們對地獄三頭犬這種生物的了解,單人或者雙人獵殺boss生物的可能性是最低的。于是他們會認為,我們大概是小隊行動,然后其余四名隊友死亡?!?br/>  “這個時候他們自然是想打劫我們的??墒撬麄冴犖槔?,應該是有一個比較謹慎的人,認為三個戰士配合一個治療,四個人絕對可以打倒兩個人。不需要六個人出動,而且如果真的是最糟糕的情況,對方真的是兩個人就能擊殺boss級生物的高手,那么這四個人還可以編造隊友死去或者走散的謠言,從而進一步放低對手的警惕,說不定還能套出一些情報?!?br/>  唐閑解釋完了,看了看遠處的山丘,尋思到今晚估計還能睡山洞,挺舒服的。
  “今晚的住處有著落了?!?br/>  “那你最后提醒他晚上別睡覺是什么意思?”
  “這只是一個暗示,他跟你一樣,會覺得這話很奇怪,出現在了一個突兀的地方,于是會忍不住反復思考琢磨,形成自我暗示,晚上或許會真的睡不著。一個有女人的男人如果晚上不睡覺,多半會去找那個女人?!?br/>  捉奸這事情自然適合發生在晚上。
  唐閑沒有解釋太多,他不會告訴冬染,那個女治療跟一個隊伍的五個男人都有一腿。
  只是今天遇到了劫匪,自己雖然不是惡人,但也不是圣人。還是得給這些人一點教訓。
  至于今晚這個小隊到底會發生什么,他就不知道了,他只知道,今晚他要吃烤魚。
体彩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