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假裝是個boss > 第八章:根肥

第八章:根肥


  大雨在后半夜便停了,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之下,同處在山洞里,冬染始終是有些不安。
  不過唐閑倒是完全沒心思琢磨人類最高使命,他是個踏實人,說睡便能睡,起伏有序的呼吸聲,表明唐閑睡得很香甜。
  很少有人敢在礦區過夜。
  即便是在新手村這樣的地方,也很少有人敢在深夜停留,夜晚覓食的生物實在太多。
  唐閑似乎沒有這些顧忌。
  第一晚,他搭了帳篷,在一個滿是紅線草的林子里,第二晚,他則直接睡在了地獄三頭犬的巢穴里,多多少少有些魯莽,像是個亡命之徒。
  但偏偏他活得好好的。
  底層六年不惹亂子,礦區待了一天兩夜搞定了一只boss,這樣的功勛,其實如果只是換取一個正式工資格,冬染自然可以脫身了。
  但她還是想看看,唐閑是否真的能捕捉到三尾狐。
  一次是運氣,兩次則絕對存在關聯。
  不過想著這位唐大哥身上最強的輸出裝備就是一把菜刀,最強的防御裝備就是一口鐵鍋,別人來礦區都是帶足彈藥補給,他帶的卻是醬醋油鹽。冬染還是有些慌的。
  但若真的有能夠兵不血刃的擊殺礦區生物的存在,和這種人搞好關系自然有很多好處。
  比如……沒有吃過但聽著就很好吃的銀狐煲。
  ……
  ……
  中午的時候,路面慢慢變干,盡管走著依然會沾到很多泥,但唐閑并不在乎姿態優雅。
  來礦區是吃東西,吃各種奇怪生物,你都要吃人家了,還在乎什么儀態?
  所以他鄙夷看的看著冬染小心翼翼走路不肯讓泥漿碰到腳踝的樣子,忍不住加快了腳步。
  為了跟上唐閑,冬染不得不加快腳步,于是步子一重,泥水飛濺,她的裙子倒算不上多昂貴,但女孩子總歸是愛干凈的。
  “樹海是沼澤地,三尾狐最喜歡的地方,那里的土質更松軟,你要是受不了就趕緊回去,別跟著我了?!?br/>  “唐大哥,你就想甩開我?!?br/>  “女人就是麻煩?!碧崎e鄙夷的說道。
  冬染愣住,自己是長得不好看嗎?一路行來,唐閑已經不止一次用一種看白癡的目光看自己。
  “在古代,二十一世紀有一種泥巴浴,全身涂滿泥漿,其實對皮膚有很大的好處,紅土林的這種赤土,更是養分豐富,這比第三層的那些富太太們用的護膚品還好,雖然臭了點?!?br/>  唐閑知道冬染跟著自己的原因,哪怕是去對付比地獄三頭犬更麻煩的三位靈狐,這個女孩子也要跟著自己,看起來就跟去送死一樣。
  當然不是喜歡自己。每個人都有點小秘密,但很少有人能在唐閑面前有秘密。
  唐閑也不說破,對他來說真的無所謂。
  反正他只是個食客,他只是去吃東西,多個人一起分享美食,他并不介意。骨子里他是一個不吝嗇的人。
  就像當年學生階段,哪怕那會兒他眼高于頂,也依舊能跟很多人合得來。
  誰都會喜歡那種愿意把試卷給人抄的學霸。
  盡管后來自己被證明沒有天賦后,這些人便再也沒有聯系過唐閑,但唐閑也不寂寞。
  長路漫漫,知識作伴。
  底層臨時工的六年,對他來說并不難熬,如果不是因為新手村的確換不到什么好的食材,他甚至不想轉正。
  二人走了兩個小時,唐閑時不時會回頭看看。
  冬染注意到了唐閑的動作,問道:“唐大哥,你是落下了什么東西嗎?”
  唐閑搖頭,微微皺起眉頭,這還是冬染印象里唐閑第一次皺眉。
  “是腳印。泥地松軟,就像雪地一樣會留下腳印,雖然大多動物不會根據腳印追蹤過來,但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br/>  大雨之后,正是土地之上水分充足的時候,對于獵人們來說,這個時候狩獵地獄三頭犬很合適。
  冬染說道:“這里雖然是藍色區域,但是狩獵地獄三頭犬的終究很稀少的。沒有多少人敢去招惹boss級生物?!?br/>  唐閑不太同意這話。
  他皺起眉頭的原因,便在于他已經感知到了有人在接近。
  不過唐閑也沒有太在意。他說道:“走吧。繼續趕路?!?br/>  唐閑確信自己的嗅覺的確強化了。
  醒來后他就能夠感覺到空氣中的味道變得重了許多。此刻走在雨后的大地上,那些氣味混雜,鼻息里的氣味就更加多元。
  但與以往不同,一個耳力過人的人,能夠在許多人說話的同時,分清出哪一個人說的是哪句話,一個味覺過人的廚子,能夠吃出一道菜放了那些佐料,比重是多少。
  唐閑現在的嗅覺十分強大,他不知道這種嗅覺到底強到了什么地步,但空氣中的氣味來自哪些物體,周遭潛伏著哪些毒蟲蛇蟻,哪些植物,甚至數里之外有一隊人正在沿著他與冬染留下的腳印奔襲而來,他都能夠單單靠嗅覺聞出來。
  這種強大的嗅覺沒有帶給唐閑煩惱。相反唐閑覺得蠻好用的。
  “前邊不遠處有條小溪,正好可以洗洗腳,就在那歇會兒吧?!碧崎e說道。
  冬染自然贊成,只是好奇唐閑為什么會忽然想歇息。
  看起來唐閑一點也不累。
  小溪走了一會兒才到,冬染已經不詫異為什么唐閑會知道這么遠距離后居然有一條河流。
  唐閑簡直就跟在礦區生活了很多年的土著一樣。
  唐閑也沒解釋。他弄來了一些瓜果,與之前的藍蕉果和紅尾樹果不同,是其他品種的瓜果,形狀看起來有些羞恥。冬染原本不敢吃,但看著唐閑洗了洗,就直接吃了,沒多久她也忍不住了。
  只是這次,她沒有覺得這個東西有多少吃,吃起來有些澀。
  “這是博根果。根據張后時的《礦區神農錄》記載,是吃起來跟酸柿子一樣的口感但卻能夠比肉類補充更多營養的果子。之所以叫博根,是因為像極了某個男性的部位,而且果子都是十八公分起步。說真的,不論是外形還是口感,或者說觸感,都比黃瓜好?!?br/>  盡管對美食很挑剔,但求生存的時候,唐閑也不在乎吃難吃的東西。他需要補充體力。只是他的形容和講解,著實讓冬染更加吃不下這個果子。
  冬染好奇的說道:“我們不是還有狗肉嗎,藏在道具袋里的?!?br/>  “在雨后的地獄三頭犬的巢穴里,加上紅線草,我們不會引來其他動物,但此處氣味易于擴散,河邊向來是生物聚集的地方,別看現在什么也沒有,但肉的香氣會引來很多掠食者。做事要多動腦筋,不然會生銹的?!碧崎e的語氣倒是很平淡,只是眼神仿佛在說,求求你不要問這樣的問題了。
  冬染無語了,這個男人以后不打算娶老婆么!對女孩子不能多夸夸么!
  唐閑摸出了地獄三頭犬的魂晶礦。
  是一顆看起來像珍珠一樣的珠子。如果按照品級來說,相當于他挖過的最稀有的紫色礦的價值的二十九倍。
  這是個寶貝,所以他皺著眉頭。
  “這是要干什么?!倍静恢捞崎e干嘛忽然把玩其魂晶礦。
  “等會兒有人要來搶它,我先拿出來,方便到時候被搶?!碧崎e還是那副云淡風輕的樣子。
体彩多乐彩